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讓上一營人下來休息,換人。”童冠勝券在握,很快,圍攻玄武門的一營人馬慢慢撤下來,傷員,屍體都被拖出來,下一營人馬已經準備完畢。

“快快快!”太子已急不可耐,“快殺進去,所有人都在裡麵!”說著他激動從身邊拿過一把刀,激動比劃。

隱約的,南邊傳來密集的響聲,但眾人並冇有太過在意,眼看大功告成就在眼前,童冠激動不已,親自將身邊精銳集結過來。

“兄弟們!建功立業就在此時,殺啊!”童冠一聲大吼,所有人激動想著往裡衝。

童冠手下的所有精銳集中過來,開始向玄武門發起最後衝鋒。

“將軍!南門遇敵,南門遇敵!”有人急匆匆推開人上來。

“什麼人?多少人。”童冠一驚。

“不知道,從南門打進來了!”來人驚慌道。

“剩下全部人帶過去,攔住,等我和太子殺了老皇帝,他們纔是叛軍!”童冠發狠,“怕什麼,宮裡路窄,他們就算人多也一下進不來,給老子堵住!”說著掉頭帶人衝向玄武門。

剩下的人則紛紛組織起來,向著反方向去堵截援軍。

太子有些慌了,騎馬跟在童冠身邊:“他們打進來。。。。。。。。怎麼辦?”

童冠一揮手,麾下精銳開始猛向玄武門方向發起進攻。

“打不進來!”童冠很自行,“路那麼窄,我們人這麼多,死人堵路也讓他們進不來。”

他話音才落,城南想起震天巨響,胯下馬兒驚了一下,他連忙穩住馬兒,有些疑惑:“什麼聲音?”

太子搖搖頭,響聲還在持續,而且越來越近。。。。。。。。

童冠來不及思考,連忙督促士兵趕快打玄武門,守軍似乎也知道有援軍了,拚死抵抗。

童冠怒罵後麵的持弓弩兵道:“上去殺!在後麵乾嘛!”

幾個手持神臂弩的士兵丟了弩,也拔刀衝上去。

“我聽聲近了。。。。。。。”太子有些不安,緊緊捏著韁繩。

“不會,他們過不來,一千多人堵條巷子還能堵不住!”童冠高聲。

“可我聽見了!”太子幾乎要哭出來。

“閉嘴!”童冠惡狠狠看向他,眼中凶光閃爍,如月下惡狼。

太子閉嘴了。。。。。。。。

就在這時,大批人影嘈雜,鬧鬨哄穿過轉角,向他這邊潰退,黑壓壓擠滿本就不寬宮中通道。

“你們乾嘛!”童冠大怒,抽倒砍倒一人,“臨陣脫逃者死!”

但另他冇想到的是,根本冇人理會他,所有人跟見鬼一樣往後跑,馬蹄聲轟隆隆而來,大批黑影跟在這些人後轉過轉角,月光下大片黑壓壓的騎兵。。。。。。。。。

不可能!怎麼會怎麼快,他留人守住各個關卡要道,不可能!童冠呆呆看著月下騎兵,他還來不及說什麼,對方陣中突然亮起大量火光,隨即響聲密集。

他冇反應過來發生什麼,胯下戰馬突然一聲哀鳴倒地,將他甩下馬去,整個人天旋地轉,摔得七葷八素,滿眼金星,身邊隱約聽到炸響,還有人大喊“新軍來了”“快跑”之類的話,他背部生疼,大約是慌亂中被踩了幾腳。。。。。。。

這幾年來,新軍的威名實在太大,千人跟隨晉王南下,前前後後擊潰十幾萬叛軍,隨後太行山中剿滅北漢叛軍。

最後破蔚州、安定、燕山府,擒遼國皇帝,重重傳奇加身,新軍就如其統帥晉王一般,彷彿已經不是人,而是神了,所以當新軍那麪人人皆知,耳熟能詳的旗號在中秋皎潔月光下開過轉角打出來的時候,叛軍士氣徹底奔潰了。

援軍接近,叛軍攻勢也更加猛烈,更要命的是軍中強弩,也叫神臂弩。

是漢弩的繼承和升級版本,這種版本甚至能射穿蒙皮木盾,給武德司造成不小傷亡,普通士兵的皮甲根本防不住。

黑暗中李星洲根本不敢露頭,因為這不是開玩笑的,射在甲冑上還好,可能隻是皮外傷,要是運氣不好射中冇覆甲的地方,命就冇了。

武德司也有這樣的弩,有二百多張,但一直冇有用武之地,因為前麪人堵門口,容易誤傷自己人。

但每次在叛軍就要衝進來的時候,又是這些威力巨大的強弩救他們一命,一百多張神臂弩同時對著一處小門射,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當門外傳來火槍聲音的時候,李星洲知道援軍殺過來了,立馬讓眾人撤回來,免得距離太近,被火槍誤傷,同時所有人換上後方的神臂弩,對著門口一陣亂射。

大片叛軍陷入兩麵夾擊狀態,傷亡很重,但還是堅持住了,隨即大片黑衣騎兵開始出現在視野那頭,火光閃爍,響聲震天,開始0猛烈射擊,叛軍被堵在玄武門外的空地上,成了夾心餅乾,士氣開始逐漸崩潰。

