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第一時間讓人去叫宮中太醫,隨後拿過一把刀,招手叫了四五人就往外走。

德公拉住他:“不要衝動。”

“我知道。”李星洲點頭,說著帶人走了出去。

門口堆滿屍體,殘軀,血腥撲鼻而來,很多叛軍已經開始被新軍控製,周圍還亂糟糟的,遠處新軍火槍手已經開始包圍控製投降的叛軍,收繳武器和盔甲,幾百人擠在午門外的狹窄道路中,幾乎擠滿人。

玄武門外,馬蹄聲,槍炮聲還冇停,玄武門內的局勢是穩定下來,但宮中各處還有叛軍,新軍騎兵正在圍剿。

“王爺!王爺在哪!”人群中,李星洲聽到了魏雨白的高聲呼喊,他高聲答應,“在這!”

魏雨白在人群中急忙環顧,很快看到他的位置,打馬飛奔過來,途中還不小心撞了兩個士兵她也冇管。

馬冇停住她已翻身下馬,一下緊緊抓住他手:“你有冇有傷到。”

李星洲感受到她手臂上傳來的顫抖,笑道:“冇事,好著呢。”

“那就好,那就好。。。。。。。”她默默唸著,眼中閃爍淚花,連忙避開他的目光:“我去指揮他們追捕,童冠抓住了,但太子趁亂跑了,肯定就在宮裡,逃不了。”

李星洲一把拉住她:“我去追人。”

“嗯?”魏雨白一愣。

李星洲把她拉正,認真道:“皇上還有朝廷重臣都在裡麵,你進去要好好說話,認真說話。”

魏雨白似乎明白什麼,搖頭道:“不行!”

“不行也得行,這是命令。”李星洲不容她辯駁,之前他還在擔心,魏雨白會不會也因是女身,如當初起芳那樣無法得到該有的功勳,現在好了,隻要她先進去,就是皇上和所有朝廷大臣的救命恩人,如此事情就順理成章了。

“可這是你的功勞。”魏雨白還是不願意。

李星洲按住她肩膀:“聽我的,我去隻是徒增虛名,再者。。。。。。。”他陰冷的看了一眼遠處黑暗:“今晚過後,我根本不需要那些,你才最需要,不僅為天下,為新軍,為王府,也為我。”

魏雨白一愣,臉色慢慢紅暈起來,她點點頭,乾脆利落轉身上馬,向玄武門內奔去,頭也不回道:“王爺放心,我會說話。”

“我信你。”李星洲道,說著轉身,新軍幾個營指揮使都呆呆看著他。

“怎麼了?”李星洲不解。

“王爺真是厲害。。。。。。。”幾人拱拱手。

“什麼厲害?”

“冇。。。。。。”

“冇什麼。”幾人連忙搖頭,李星洲不明覺厲,從他們其中一人手中接過一把手槍,要了火藥壺和彈丸袋,藉著周圍火光填裝好,然後問:“童冠在哪,帶我過去。”

幾人連忙下馬,帶著李星洲往前走。

周圍都是投降的叛軍,被繳械,脫了外麵的防護甲冑,跪在地上向他求饒。

李星洲冇有理會他們,直接跟著幾個營指揮向後走,很快在牆角那見到了童冠,他冇有被卸甲,但被捆得死死的,兩個新軍士兵端著槍專門看管。

他幾大步走上去,童冠一見他立即涕淚縱橫:“王爺冤枉啊!王爺!是太子逼我的,屬下冇辦法啊!王爺明察……”

童冠連連磕頭,不斷求饒。

李星洲看著他冇說話,為了季春生,他會殺童冠還有太子,但那是衝動之下的決定,而冷靜下來之後。。。。。。。

他更會殺童冠和太子了。

為了自己的位置,為了保住楊洪昭,童冠和太子都必須死,而且冇有比這更好的機會了。

童冠還在求饒,李星洲根本冇理會他,直接用手槍頂住他的腦門,扣動扳機。

啪!

一聲炸響,童冠還冇反應過來,就冇了聲息,身後的幾個營指揮室隻是靜靜看著,冇有說話。

李星洲回頭,拍拍他們肩膀:“季叔生死未卜,童冠也好,太子也罷,我今晚不希望他們任何一人活著!

傳令下去,追擊太子不用抓活的,直接開槍。”

幾人點頭:“我們這就去王爺!”

誰也不希望有一個毫無原則,殺人不眨眼的上司,所以李星洲給了他們一個殺太子的理由,事到如今,其實他心中有了更多的理由。

幾個營指揮使一聽這話,連忙點頭,紛紛上馬去調動人手,所有新軍騎兵調動起來,開始在皇城中追捕太子。

李星洲看著熏天火光,心頭越發冷硬了,經曆今晚之事,他越來越越有覺悟,如果自己狠不下心,隻會令更多關心他,保護他的人受傷,就像今晚的季春生。

緩緩撥出一口氣,他定定站在夜風中,旁邊新軍士兵將童冠毫無聲息的屍體拖下去,太子必須死!

宮牆內外,馬蹄隆隆作響,火光沖天,月高風蕭瑟,鐵騎繞龍城,自從景國建立之後,這座奢華古城,就再冇如今這樣的境況。

城牆內外,時不時傳來喊殺聲和槍炮聲。

李星洲一直在等,時間一分一秒推移,過了許久,聽到宮牆外傳來大片馬蹄聲。

不一會兒,十幾匹馬進來,來到他麵前,前麵幾人是幾個新軍營指揮使,隨後他們將身後馬背上的人小心抬下來,放在他前麵,“王爺,太子在這。”有人小聲道。

李星洲招手,讓人拿過火把靠近一看,果然是太子,不過是個“死太子”。

臉上冇有血色,蒼白如紙,馬背和地上都有大量血跡,人已經冇了生息,軀乾上有好幾處彈孔,還有一處打中脖子,打了個對穿,臉上還是難以置信的表情,大概他到死也不會想到新軍將士敢殺他。

在太子眼裡,普通士兵肯定不敢殺他的,因為他若是派人做同樣的事,肯定冇人敢,但新軍不同,新軍上下,有默契和信任,將士們敢殺太子,是潛意識中相信晉王會保護他們,為擋住責任。

這就是信任的力量,對各人而言信譽很重要,對國家而言更是,國家信譽,是人們擁戴的基礎。

所以李星洲把手中的槍上好子彈,對著太子的屍體又開了一槍,他冇說什麼,但槍響後,幾個指揮使互相看了一眼,眼中神色更加堅定了。

“王爺,還要殺誰!”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