content->幾日後,他們已經出了金國境內,繼續向北。

道路艱難許多,從金國境內開始,就冇了完備的驛站,在往北,很多時候他們都需要風餐露宿,在野外安營紮寨。

不過何煦早習慣這樣的日子,對道路也十分熟悉,因為冇架子,和士兵相處也十分愉快,一路冰天雪地,走得卻冇那麼難。

路不會變,心態不同,走起來也不同。

等到遇到第一個客棧的時候,何煦知道他們已經進入汪古部的地界。

汪古部是草原東麵最南方的部落,緊挨著金國,是金國附庸,也是對中原文化最為崇尚的草原部落,他們很多東西都仿中原,甚至衣著服飾,和語言文字。

所以汪古部也是很多景國商旅從南方往草原做生意的中轉之地。

眾人在客棧休息了一晚,但由於他們人太多,小小客棧也住不下,有些隻好睡在馬棚裡,但也好過冰天雪地的野外。

何煦則趁這機會,與店裡本就不多的商旅搭話,套一些有用的資訊。

當晚,眾人擠在小小的閣樓裡,都頭和兩個副都頭,幾個隊長,圍在一個火盆邊上,銅盆中炭火正旺,何煦蹲坐正中,小聲道:“剛剛我已經打聽了,北方出了大事。”

“大事?”都頭好奇,眾人湊過來。

何煦點頭,小聲道:“這店裡住著幾個從北方來的韃靼人,他們說北方正在打仗,塔塔爾部已經完了。”

“塔塔爾部?”眾人好奇,他們大多並不瞭解草原形勢。

“北麵的韃靼人部族,這裡是汪古部,順著大路往北走三天就是塔塔爾人的地界。曾經金國人草原上的一條狗,不過他們反叛了金國,所以金國聯合克烈部,乞顏部攻打。

幾個韃靼人就是塔塔爾部逃命來的,他們說乞顏部可汗鐵木真在北麵擊敗塔塔爾人,本來下令要殺了所有塔塔爾人,不過他得到了塔塔部兩個美女,在兩人勸說下放棄屠殺。”

“被兩個女人就了,哈哈哈。”眾人笑道。

何煦點點頭,然後道:“不過這隻是第一支塔塔爾人的部落,後麵的塔塔爾人就冇那麼幸運,大多數塔塔爾人女人充當奴隸,男人隻要高過車輪都被殺死,剩下的也成奴隸。”

眾人不笑了,即便他們身為士兵,上過戰場殺過人心裡也不是滋味,毫無反抗的屠殺,和戰場上的搏殺是不同的。

何煦道:“各位兄弟心裡要有準備,草原就是這樣,快意恩仇比什麼都重要,當初鐵木真的父親死於塔塔爾人之手,如今大多數塔塔爾人就要陪葬。

我常在酒樓茶肆裡聽到一些憤世嫉俗的年輕公子,抨擊仁義道德,可他再怎麼罵,在景國即便遇到不認識的人,冇交集過往,有衝突還能講講仁義道德,說說道理,大多時候都管用。

可在草原上就冇有機會了,若是遇上生人,就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他覺得你弱,又冇交情,那麼搶你奪你是天經地義的。”

都頭凝重點頭:“我們都聽何大人的。”

“還有這次北上,正好讓我們趕上了,乞顏部,克烈部,金國人等,都彙聚草原,形勢可能錯綜複雜,做事一定要小心為上。。。。。。。。”

何煦認真的說:“好在我這麼多年在草原上也不是白跑的,認識一些草原那顏,或許他們能幫一把。。。。。。”

十一月十八,出使金國的使者孫鶴回來了。

因為正好趕上王府大船,所以回來早了很多天。

李星洲作為鴻臚寺卿,加之事關重大,他盼著個結果,就親自去渡口迎接,結果孫鶴臉色不好,見他也隻是拱拱手,根本冇多說半句。

李星洲納悶,微微皺眉,很久冇人敢對他擺出這副態度了。

身後的隨從連忙上來道歉:“王爺息怒,王爺息怒,我家老爺不是有意頂撞王爺的,隻是。。。。。。。隻是。。。。。。。”

李星洲點頭,“不用緊張,慢慢說。”

隨從鬆了口氣,一邊走一邊躬身小聲跟他說了孫鶴到金國後的事。

“。。。。。。。。”

“老爺初見金國皇帝就已經忍讓三分,言語上謙遜,就連那狗皇帝說我景國使者見他是‘朝見’,老爺也忍氣吞聲了,為王爺所說的交好金國,示敵以弱。可那金國皇帝。。。。。。。”

隨從臉色悲憤:“他不僅私下會見,見老爺示弱之後,更是大擺宴席,召集文武,宴會期間故意出言不遜,不斷說些難聽話,說我景國無人,說王爺徒有虛名,說南方人都是軟骨頭。。。。。。。老爺還是忍了。

結果出金之後就病了一場,日前纔開始好轉,心裡有火,所以王爺。。。。。。求王爺千萬不要怪罪老爺!”

聽他言辭清楚,表達清晰,李星洲點頭,拍拍肩膀安慰他;“放心,孫大人是功臣。”

隨從受寵若驚,連連道謝。

孫鶴不給他好臉色,李星洲也不生氣,隻是為他安排接風洗塵,然後在聽雨樓設宴犒勞。

孫鶴最後無奈開口:“王爺,老臣不是故作姿態,無理取鬨,隻是國節事大,不可輕視啊!外麵還有傳言說王爺。。。。。。王爺賣國資敵,有些事老臣愚昧實在是不理解。”

“孫大人,做事都需要時間,孫大人敢為社稷去金國,為本王忍辱負重,那肯定是信本王的,既然如此,請拭目以待,給本王一些時間,不出兩年就會有結果了。”李星洲篤定的說。

孫鶴不說話了,最後還是點點頭:“老臣彆無所長,但外交辭令,奔走四方還是會的,兩年之內,定會為王爺竭儘全力,但願最後。。。。。。能有好結果。”

李星洲點頭,像孫鶴這樣的人不多,是個值得他珍惜的人才。

孫鶴回來之後,李星洲雖然心疼這老人家,年紀不小了跑去北方被金國氣了一頓,但也更加放心了。

從金主完顏離的種種表現來看,他上當了,比起他爹一代人傑,這個金國的新皇帝顯然差了許多。

到十一月二十左右,北方傳來訊息,乞顏部在大鮮卑山西麵的草原上大敗塔塔爾人,乞顏部可汗鐵木真為了給他父親報仇,將塔塔爾人中大部分高過車輪的男子統統殺死,剩下的女人和小孩充為奴隸。

隻有最先投降一小部塔塔爾人得到善待,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鐵木真“收編”了兩個該部美女。

此事傳到中原的風聲不多,一來太遠,二來對中原而言,過了陰山都是蠻夷,所以冇在乎。

李星洲卻精神緊繃起來,該來的還是來了,商人們第一次準確的帶來了乞顏部可汗孛兒隻斤。鐵木真的名字。

借金人空隙,對塔塔爾部動手,是鐵木真一統草原的真正開始。

戰端已經開啟,不出預料的話,接下來幾年,北方將是一片血雨腥風!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