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王府外,童新再不敢上前,縮在大隊人馬後,禁軍帶隊軍官很快發現王府之所以把大門裡外點滿火把火堆,很可能就是想從暗處看清他們動向。

隨即叫人就地河邊挖沙土,熄滅王府大門裡外的火把,火堆。

隨後,叫人砸開大門兩側木質門框,擴寬大門,好容納更多人同時進入,一切準備妥當之後,眾人開始齊集門口,所有禁軍將士都屏住呼吸。

禁軍軍官再次高聲道:“兄弟們!都給老子記住了,走到這一步已經冇回頭路,如果成了還好,太子登上至尊之位,我們各個都是忠臣,加官進爵榮華富貴不在話下。

可要是衝不進去,我們各個都要掉腦袋,還會牽連家中老小!所以不管裡麵是什麼,就算是神仙我們也要殺進去!知道嗎!”

“知道!”眾多禁軍士兵高聲答應,士氣瞬間被激發出來,所有人視死如歸,緊緊盯著大門後淹冇在黑暗中的晉王府。

“殺!”一聲令下,喊殺聲震天,眾人忘我的蜂擁衝入王府大門。

一切似乎暢通無阻。

黑暗中,起芳隱約聽到了大門外禁軍領軍人的高聲動員演說。

不得不說,此人確實頭腦清楚,是難得人才,禁軍被他這麼一鼓動,肯定都是捨生忘死,彆說一個區區王府,讓他們去攻城拔寨都有可能。

不過正如晉王所說的“血肉之軀,始終是有極限的”,到了此時,她有些更加明白,所謂極限就是如此。

如果他贏了,正如他所言,太子上位,他們都是勤王親軍,為太子殺了心頭大患晉王,加官進爵,榮華富貴都是對的。

可是。。。。。。。“血肉之軀,始終是有極限的”,不是他不聰明,不是他不會指揮,不是他不懂隨機應變,隻是王府戰術戰法,已經遠超他極限,晉親王所想所為,所憂所慮者,已經遠超他的極限。

不由自主的,起芳忍不住想,他到底是以何種姿態看天下眾人的呢?睥睨眾生嗎?那又如何看她。。。。。。

隨即,她下令道,“炮兵聽令!”

“炮兵聽令。”

“炮兵聽令”

“。。。。。。。”

命令一個傳一個,很快就傳到天井中的炮兵班那裡。

“連續射擊準備!”

“連續射擊準備。”

“射擊準備完畢。”

黑暗中,起芳靜靜觀察六七十步外的大門,叛軍很聰明,挖沙土掩滅了大門附近的火光,這樣一來,確實會給射擊帶來一些不便,不過他們早有應對,

她靜靜聽著大門前的響動,等聽到震天喊殺聲響起時,起芳立即道:“照明彈!”

黑暗中,十幾顆照明彈先後丟到庭院中央,火藥劇烈燃燒,瞬間點燃鬆脂,橘黃火光沖天,瞬間照亮整個院子。

火光起瞬間,起芳就看清形勢,黑壓壓的叛軍正湧入大門,他們士氣高漲,人人高喊著“殺”,響聲穿透夜色。

她不再掩藏於黑暗中,高聲道:“開炮!”

“開炮!”

短短停頓之後,腳下的地麵震動了一下,炮彈在黑暗中撕裂空氣的呼嘯聲轉瞬即逝。

“趴下!”起芳高聲。

隨後火光驟起,黑暗中橘黃火團在大門口瞬間升起,光亮蓋過院子裡的燃燒彈,大門處上端倒塌下來,隨即巨響伴隨衝擊波,席捲整個庭院,桌椅被掀翻,瓦礫牆壁被彈片打得劈裡啪啦作響,即便他們躲在豎起來的桌子後麵,還全體趴下,依舊聽到有少數彈片打在上方的牆壁上。

眾人還冇反應過來,耳朵還在嗡嗡作響,後堂裡火光一閃,第二法炮彈撕裂空氣,瞬間在庭院前方炸開。

隨後第三發,第四發。。。。。。。

火裝火炮的快速填裝能力顯示得淋漓儘致,短短一會兒,已經打出四發,因為起發下的是連續射擊的命令。

整個庭院被火光,煙霧,灰塵籠罩,還有砂石碎片才慢慢落下來來,視線被遮擋,起芳趕忙下令投放新照明彈。

十幾顆照明彈丟出去之後,整個庭院再次亮起來,不過煙塵還冇有散去,已經難以看清,之聽到隱約的哀嚎和求饒聲。

前院已經成了人間地獄,四炮之後,大門倒塌,前方青石板鋪設的道路如被犁地一樣翻了一遍,低下的土壤裸露出來,冒著青色煙霧,煙塵中隱約能看見倒著大片的人,密集的彈片把周圍圍牆打得佈滿孔洞。

雖然看不到人,但起芳根據煙霧後的哭喊快速判斷局勢,然後指著前方道:“炮兵,瞄準大門右邊的圍牆,打!連續射擊。”

轟隆!

火光一閃,王府堅固的圍牆瞬間土崩瓦解,隨即傳來慘叫聲,接著第二發,第三發,第四發,火炮瞬間將西側圍牆掀翻,拚死從庭院逃到大門外的叛軍完全冇反應過來就被炸得四分五裂,死傷慘重,腦袋嗡嗡作響,暈頭轉向,完全失了魂。

有些直接被倒塌的磚石砸死,或壓在下麵,做夢也冇想到自己突然就這麼暴露在新軍槍口麵前。

他們隻是覺得王府人用的是某種恐怖的遠程武器,死裡逃生出來的人驚魂未定的想著往圍牆腳下靠,因為安全,高大堅固的圍牆可以作為掩護。

可萬萬冇想到,在他們心中堅固的高牆,起初進攻時也要避開的圍牆,卻突然如同豆腐一樣易碎,瞬間變成人間地獄。。。。。。。

“開火!”

一聲令下,樓下樓下的火槍手紛紛開火,對著突然被迫麵對麵的叛軍火力全開。

許多新軍火槍手占據二樓居高臨下,配合一樓的人,瞬間又有大片叛軍倒下,剩下的人再也支撐不住,幾近崩潰,丟盔卸甲發瘋似的哭喊著逃命,向巷角大街逃去。

起芳冇有下令追擊,她自己是想殺儘這些逆賊,若是之前她在瀘州統兵的脾氣,肯定也會將這些人趕儘殺絕,但深吸口氣,還是忍住。

王府人少,需要保護,而且王府中的人親的如阿嬌,秋兒月兒等,人才如趙四、方新、關仲、嚴昆、祝融、鐵牛、固封等等,任何一人出了問題,晉王肯定都會心痛不已。

所以她最終還是忍住了,隻是讓眾將士堅守陣地,補槍,射殺戰場上還冇死透的,或者藏在角落的叛軍,同時派人去後院詢問詩語情況。

至於死了多少叛軍,她不在乎,因為仗大到現在,突然冇意思了,這些人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