火槍可不比弓弩,弓弩近距離都很難射穿紮甲,板甲之類的防具,很多時候靠射擊不著甲的部位殺傷,而禁軍精銳都是有鐵紮甲的,但新軍火槍可不管你是什麼甲。

不過最後壓死駱駝的一根稻草還是新軍大旗,當新軍大旗開過轉角到達陣前時,叛軍開始變得恐慌,喊著什麼新軍來了之類的話,逐漸有人開始丟下刀槍,跪地投降。

畢竟如今新軍的威懾力,實在太大。

眾多武德司士兵歡呼報成一團,笑著笑著就哭了。。。。。。。

李星洲也有一種脫力敢,踩著腳下腥臭血水,去看後方重傷的季春生,德公和何昭正在照看,李星洲放下手中的神臂弩,捏住季春生滿是老繭的冰冷手掌,脈搏已經幾乎感受不到了。

他呆呆看了一眼手邊才放下,沾滿血的神臂弩,要是冇這兩百張弩,他們都堅持不到援軍來了,他致力於火器技術的開發,關鍵時刻救他的卻不是火器。。。。。。。

弩,是中國古代軍事科技的重要傑作,但是,中國是一個重人文的國家,潛意識裡,認為人定勝天,所以認為人的謀略,比科技更加重要。而有些精神裡則是反過來的,他們認為科技可以解決一切,所以不注重長遠謀略。

這種潛意識是很難改變的,所以即便現代人,說起古代什麼弩厲害,很多人都說什麼連弩,諸葛連弩之類的,因為什麼“黑科技連弩”承載的文化自信,文化意義,重於科技意義。

但有趣的是有m國學者因為感興趣,專門致力於複原世界上各種弩,還做成紀錄片,靠的是嚴格的曆史考證和科學分析。

結果他驚訝的發現,所謂連弩,確實可以實現半自動發射,射速快於很多古代弩,但威力隻是玩具級彆的,根本無法射穿任何甲冑,也無法達成實戰意義,更不可能裝備軍隊,除非領導是傻子。

同時他認為,從物理學考慮,連弩想要實現大威力也是不可能的,還認真進行一係列計算和推理來證明自己觀點。

反倒是中國的其它正常弩,比如軍事典籍中記載的軍中製式弩圖紙,還有出土的軍隊裝備弩,那些冇被吹上天的,比如漢軍弩,宋神臂弩等。

威力、射程遠遠大於同時期歐洲弩,而且在體積和重量上又遠遠小於歐洲弩。

因為弩在上膛之後,弦會緊緊扣住固定凸起,這時候因為拉力太大,人力是扳動不的,歐洲弩利用簡單槓桿原理,在弩身後方加一個長長的鐵質槓桿來實現擊發。

這也導致弩弦無法拉太開,因為弩臂弩弦積蓄的力越大,後方的槓桿扳機就要越長才能獲得同樣巨大的力來讓弩發射。

簡單的說,歐洲弩如果全長1米,那它的弦隻能往後拉0。3米左右,不然就扣不動扳機了,而一米的弩,已經是重弩級彆了。

但中國的工匠早在漢弩上就找到解決之道,設計了類似後世槍械扳機的結構,也就是說中國弩如果全長1米,那它的弦可以往後拉0。9米,因為工匠的巧妙設計,扣動扳機不在話下。

足以想象,這其中的差距會導致弩積蓄的動能有多大差彆,0。3米的拉距和0。9米的拉距,威力差距不言而喻。

也不難想象如果同等威力,漢弩,神臂弩會比同時期的歐洲弩要輕便多少倍。但可惜的是,人們津津樂道的是連弩,被吹上天的也是連弩,諸葛連弩之類缺乏實踐論證的東西。

所以當時m國學者就稱連弩為“精巧玩具”,而規規矩矩的軍用中國弩為領先世界的設計。

這句話是非常中肯的,漢軍打敗匈奴時,史書裡就記載仗弩器之利。

但是慢慢的,在士農工商的熏陶之下,中原之國更加相信人了,更加相信人的謀略,而不信外物之力,不信技術,也就慢慢冇了秦漢領先的弩器,宋朝無與爭鋒的海船這樣全球獨步的技術。

到明朝,因為這種深遠的影響,已經表現得非常“彆扭”,或者說扭曲,一方麵重視火器發展,工匠們有各種奇思妙想,比如最早的遂發槍設計,後裝炮設計等等。

但另一方麵,加工技術和材料技術遠遠跟不上,鐵的質量不行,造不出好炮管,漏氣嚴重,經常炸膛,威力精度不足等等。

朝廷大方麵也表現出不重視的態度,說白了,直到此時他們還盼著靠“人謀”能補這些外物的不足,以人之長處補外物短缺,這種思維方式是“我們是天命所歸”的核心價值觀帶來的必然弊端。

可惜人的謀略,冇能補上技術的短板,反而越來越嚴重,就像一個很深的木桶,偏偏有一塊。木板非常短,是根本裝不多水的。。。。。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