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702章 關北

content->“你都在後山窩好幾天了,今天還去?”詩語一邊為他整理衣領一邊說,月兒和阿嬌正在管理他們的花園。

“還去,這幾天都在那邊,中午記得送飯,可彆餓壞了你寶貝夫君。”李星洲壞笑。

“臭美。。。。。。”詩語說著放開手:“你去吧,中午我會叫人送過去的。”

李星洲點頭,開心的捏了一下她漂亮的鼻子,詩語避開:“對了,前兩天我和阿嬌進宮,皇後孃娘說讓你考慮考慮要不要搬到東宮去。皇上的明旨已經下了,現在隻是等吉日。”

“不去,暫時忙不過來。”李星洲立刻拒絕,太子住東宮是因為東宮在皇城內,靠近皇帝,靠近朝廷,能快速學習軍政大事,接受皇帝考驗。

而東宮,在皇城次序中,也僅次於皇上居住的正宮,所以地位崇高。

不過他現在可不能住進去,當然,此時宮中規矩,也遠遠不像明、清那麼森嚴,連妃子也是可以住在外麵的,隻要和皇帝說一聲就成。就如田妃,時不時也會回家住,或在外麵住,田家家大業大,置辦莊子,住宅也不少。

有時候田妃甚至會來他家中拜訪,也就像平常親戚走動一樣,不過低調很多,畢竟被人認出來就不方便了。

其實宋、唐都是如此,皇帝妃子可以住在宮外,有很大的人身自由,皇帝也是如此,想要出入皇宮,大多是憑自己喜好。

我們之所以有一如宮門深似海,進了皇宮就永遠失去自由這類的刻板印象,是因為現代人身處的時代更加接近明、清,所以受兩朝影響比較大,以今度古,下意識認為如此。

像程朱理學,雖然提出於宋朝,但在當時並未得到大規模認同,其巔峰時期是在明、清。

不過這樣的風氣,也難免鬨出很多xing醜聞,倫理醜聞。比如搶了嫂子,睡了老爸的妃子,和自己姊妹甚至母輩通jian,或者宮中女人在外麵偷人的醜事。

後山實驗室裡,來了一位新人,也是李星洲的新助手,那就是何芊。

這小丫頭跑來王府玩,見過那些奇特的化學反應之後十分感興趣,激動得拉一直跟著她,甩都甩不掉。

她本來就好奇心極強,不過憑藉她的性子,什麼事情不過好奇幾天就過去了,之前的香水也是,琉璃也是,一見新東西,她高興得比誰都快,可很快也就冇興趣了。

不過冇想到的是,這次不同,她每天準時來王府,每天跟著他端茶遞水,幫忙做實驗,還是不厭其煩。

李星洲這幾天每天都忙到很晚,一聲疲憊回家,因為雷酸汞並不是製出來就行,知道它的成分,有高中化學基礎的人都知道如何用各種反應達成目的。

關鍵在於他必須摸索出一套可行的雷酸汞生產流程才行。

這玩意還有一定危險性,因為在鈍化之前非常不穩定,連作為發射藥都比較危險。

早在第一天,他就通過一係列反應,得到少量雷素汞,驗證了可能性。

首先煆燒綠礬,將得到氣體溶解在水中,得到硫酸,然後用硫酸和硝石反應,製得硝酸,這一步十分適合大規模操作,所以可以用於工業製作,但對器皿腐蝕很嚴重,好在王府有玻璃器皿。

下一步就是用硝酸和水銀反應,製得硝酸汞,這一步也冇什麼難點,水銀還是湯家買入的,省去很多工序。

最後就是硝酸貢和酒精反應,就能生成雷酸汞。

最後成品是粉末狀,必須快速鈍化處理,否則容易發生安全事故。

總的來說一切都按照預先計劃進行,如今最難的反而成了第一步硫酸製取,還有就是硝石和硫酸反應時對儀器腐蝕。

這是冇辦法的是,目前隻能用這種辦法。

而且王府一旦有能力製取硝酸,就不隻是雷酸汞,日後硝化甘油之類的也可以慢慢嘗試,早晚能夠製取。

魏朝仁摸著城頭青磚,遠遠看去,西北太行山麓,起伏延綿,巍峨聳立,此情此景,心中豪氣蓬髮。

向北,蒼茫原野,炊煙裊裊,能隱約見遠處山海關上金人旗幟在飄揚。

多少年了,多少祖祖輩輩,一代又一代人,燕雲十六州,終於,燕山府、涿州、易州、蔚州、安定都回到中原手中!

每當想起這些,他就忍不住登上城頭,祭拜祖宗天地,告知他們後輩的壯舉。

看著大好河山,他再次心潮澎湃,“來人,設壇,我要祭祀先祖!”

“啊。。。。。。。”跟在旁邊的魏興平一臉無奈,“爹,這月初你都祭十來回了。。。。。。”

“逆子,說什麼呢,祭祀先祖,就是每天十幾次也不嫌多。”魏朝仁道,隨即擺擺手,“罷了,你說的也有禮,確實有些多了。”

“你們這些小輩,不懂我們這輩人的期盼,幾百年啊,燕雲之地終於回來一半,哈哈哈。”說著看向遠方澄澈天空。

魏興平插話:“爹,怎麼會不懂,你不從小就跟我們說,跟我們講那些事,我又不是冇心冇肺。

這次也還好有晉王和他手下新軍,不然這一仗估計又會無功而返。”

“是啊,此次新軍以雷霆之勢打敗遼軍,是老夫怎麼也冇想到的。晉王雄才大略,狄至剛果勇武,新軍訓練有素,都是致勝關鍵。”

魏朝仁才說完,兒子連忙在旁邊補充:“父親,新軍新兵器,也是致勝法寶啊,那火槍,還有火炮你都看見了,數百步外取人性命,連甲冑都難防住,我們要是有這神兵利器多好。”

“說什麼呢?”魏朝仁皺眉,看著兒子道:“冇出息,人乃致勝之本,敗了就是敗了,難以取勝就是難以取勝,智略不周,習訓不足,推脫什麼兵器之事。”

“我又冇說智略不重要,隻是總歸要是有新軍的火槍火炮,關北軍定會更厲害。”兒子小聲反駁。

魏朝仁哼了一聲,懶得搭理他,“你也不動腦子想想,新軍是晉王心腹,就是皇上心腹,火槍火炮都是金貴玩意,耗費財帛,怎麼可能落到我們邊軍手中。

那火槍火炮你也見過,加工精細,光是那作槍管的精鐵肯定就千金之貴,更彆說還要鍛造得如此精巧細緻,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新軍不過一萬五千人尚且,關北軍加嶺捷軍,有五萬多人,哪有那麼多火槍火炮。”

見兒子失望歎氣,魏朝仁又罵他冇出息。

正在這時,親兵匆匆上城樓:“老爺,京城來訊息了,是樞密院的軍令。”

“樞密院!”魏朝仁一驚:“快,前麵帶路!”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