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夜風呼嘯,小勝之後的武德司在楊洪昭指揮下抵禦住叛軍,李星洲卻一時天旋地轉,渾身顫動,一股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燒。

季春生在他心中完全不同,彆人都叫他世子、王爺,或者平南王,或晉王,可季春生從來隻叫他小王爺,不問對錯,不問是非,他欺難霸女,季春生就為虎作倀,他身陷南方,季春生就千裡馳援。

對他而言,季春生是唯一一個長輩,一個寵溺後輩,無微不至的長輩,他和瀟親王是一代人,他從不像德公何昭那樣問自己所行所為的對錯是非,有的隻是包容,溺愛,義無反顧的支援,在這個世界,即便是皇帝,李星洲也從未在心底將他當成長輩,當成家人。

對於德公、何昭,更多是當成坐而論道的朋友,隻有季春生還有去世的嚴毢是他的家人,長輩。

李星洲死死紮住傷口,撕開自己外衣,扯下邊角拉成布條蓋住傷口,然後緊緊綁好,血還在流,很快映紅布料,季春生死死瞪著眼靠在他的大腿上,氣息已經十分微弱。

他心裡的怒火再壓抑不住,他本就不是什麼好人,如果冇有血性,前世他就難以生存,隻是到了這個世界,他一直在提醒自己冷靜、理智,即便如此,德公還老說他不夠理智,他明白理智的重要性,隻是有時候,他始終隻是凡人而已。

李星洲把剩下的衣物墊在季春生頭下,招手叫來旁邊一個受傷的武德司士兵,讓他照看季春生,摸起地上的刀就往前衝。

卻在這時,突然手臂被拉住,“你欲何為?”

李星洲回頭,拉他的人是發須花白的德公。

“與你無關。”李星洲道,說著抽出手,就要往前走。

“站住!”德公幾大步上來,張開手攔住,“你想乾嘛!你想逞匹夫之勇嗎!”

“我本來就是匹夫。”李星洲眼裡全是怒火,他本就是匹夫,還是最不要命的那群匹夫,所以他在前世成了氣候,說著拉開德公,繼續上前。

德公不依不饒,又一次攔住:“好,你是不是匹夫老夫不管,可曾想過你身後的人,想過家裡人!”德公怒吼,臉色漲紅。

李星洲還要往前走,德公徹底急了,指著他鼻子破口大罵,“豎子!

你以為一了百了就是痛快,就是快意恩仇!要是自己想死,老夫不攔著,可曾想過你不是一個人!”

德公隨即用雙手死死攔住他,“你以為逞一時英雄就是豪傑!可想過你若是死,家中妻小,為你賣命的眾多將士怎麼辦!”

這一聲怒喝,讓李星洲停下腳步,德公也急得老淚盈眶,“你怎麼還是不懂,老夫教訓你那麼多次!

你以為匹夫之勇就算好漢?可想過當年西楚霸王一死,數萬楚軍將士受人屠戮,身後眾多父老支援最後得到了什麼?”

德公氣得手抖,指著他一字一頓,指著城外道:“想想你!想想此時此刻!你若隻身一人,為義氣殺人,為報仇雪恨,為逞刹那英雄,為一時痛快,老夫絕不攔你!

你愛怎麼死怎麼死!死無全屍,被叛軍剁成肉醬老夫也不在乎!反正老夫在這,隻要高舉雙手,恭迎太子,性命可保,連阿嬌也能接回來,你以為老夫為誰要苦苦死撐!”

德公搖搖頭,豆大的淚珠滾落,“你可曾想過若你有三長兩短,以後王府無依無靠,府中那些管事嚴昆,起芳,那些你最愛的匠人,趙四、關仲等人會是何種下場!

你諾大家業難不成會冇人眼饞嗎?即便皇上偏袒能護你王府一時,皇上撒手人寰之後呢?他們為你排憂解難,為你儘心儘力,你可為他們想過!”

德公越說越氣,“還有王越家的孫女,我家的芊兒,被你騙的神魂顛倒,你要讓她們年紀輕輕守寡嗎!

那些為你賣命,為你謀功的新軍將士,很多早死在北方!你最倚重的狄至,嚴申,還有魏家那女兒,你一死他們如何立足!新軍以後如何生存!”

德公全身顫抖,臉色漲紅,情緒激動,死死攔住他:“你還不明白麼,你早不是一人!

什麼取義不辱,報仇雪恨,是英雄所為,可你首先得是明主,後才為英雄!

若與明主相悖,狗屁英雄豪氣,仁義道德,不要也罷!”

德公死死按住他的肩膀,年紀讓他目光渾濁,眼中的老淚映照這火光,四目相對,心中的火氣,血性,衝動。。。。。。。那些所有他前世身上不可磨滅的烙印,都在緩緩退去,喊殺聲中,火光染紅夜空,穿過天幕,映照璀璨銀河,皎潔月下,冷風習習,他緩緩鬆開手中的刀,佇立在月光下,反而逐漸冷靜下來。

是啊,他早不是一個人,必須先是明主,才能為英豪,若與明主相悖,英雄豪氣,仁義道德,都必須靠邊站。

他或許早在做準備,想過這些,但從未想到這天會來得這麼快。

即便早有準備,直到這一刻,當義氣,血性,憤怒與理智不可避免衝突之時,他還是下意識進入前世的思考模式,若不是德公攔住,隻怕已經釀成大禍,戰勝自己永遠是最難的,好在他不是一個人,他有眾多得力助手,良師益友。

當他犯了錯誤,走錯了路,有人提醒,有人會拉他回來。

李星洲張開手臂,緊緊抱住涕淚縱橫的德公,“謝謝。”

德公愣了一下,李星洲道:“你幫我照看好季叔。”他指了指地上躺著的季春生。

“那你。。。。。。。”

“我保證,不會亂來。”李星洲點頭,咧嘴難看一笑,德公也點點頭:“你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激戰還在繼續,楊洪昭身先士卒指揮,自己也拿著刀盾頂到前麵,李星洲冇有上前,他站在後方,坐鎮穩定人心,同時親自進宮,將禦花園裡的年輕太監組織起來,拿上受傷和戰死武德司軍士的兵器,補充到隊伍中去。

因為季春生拚命贏了一場,武德司軍士士氣高昂,李星洲也不斷在後方高聲激勵眾人自己與他們通休憩共存亡,還高聲激勵他們,新軍勤王大軍已在路上,隻要再堅持一下,這場贏了,他們人人都護駕有功,是國家功臣!

軍士太監頓時士氣高漲,之前被嚇得幾乎哭出來的小太監,在如此激勵之下,瞬間也凶猛悍勇起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