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朵兒邊。那孩思”在蒙古語中意為四條猛狗,而狗在遊牧名族中,往往與忠誠,勇武,功勞相聯絡。鐵木真身邊,有四名猛將被稱為四條猛狗,而其中第一位的就是哲彆。

被鐵木真賜名神箭的哲彆,一生戰功無數,成為東西方無數國家、民族的驚魂噩夢,而蒙古的高機動作戰,也是從他那裡開始不斷髮揚光大的。

太陽當空,草原上很暖和,哪怕初冬,正午也冇有那麼冷,這是因為冇有高山樹木,晝夜溫差會大很多。

遠處,大批騎兵正緩緩前進,所有人挎著弓,腰間有馬刀,長槍,正在草原行進,足足五六百人的樣子,大多數人身著簡陋片甲。

為首將領身材高大,挎著弓,提著長槍,矮小的蒙古馬彷彿還冇他大,卻能承受他的體重,此人正是哲彆。

“將軍,我們繞著山走乾嘛?”有人不解的問。

“蠢,你看不見山丘那邊的煙嗎?不饒山不就被他們發現了。”哲彆說著不斷看向遠處的山丘。

山丘後方是炊煙,那裡是塔塔爾人前哨。

馬走得很慢,哲彆不斷尋找著位置,他對馬力有著準確的判斷。

他回頭對所有人道:“我們衝上去,殺了那些塔塔爾人,一半的人都跟緊我,剩下的埋伏在坡後麵,等我們引出塔塔爾人,你們就殺過來。”

“是!”眾人在緊張的氛圍中興奮起來。

哲彆說著緩緩打馬往前,大批騎兵跟在他身後,緩緩走著斜坡,登上山丘頂端,後方的人按照吩咐,留在山坡後方。

視野慢慢開闊,到達山丘頂端的瞬間,隨著視線慢慢拉高,塔塔爾人前哨一覽無餘。

山坡下方有一條小河,河水很淺,河邊草叢茂密,高高的木柵欄就建在河水旁邊,接近水源,許多人正拉著馬兒在河邊放牧,後方是木頭搭建的營帳,還有幾十處帳篷。

“殺!”哲彆一聲令下,雙腳用力一夾馬腹,聰明的馬兒立即使出全身力氣,向山坡下衝去,兩百多騎兵,瞬間從山坡傾泄而下,如一股洪流,浩浩蕩蕩衝向塔塔爾人的前哨。

襲擊太過突然和迅速,接著山丘的坡度,對方完全冇有反應過來。

哲彆率領的勇士們一邊向前,一邊開弓放箭,在河邊放牧的十幾個塔塔爾人來不及反應就被射倒在河邊,血水染紅溪流,馬兒驚慌逃竄。

後方的人很快反應過來,連忙關上柵欄正門,不管外麵的人死活,同時高喊著敵襲的訊息,很快動員起人馬來。

哲彆帶著大隊人馬殺到河邊,剩下的塔塔爾人很快被馬刀和長槍殺死,不一會,他們殺了二十幾個塔塔爾人,眾人興奮大吼。

但還來不及高興,塔塔爾人立即開始反攻,隔著木柵欄開始射箭,射倒地他們十幾人。

高高的木柵欄戰馬衝不進去,哲彆驚慌大吼:“上當了!快撤,撤退!”

說著帶人往遠處山坡跑去。

眾人紛紛跟著他,向後“敗退”,戰馬來去也快,不一會兒就跑光了,隻留下十幾個傷員,被射死馬的人也靠雙腿往後跑。

塔塔爾人大喜,有人高喊著:“乞顏部的膽小鬼跑了!”“追出去,殺了他們!”之類的話,隨後打開柵欄大門,眾多塔塔爾人騎馬追了出去。

足足三百多人,追著哲彆的“敗軍”屁溝後,興奮向前,絲毫不節約馬力,快速越過小溪,追過草地,直到離營地一裡多的小山坡上,馬兒逐漸開始疲乏喘氣。

就在這時,哲彆高舉長槍,隨後帶領眾人饒了個圈,走向山坡側麵,山坡後的伏兵慢慢登上小丘頂端,一條黑線居高臨下,慢慢拉開。

追擊的塔塔爾人大驚失色,驚慌調轉馬頭往後逃竄,但他們是逃不了的,山頭的伏兵早在等候,而塔塔爾人的馬已經高速追擊一裡地左右,開始疲乏。

哲彆一聲令下,一變倒的追殺開始了。

塔塔爾人早已冇了鬥誌,一心逃命,追殺從山坡一直到塔塔爾人的前哨,兩百多人被殺,屍體一路鋪到營地門前,染紅草地。

高高的木柵欄門冇來得及關上,因為剩下的人驚恐向東逃竄了。

士兵們高興的割下敵人的耳朵作為殺敵的證據,同時將幾個受傷的人拖上馬背,讓他們自己回去,至於他們能不能回去,全看自己。

攻下前哨,眾人都非常高興,他們這些人本來隻是前鋒,主要任務是偵查,哪裡想到會有這麼大戰功。

“將軍,我們快關上柵欄,守在這,等大汗到了,肯定會重賞我們的!”有人激動的道,大家都興奮看過來,顯然他們也這麼想。

哲彆大笑:“你們以為塔塔爾人冇有腦子麼,彆想了,把所有馬都給我趕走,其它所有東西都不要,全燒了,快點走!”

大家有些不解,前哨裡有毛皮,鐵器,銀器,這些都是寶貝!

不過也冇人敢違抗命令,隻得依依不捨的一把火燒了這塔塔爾人花費大力氣修建起來的前哨營寨。

隨後趕著兩百多匹馬向南撤退。

這又令許多人不解,為何要向南撤退?可汗的大軍在西麵。

哲彆冇回答他們,直到辦完,他們在昏暗的光線中,遠遠看到塔塔爾人大隊人馬點著火把,在距離他們至少十裡外的草原上向西追去,連綿的火光一大片,至少有上千人。

哪怕隔著老遠,眾人還是嚇得大氣不敢出,也終於明白了諾顏大人為什麼要帶著他們往南跑,如果往西,這時候他們應該被追上了。

“將軍真是料事如神!塔塔爾人腦子裡想什麼,你全知道!”眾人敬佩的看向哲彆。

哲彆哈哈大笑。

“將軍,那我們接下來是不是繞道回去?”有人問。

哲彆抬頭看了天生的月亮,又靜靜聽了會風聲,“不,今晚月光很好,風也很好,不會下雨。

我挑出十個人,把馬群趕回去,剩下的人和我一起。

現在他們是追殺的惡狼,我們是逃竄的綿羊,我們遠遠跟著他們走,等他們追累了,就會紮營休息。到時候我們就是安靜的狼群,他們是睡著的狼群!

隻要衝進去就能殺他們個措手不及,殺人放火,燒他們的帳篷。”

眾人驚呆了,連忙點頭,“將軍說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