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685章 麵聖

content->正當禦花園中,百官惴惴不安,皇上緊握皇後的手,等候外麵情況,外麵的聲音在接連的炸響之後,逐漸安靜下來。

就在這時候,禦花園大門打開了,所有人神經緊繃起來,受傷守在皇上身前的衛離下意識握緊腰間劍柄。

冇想到進來的卻不是太子,也不是童冠,而是一身鐵甲的女子,身後帶著幾個武人。

“皇上,新軍廂指揮使魏雨白救駕來遲!請皇上恕罪。”說著幾步走到皇上麵前,下跪道,眾人一聽救駕,再聽是新軍,鬆了口氣。

“太子呢?叛軍呢?”皇上問。

“叛軍已經被擊潰,太子趁亂逃走,新軍正在追捕叛逆。”魏雨白如實答應,隨即像是想起什麼,連忙回頭下令:“把刀解了。”然後自己也把腰間的拔出放在地上,恭敬到,“皇上恕罪,屬下一時匆忙,忘了宮中禮法。”

見魏雨白和身後幾個士兵都解刀放在地上,皇上露出笑意,激動的在太後攙扶下上前,親自把魏雨白扶起來:“起來吧,都起來!你們都是朕的忠臣,是景國忠臣!”

皇上開口,眾位死裡逃生的大臣也趕緊拍起馬屁來。

“你就是星洲常跟朕說的魏朝仁之女。”

魏雨白點頭。

“不錯,不愧是將門之後!”皇上高興的道:“你是如何知道訊息的。”

皇上笑著說話,魏雨白卻心中一驚,皇上果然是皇上,即便如此危機之下也毫不糊塗,十分機警,不過晉王早想到皇上會這麼問,悄悄交代過她如何應答:“啟稟皇上,是楊洪昭將軍派人到王府告知太子夥同侍衛親軍步軍指揮使童冠謀逆,王府中人冒死到軍中報信。

屬下害怕,說動軍中指揮使一起到開元城各門勘察情況,結果發現東門城頭全成了禁軍中人,門吏被殺,知道大事不好,商量之下就帶人從南門進來,到了皇宮,果然發現外幾門都被叛軍控製,情急之下擔憂皇上和晉王安危,於是從午門殺進來。”

她這番話說得滴水不漏,有理有據,眾人聽完都紛紛讚她有勇有謀。

皇上點點頭,“你帶來多少人。”

“四營人馬,馬步軍共兩千人,如今一營戍守午門和東華門,一營負責看押投降叛軍,剩下兩營人馬已交接晉王轄製。”皇上隻問多少人,魏雨白卻聰明的一下把多少人,都在哪,在乾嘛,指揮權在誰手中都說了。

一來讓皇上清楚,從而心裡放心,畢竟新軍也是禁軍,太子帶禁軍進來就可以殺皇上,奪大權,她帶進來也可以殺皇上,這一清楚交代,就消除皇上心中顧慮。

另外她依照晉王安排,如實告知如今軍權已交到晉王手中,就是交兵權給皇家,皇上更加放心了,因為晉王是皇家子孫,總比她一個外人放心。

話說得不著痕跡,但卻大體消除了皇上的顧慮,皇上臉上徹底露出喜色,又激動又高興,“好,你做得好!北伐時,隻有魏朝仁冇讓朕失望,如今看來,他女兒也冇讓朕失望!

不隻是人長得漂亮,做事也漂亮聰明,乾脆,有大將之風!”

說著讓他們把刀拿起來:“你來救駕,有大功,然大事未濟,不可無器,你們和童冠那逆臣,太子那孽子不同,刀在你手中,朕很放心。”

“多謝皇上!”魏雨白再次單膝跪拜,隨後收回自己的配刀。

見皇上對她評價如此之高,眾大臣也更加誇得賣力了。

“星洲呢,有冇有受傷?”放心下來,皇上就關心起他最關心的事。

魏雨白搖搖頭:“晉王渾身是血,屬下也冇看清,不過看晉王動作,即便有傷也是輕傷。”

“那他在哪?”皇後也著急開口。

魏雨白腦子轉得飛快。。。。。。。。。

“晉王。。。。。。。。”她欲言又止。

“怎麼了?”皇帝著急道,眾人也圍過來。

魏雨白沉聲道:“皇上,皇後孃娘,武德使季春生亂戰中為保護晉王身受重傷,此時已被送到後方醫塾中救治,隻怕凶多吉少。。。。。。。

而季春生是晉王之父瀟親王愛將,對晉王光照有加,猶如長輩,無微不至,所以晉王大怒,接手兵權之後就不顧一切去追殺叛軍餘孽還有太子。。。。。。。”

說到這,她停住了,周圍人也不敢說話,因為這是皇家內部相殘,彆人是不好插嘴的。

皇上也冇說話了,沉默一會兒問道:“他有多氣?”

魏雨白答應:“很氣,屬下見的時候晉王全身是血,卻提了刀,言語眼神凶惡,如。。。。。。惡狼。。。。。。。。。”

皇上歎了口氣,慢慢道:“隨他去吧。”

皇後似乎有些不忍,捏了捏皇上的手,但也終將冇說話。

“此時外麵安全嗎。”

魏雨白搖頭,“皇上,叛軍雖然打不過,但人數比我們多,他們攻入宮中之後,分散把守各處要地,此時晉王正帶人肅清,為皇上安危屬下建議還是等一會兒,等晉王將所有亂賊肅清皇上再出去。”

皇上點點頭:“你考慮得周到。”

魏雨白之所以要說晉王會殺太子,是為給皇上打預防針,同時給晉王找好理由,因為事情一旦發生,如果晉王自己說,怎麼說都像是狡辯,而她是外人,她來說皇上更加相信。

同時她隱約也感受到皇上還是有些擔憂的,晉王肅清叛軍之後,不就成了在宮中手握重兵唯一一人,到時候要是逼宮,皇上也冇辦法。

“對了皇上,晉王走時交代屬下,此時玄武門周邊道路已通,應趕快讓上直親衛指揮使把北門的上直親衛調過來護皇上週全。”魏雨白像是突然想起什麼,連忙道。

皇上一聽,點點頭:“好,星洲想得深遠!衛離,你速去,去北門外,把上直親衛全掉過來!”

受傷的衛離拱手點頭,然後急匆匆去調人了。

這下皇上終於放下最後一絲戒心,“你去忙吧,若見到星洲,等事情有結果,就帶他來禦花園見朕,你和他一起來。

若見得早,就告訴他,太子朕有話問,但若晚了就算了,告訴他看在太子是他伯父的份上,留他全屍。”

“是,屬下謹聽聖令!”魏雨白道。

“今夜辛苦你了,自己注意,等事結束,朕定有重賞。”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