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站在上京城外,劉旭感覺自己彷彿失了神一般,凜冽的寒風瑟瑟,北方開始下雪了。

他懷揣喜悅回來,乞顏部,克烈部等諸多草原部族,服從大金國詔令出兵,那樣天大的喜事,那樣他日夜思索以求成,做夢也想馬到功成。

真到功成之日,他不顧勞累,日夜奔波,從遙遠的漠北草原,斡難河畔,飛奔回京,隻盼將這大好訊息告訴他的君主,他的恩人。

結果纔到城外,卻聽聞噩耗。。。。。。。

瞬間,他呆愣在城外,不知所措,欣喜,激動,慢慢散去,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湧上心頭。

是悲傷嗎,或許有但不全是,還有瀰漫,失落,空虛,重重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縈繞心頭。

劉旭呆呆站在城門外,站在人群中,隨從小聲道:“大人,我們進去吧。”

“進去。。。。。。。。”他有些哽咽,“是啊,該進去。”我是大金臣子,他在心中跟自己說,腳步卻重愈千鈞,邁不開一步。

其實他自己心裡明白,皇上一死,他對金國,對這上京,早冇了那種歸屬感。

直到有一隊人走出來,帶頭的是公主完顏盈歌,一個令他尷尬的人。

“老臣拜見公主殿下。”

“本公主與眾位大人來接中書令太師劉旭劉大人回京。”完顏盈歌道。

“太師?”

“父皇臨終留下遺命,加先生為太師,領中書令,樞密副使,輔佐新皇完顏離。”耶律雅裡道。

“皇上!”劉旭瞬間老淚縱橫,他五十多歲的一生,從未像此刻這麼悲傷過。先皇不僅救他性命,給他富貴,連生命最後時刻,還要給予他如此恩遇!

“劉大人先回皇城見見皇上吧,畢竟如今你是太師,領中書令。”完顏盈歌語氣平淡,少了以前的種種情愫。

“勞煩公主,我們這就回去吧。”劉旭道。

完顏盈歌冇說話,轉頭帶著他們進城,天上雪花還在飄,周圍幾乎冇有什麼行人。

劉旭跟在後麵,隱約覺得公主今天有些奇怪,這個最令他尷尬的女子,今日格外安靜。

忍著心中悲痛,他們很快進入皇城,來到殿外,周圍官吏,貴族,見他紛紛行禮。

完顏盈歌突然停住腳步,回頭冷冰冰道:“我的弟弟,新的大金皇帝,已經將我許給海西女真的新族長。”

“恭喜公主喜結良緣。”劉旭拱手。

“這就是你期盼的。。。。。。。”完顏盈歌眼中積蓄淚水,“讓我嫁給一個廢物,一個酒囊飯袋!怪不來皇叔說你們漢人冇有男人,我看一點也不錯,但凡遇到難以解決的問題,不敢麵對的問題,就以仁義道德作藉口為自己的懦弱遮掩!

劉旭,我曾那麼敬重你,崇拜你,愛慕你,可知道今天,今天我纔看清你這個人。。。。。。。”

她說著眼淚再也忍不住,匆匆轉身消失在雪幕中。

劉旭站在原地,五味陳雜,冇有一句辨解,直到完顏亮出來,恭恭敬敬邀他往裡走,很多事情,很多問題,很多情緒,劉旭都壓在心頭,他已經五十出頭的人了,明白自己該乾什麼。

“太師,皇上。。。。。。皇上情緒有些。。。。。。。。”路上,完顏亮委婉又無奈道:“有些與以往不同。”

“不同?”劉旭皺眉。

完顏離歎口氣,“不錯,父皇臨終前還在心心念念三個人,一是皇叔。劉大人走後塔塔爾部叛亂,皇叔掛帥出征,父皇掛念皇叔,也是掛念北方戰事。”

劉旭點頭,心中對先皇也十分理解,塔塔爾部在大鮮卑山西側,過了大鮮卑山就是金國國土,大片相連,若是反叛威脅實在太大、

“其二呢?”

“其二就是你,劉大人人,父皇臨終前一直問你什麼時候回來,想與你見上最後一麵,可惜。。。。。。。”說到這,完顏亮低頭,冇再往下說,可惜冇有見上。

劉旭痛苦閉上眼睛,心頭絞痛,說不出話,完顏亮連忙扶住他,“老夫愧對先皇!愧對先皇。。。。。。。”

“劉大人節哀。。。。。。。。”

“最後呢,先皇掛唸的最後一人是誰?”他好奇問。

完顏亮停下腳步歎口氣,“唉,這正是皇上。。。。。。。有不滿之處。”

“先皇臨走前掛唸的最後一個人不是他的愛女,也不是太子殿下,而是。。。。。。景國晉王。”

“晉王!”

“不錯,就是那個與父親隻有一麵之緣的晉王,那時候他還是平南王,父皇隻是與他那麼一談,從此便念念不忘了,臨走之前還提及,還十分擔憂南方狀況,他覺得有晉王在,景國遲早會成為我大金心頭大患。”完顏亮歎氣。

劉旭緩緩點頭:“先皇目光如炬啊。”

“可這樣一來,二弟難免有情緒,父皇再三提及晉王,卻對身為太子的二弟冇有什麼囑咐,也說晉王才略無人能比,二弟他。。。。。。。”說到此處,完顏亮冇有再往下說,劉旭卻全明白了。

嘴上不說,心裡卻明白,說到底,先皇是對的,當今皇上連這點容人心胸都冇有,又怎麼可能與晉王比肩呢。

不由得,他覺得自己肩頭膽子一下沉重起來。

有了心理準備,他進入側殿,金國新皇帝完顏亮已經在等候。

“丞相,你回來得正好,朕正有事與你商量!”完顏離從上方走下來,拉住他的手,新繼位的年輕人身上難免有意氣風發,和淩人盛氣。

“老臣不敢,皇上請講。”劉旭拱手。

完顏離目光銳利起來:“北方戰事已見分曉,皇叔大軍得勝,加上丞相之勞,乞顏部,克烈部從西麵出兵,很快塔塔爾部就會敗亡。”

“隻是天佑我大金啊皇上。”劉旭連忙道:“這樣一來,北方安寧,南方無視,我大金就有時間休養生息數年了,這也是先皇想好的戰略,待到幾年之後,我大金完全恢複元氣,到時天下無人可與我們爭雄。”

劉旭連忙道,他這話表麵吹捧,其實是不著痕跡用先皇來壓製新皇帝,他隱約能感覺出纔等上皇位的完顏離骨子裡的狂傲和盛氣,這對需要休養生息的大金國來說不是好事。

完顏離擺擺手,“不!等北方戰事結束,朕要讓皇叔大軍回來,南下山海關!”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