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草原上的日落是奇異光景,天地一色,遙遠天空,到腳下草地,染成迷人橘紅色。

白色的圓帳大片連綿,延綿十幾裡。

馬兒四方奔走,豪邁的呼喊聲時常起伏,人影紛亂。

蒙古貴族不事生產,都由部下牧民供養,而征戰俘獲的人口可以作為個人財產,當成奴隸,所以一個部族對外擴張,不隻是對貴族有利,對部族的普通牧民也是有利的。

大帳中,瀰漫奶類製品的獨有味道,帳篷外的平地上,幾個孩子真騎馬奔走。

“大哥,我們的鐵不夠,有很多勇士願意為我們征戰,不過短時間內湊不夠足夠的鐵。”一個高瘦大漢,正對著身邊的人說。

他是一位中年男人,身著皮甲,腰間挎馬刀,園臉,身材不夠魁梧,鼻子稍小,一副溫和福相,頭髮紮起來,分在兩側,年紀看起來大約三四十歲。

此人正是乞顏部可汗孛兒隻斤。鐵木真。

他的臉上看不到太多鐵血,反而更有福相,像中原佛教中的一些有福之佛,不過此時此刻,整個草原冇人敢小視他的權威。

幾年前的十三翼之戰,十三個草原上的部落組成聯軍進宮乞顏部,雖然他們冇有抵擋住,戰敗了,但並冇有損失太多,令人驚歎的是,他們抵擋住了!

一個新組的部族,抵擋了十三個部落的聯軍,很多草原上的聰明的人,隱約察覺到事情有了變化。

和鐵木真說話的是他的左膀右臂,他的弟弟合撒兒,草原上的神箭手。

自從鐵木真被部族貴族推舉為大汗之後,他的安全需要更加周密的守衛,他因此挑選最精銳的勇士,組成一支宿衛軍,但他經曆了很多背叛和苦難,所以難以相信外人。

和他從小一起長大,同甘苦,共患難的弟弟合撒兒就是他最信任的人,而且合撒兒不隻是箭術好,還是難得的長了腦子的人,為鐵木真提出過很多建議,有很多想法,為他的成功立下許多功勞。

所以合撒兒率領著大汗的宿衛軍,時刻保衛他的哥哥。

鐵木真的成功不隻是他一個人的成功,在他們的部族中,鐵木真、合撒兒、彆勒古台三兄弟是並列的,提起乞顏部,人們並不隻會想到鐵木真,還會想到他的兩個左膀右臂的弟弟。

兩個弟弟和鐵木真一起經曆幼年的苦難,相依為命,是他的左膀右臂,為他的事業出了很大力氣。

鐵木真聽了弟弟的話,看著在馬場騎馬的孩子們,然後有些無奈的說:“你有什麼辦法嗎,草原上的鐵和鹽一樣稀缺,我們目前能想到的方法隻有一個,其它部族每死一個成年男人,我們的部族就會多一把刀。”

合撒兒點頭,“可是哥哥,每死一個草原人,就會多一份仇恨,所以我們總是在草原上殺來殺去,而草原南麵的國家,他們有很多工匠,有很多鐵,他們的人隻會越來越多,我們會越來越少。”

鐵木真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你說得很有道理,如果草原上隻有一個部族,或者所有的部族都在我的號令之下,就不用殺自己人,可以得到南方的工匠和鐵。”

合撒兒表示讚同。

“接下來,我準備攻打塔塔爾部,之前的仇恨,必須得到回報,如今我們已經有了能力,塔塔爾部的背叛,殺死我們的父親,導致我們兄弟和母親遭遇苦難,這些都必須讓塔塔爾部付出血的代價!”鐵木真說話並不快,他冷峻的話語,也和他圓臉的麵龐有些矛盾,至少他本人看起來麵善,但說出的話語卻很冰冷。

弟弟合撒兒點頭,“父親的仇恨,背叛的仇恨,早該讓塔塔爾部付出代價!

但是我聽說他們依附了東方的金國人,金國打敗了遼國,他們驍勇善戰,我們攻打塔塔爾部,金國會不會跟我們開戰?”

聽弟弟的話,鐵木真也猶豫了一下,蒙古諸多部族以前都是臣服於遼國的,遼國的強大,他們小時候,他們的父輩都有目共睹,可如此強大的遼國,不過短短幾年,就被金國打敗,足見金國的強大,不能輕視。

就在這時候,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在兩人麵前停馬,然後高興的衝過來:“父親!”

鐵木真大笑,他伸手,抱起自己女兒,這一笑,滿是福相的臉龐令人十分親近,這是他的第三個女兒,名叫阿剌海彆吉。

早年的艱苦生活,經曆背叛和苦難,讓他在年幼時被迫殺死自己的弟弟,同時也讓他更加珍視親情,她的母親在最艱苦的時候對他們兄弟不離不棄,將他們拉扯大,他的三個兄弟對他不離不棄,而且為他的事業立下汗馬功勞。

鐵木真是不幸的,不幸在於苦難的童年,年紀輕輕就經曆的背叛,揹負仇恨,但他又是幸運的,他有一個偉大的母親,還有忠心耿耿,能力傑出的三個弟弟,為他的事業添磚加瓦。

所以他被推舉為大汗,重組乞顏部,威震草原之後,對親情也格外珍視,他的弟弟被他放在及其重要的位置,為他掌管宿衛軍。

“我們總會想到辦法。”鐵木真信心滿滿,對弟弟道。

合撒兒也笑起來:“冇錯,每次我們都能想到辦法,十三個部落的聯軍都無法將我們打敗,還有什麼能夠阻止我們的。”

“父親,你們在說什麼?”阿剌海彆吉好奇的問,她隻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但卻聰明伶俐,比她幾個哥哥還要會說話。

兩人大笑,不過還是開玩笑的跟她說了草原上缺少鐵的事,也隻當對孩子的玩笑。

冇想到阿剌海彆吉認真的攔著父親的鬍子說:“不用搶,我們可以買啊,從南邊景國過來的商旅有很多,在街市上隻用皮革和馬匹就能換到鹽,如果鹽可以,那麼鐵也可以。”

兩人聽完想了一下,合撒兒道:“景國在南方,往南隔著大漠,還有夏國,他們的商人很多,也願意做生意,草原上也經常來景國商人,但實在太遠。

他們的皇帝也說不定不願意賣鐵,等他們的來鐵到草原上,還要經過工匠打造,能夠成規模裝備時,還要一兩年。”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