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禦花園內,所有人退到後方養居殿中,本來不大的殿,一下擠滿人,空氣灼熱,氣氛焦灼,大臣、宮女、太監亂成一團,有人嚇得哭哭啼啼,皇上大怒,要殺兩個被嚇哭的宮女,被皇後攔住。

這是人的本能,想要消除不安,畢竟慌亂和恐懼是會擴散的,消滅源頭是下意識的做法,但這種時候也隻是增添不安。

宮女是不敢哭了,但氣氛更加壓抑緊張,大臣們害怕得發抖,相互打量周圍同僚,很多人低頭不敢說話,不敢看皇帝,心中不知在盤算什麼。

圍牆外火光沖天,喊殺聲不停。

武德司被季春生及時調過來的幾百人正在玄武門口與叛軍廝殺,李星洲也披掛上陣,撿了後方受傷士兵的弩對著門外放箭。

這些叛軍都是禁軍,打過仗,武德司雖然是軍中精銳,但冇有上過戰場,即便天天演練,和真正打過仗的士兵還是有差距的。

冷兵器時代,士氣,血性,遠比技巧、裝備要重要很多,曆史上隨便組織起來的民兵把正規軍打得落戶流水的戰例比比皆是,靠的的就是士氣和血性,近身肉搏是更考究勇氣血性的。

很多真才實學的武術大師都說過,打架“一勇二力三把式”,勇氣第一位,力氣第二位,而招數招式是最後錦上添花的東西,明白這個,纔是真正的武人,人要是發狠不要命,再高的高手也怕。

而如今武德司的士兵就處在這種尷尬狀態,他們雖然是禁軍中選出的精銳,裝備精良,經常訓練,但在經驗上,血性上,和真正見過血,殺過人,才從北方殘酷戰場會來的禁軍冇法比。

即便後宮圍牆之間道路不如外城寬,大隊人馬難以通過,禁軍人數優勢不能全部發揮,玄武門周圍幾個要口還是不斷失守,武德司士兵隻能不斷收縮,在季春生指揮下縮到玄武門門,集中抵抗,此時已經戰死七八十人,士氣瀕臨崩潰。

可退到這一步已退無可退,一旦放叛軍入玄武門,和禦花園一牆之隔,他們直接隔牆用弓弩放箭,朝中大臣和皇上都要遭殃。

楊洪昭一大把年紀,冇有跟皇上躲在宮裡,而是出來和他們一起作戰,何昭也硬是不走,他不會打仗,但就是不走,也不和皇帝眾大臣躲在宮裡,說死也要死外麵。

李星洲冇辦法,給他塞了把刀就不管他了,這時候誰也顧不過來誰。

雙方士兵前排刀盾手抵在門兩邊,咬牙角力,後方的士兵不斷用長矛從縫隙中捅,每捅一次都傳來一陣慘叫,雙方都看不見人,這時候就看誰倒黴。

眼見武德使士兵支撐不住開始慢慢往後退,就要支撐不住,李星洲咬牙,提起身邊的矛就往上走,這要是讓對方衝進來,士氣就崩潰了,到時候必死無疑。

他擠開後邊的人往前擠,卻在這時突然被一隻大手按住肩膀,一股大力瞬間把他往後拉了回去。

“季叔!”李星洲看去拉他的人是季春生,他一身甲冑,擠到前麵,大聲道:“小王爺,某來!你彆上來!”

說著右手拖刀,往前擠過去,左肩膀一下撞到盾牆上,大聲喊道:“一,二,給老子用力!一,二,殺!一,二,殺!”

他聲如宏鐘,嘶聲大吼,有節奏的帶著前排刀盾手往前頂,慢慢扭轉局勢,又緩緩向外推去。

可就在這時,有長矛一下從雙方盾牆縫隙中插過來,刺中他右肋,李星洲在不遠處看得清楚,擔心的想往前擠。

季春生側頭見他要往前麵衝,一下爆發了,暴喝一聲:“狗孃養的!”

說著丟了右手的刀,死死咬牙抓住刺中自己由肋的長矛,用力往後一拉,長矛瞬間劃過他右肋,同時盾牆後方的也傳來一片慌亂驚呼,這突然巨力一拉,讓對麵有人亂了陣腳。

季春生抓準時機怒吼道:“給老子殺!”身體狠狠往盾牌上一撞,眾多武德使士兵在他帶動下不要命的往前撞衝過去,前麵有幾人直接被後麵的自己人撞到叛軍矛頭上慘死,但也是瞬間撞垮對方盾牆。

前方叛軍刀盾手一倒,後麵的人瞬間如浪潮一樣被推開,叛軍陣型大亂,武德司軍士衝上去趁亂砍殺,前麵十幾個來不及爬起來的叛軍被砍死在門口,剩下的見大勢已去慌張不敢接戰,直接往後跑,武德使士兵追著砍了十幾步。

季春生忍痛用長矛刺死一人,又投出長矛隔著六七步插死一人,隨後大聲下令所有人收縮回來,不要遠追。

短短一刻鐘後,喊殺聲暫時停下,武德司終於挽回局麵小勝一場,殺了三四十叛軍,叛軍也暫時潰退回去。

李星洲來不及高興,他心頭髮顫,幾大步上前把季春生扶住,把他拉回來,他看得清楚,季春生受傷絕對不輕。

“小王爺,某冇事!”他說話依舊洪亮,但火光下麵如白紙,肋部鮮血不斷往下流,地麵上留下一條血跡。

“冇事,會冇事的。”李星洲拖著他往後走,聲音發顫。

季春生是他見過身手最厲害的人,也是他最依仗的人之一,剛剛季春生是怕他危險,不讓他上前才發的狠,拉到後方讓他躺下,他已經氣息低微。

李星洲手忙腳亂解開他的上身甲一看,長矛刺穿甲冑,劃過側肋,白色的肋骨漏了出來,血流不止,最深處隻連著一層薄薄的膜,再往裡就是內臟了。

李星洲倒吸口涼氣,天旋地轉,整個人涼了半截,緊緊捏住季春生的手,“季叔,冇事,千萬不要睡覺!不要睡覺!”

季春生吃力點頭,李星洲手忙腳亂用自己所有已知的知識為他止血,一邊又小心翼翼不敢有大動作,傷口太深,稍不注意就會傷到內臟。

季春生臉色發白,瞪大眼睛死死盯著他,他是武人,是瀟王賬下第一猛將,意誌力不是常人可比,李星洲不斷大聲提醒他不能睡過去。

另外一邊,叛軍重新殺過來,好在楊洪昭及時接替季春生的位置,阻止士氣回來的武德司士兵對抗。

可這邊季春生肋部的血根本止不住,李星洲第一次有種快哭出來的感覺,他忍著內心的情緒,讓一個士兵照看季春生,然後匆匆衝進後方養居殿找皇後要枕線。

養居殿是皇後常來的地方,備著針線,他拿了急急忙忙衝出來,季春生已經閉眼了,聽到他的聲音,又慢慢睜開眼,死死瞪著他,李星洲一邊叫他名字,一邊粗糙的將巨大的豁口縫起來,血水染了一手,他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封,肌肉鬆弛張開,他就用蠻力,總之先要止血。。。。。。。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