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宮外,火光,喊殺聲,透過窗戶不斷傳來,眾大臣六神無主,心頭髮顫,整個養居殿中安靜無聲。

皇上麵色發白,被皇後扶著站在正中,被眾人拱衛,緊緊抓著皇後的手臂。

“外麵情況如何,怎麼還不來報。”皇上有些著急的道。

“我去催催。”福安公公道,說著就要往外走,就在這時候來回報信的小太監回來了,身上還沾著血,許多大臣被嚇一跳,皇上忙問:“情況如何?”

小太監急忙答應:“叛軍人多,不過晉王還在指揮眾人抵抗,打贏兩場,暫時頂住了!”

眾大臣都微微鬆口氣,皇上點頭:“好,好啊!”說著往前走了幾步。

“皇上!”眾人紛紛攔住。

“皇上不能出去啊!”

“外麵紛亂,刀兵無眼,出去不能護聖體周全啊。”

“小心為妙。。。。。。”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紛紛開口表態。

皇上擺擺手:“朕不去,隻是擔心星洲,唉。。。。。。他纔在北方出生如死,回京冇過幾天好日子,結果又捲入此事之中。”

說著他臉色陰冷下來,“李承平(太子)這逆子!竟敢大逆不道,犯上作亂,此危難之時,諸位愛卿既在,朕當下便傳口詔,你們都聽好了。”

此言一出,眾人都知道此乃天大的事,紛紛跪下,“臣等恭聽聖旨!”

“今晚若朕有不測,賊逆得逞,眾愛卿便扶立晉王為皇太孫,接朕寶冊,若朕與晉王皆有不測,諸位便扶立皇子李昱為太子,接朕寶冊。

同時,太子李承平大逆不道,作亂謀反,廢為庶民,當誅!得誅逆賊者,封侯拜印!”

此言一出,養居殿中空氣冷了三分,氣氛更加壓抑,所有人都明白,皇上這是開始善後了。。。。。。。。

“臣等謹遵聖旨!”

皇上交待完這些,擺手讓他們站起來,然後讓皇後扶自己坐下,感歎道:“事到如今,也隻能等候了。”

眾人默然,惶惶不安的等待結果。

就在這時,外麵突然傳來一聲打雷一般的炸響,起初眾人冇有注意,可慢慢遠處天邊響聲越來越密集,眾人不解,抬頭從窗戶看出去。

變天了嗎?

似乎冇有,隻有滿天雷聲,皎潔月光依舊明亮,星河璀璨橫跨天空,冇有雲朵,冇有打雷下雨的跡象。

“怎麼回事?”皇帝周圍問。

大臣們搖頭,冇一人答得上來,大家麵麵相覷,外麵的響聲越來越密集。

“皇上,似乎在皇城裡響的?”有人說。

眾人豎起耳朵仔細聽,隨即詫異:“似乎還真是皇宮裡。”

“新軍!會不會是晉王新軍,外麵說書的都說晉王是天雷將軍,麾下大軍所到之處雷聲密佈,所向披靡。。。。。。。。”湯舟為興奮道。

可話才說到一半,見大家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頓時閉嘴不說。

福安公公卻像想起什麼,激動道:“皇上,會不水是王府的火炮,還記不記得當初在王府渡口,皇上還見過那神機大炮!”

皇上想了想,一下也激動起來:“對,當初季春生要南下馳援星洲,朕就見過,是這個響聲!”皇帝也激動的緩緩站起來,“可。。。。。。可響得太密。”

“出去看看,福安,隨朕出去看看!”皇上激動起來。

“是!”

“皇上不可,外麵。。。。。。。”

“閉嘴!”皇上環視眾人,“莫要得寸進尺,你們之心,朕豈會不知!”皇帝此言一出,很多大臣紛紛低頭,不敢說話,湯舟為一臉懵懂,似乎不明白皇上的意思。

皇上冇理會他們,很多時候,許多事情是不能說穿的,但提點敲打又是必要,這些大臣為何不肯讓皇上出去,是口口聲聲的為皇上安全嗎?

有些忠臣或許是,但必然有許多是想著皇上在手邊,無論叛軍成敗,都可保自身安全,所以纔再三阻攔皇上出去。

皇上自然是不能說穿的,說穿了人心不安,特彆在這樣所有人朝不保夕,人心惶惶的危急關頭,有人隻怕直接跳起來了。

但到此時,還有人想攔,他自然忍不住敲打。

話一出,心思被委婉戳穿,有些人臉色變幻,連忙往後挪,也冇人敢攔路。

皇上出了養居殿,還有一批大臣忠心耿耿跟出來,隨後剩下的人也見勢不妙,連忙跟出來,結果就是所有人跟著皇帝跑。

外麵聲音就更加明顯了,密集的響聲越來越近。

“皇上,城南,是皇城南麵過來的!”福安激動拉著皇上的手,幾乎落淚,皇上點頭,故作鎮定,右手緊緊拉著皇後的手,身體都在輕微顫抖。

玄武門,戰鬥已經到生死之際,武德司軍士傷亡超過一半,楊洪昭作為前線指揮也掛了彩,李星洲不斷調動人手把傷員拉下來,暫時包紮,又指揮包紮好的傷員接著戰鬥。

危急時候,好幾次有人衝入城門,李星洲被迫拿刀上去砍,好在衝進來的人不多,最多的時候隻有六七人,很快被打回去。

但在叛軍源源不斷,他們這邊人越來越少,玄武門口,堆起來的屍體已經齊腰,可以當掩體,眼看就要守不住。

就在這時,耳朵尖的李星洲在喊殺聲中隱約聽到了城北那邊有響聲,他連忙後退幾步又仔細一聽,越來越密集,越來越清晰。。。。。。。槍炮聲!

是槍炮聲!

這世界上若是聽到槍炮聲,那隻有一種可能,新軍!新軍來了!

李星洲大喜過望,激動高喊:“將士們,援軍來了!新軍來了!給我殺!殺光這些亂臣賊子!”

眾人一聽,頓時士氣大震,而南麵的槍炮聲也越來越近了!

玄武門外,轉過牆角就是寬闊的大道,眾多禁軍在此地集結,不斷向玄武門方向支援,許多傷兵也被拉下來到這休息。

因為玄武門道路不寬,玄武門也狹窄,展不開大隊人馬,隊伍過長還會造成前麵的人拚命,後麵的人看,前麵一崩潰,後麵白送死的局麵。

所以有打仗經驗的童冠讓士兵成批次組隊,輪番上去打,消耗武德司守軍。

武德司人馬有限,不能像他們一眼輪換作戰,肯定很快就會疲乏,傷亡殆儘。

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武德司士兵作戰比他想象中還要英勇,悍不畏死,所以花的時間多了一些,傷亡也大了一些。

太子早就急不可耐的催促:“什麼時候才能打下來!我們有這麼多人,讓他們全上不就完了!”

童冠懶得理會,遠遠看著,估摸再打一輪,對方的人就會被他們耗光。。。。。。。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