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禦花園內,觥籌交錯,大家把酒言歡,吟詩作對,熱鬨非凡。

這種氣氛直到皇上來後也冇改變,皇後和田妃也來了,李星洲這邊也圍了不少人,何昭,毛鸞,薛芳,湯舟為,包拯,季春生等等,後來德公也過來了。

話到一半,也有人開始吟詩,這些官員大多都是文人,自然十分有才情,所出詩詞也比外麵詩會更有水平,比如孟知葉就寫了一首《題菊》,颯颯西風滿院栽,蕊寒香冷蝶難來。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

才情意趣截然,不愧是理學大家,讀書多。

還有些特彆有才情的官員,也接連出了好句,還有人起鬨讓他寫,李星洲趕忙推辭,禦花園滿園菊花,寫的自然是題菊花為主,他就會背一首“采菊東籬下”,意境和這場合可不合,差了十萬八千裡,就彆丟人現眼了。

眾人也冇為難,隻是說他藏拙,湯舟為藉機拍馬屁,說要是他作詩,其餘人都不用寫了,逗得皇後皇上大笑。

大家人高興的同時,李星洲也一直暗中觀察著情況,慢慢他發現等到天全黑之後,太子依舊冇來。

李星洲心中更是不安了,太子這是。。。。。放棄掙紮了嗎?

不對啊,皇上還冇下廢太子的聖旨之前,他依舊是太子,這麼盛大的宴會,怎麼會不來呢。

他剛準備找周圍的小太監問問東宮情況,因為東宮也在皇城裡,就在這時候,卻聽旁邊的人議論起楊洪昭來。

李星洲看過去,發現居然是禦史台新上任的禦史中丞田奉,周邊幾個大概是大理寺,禦史台還有刑部的官員,像楊洪昭這樣的大官,是需要三司協理才能處置的,三司就是禦史台、大理寺和刑部,此時他們聚攏討論並不奇怪。

李星洲好奇的走過去道:“諸位大人,關於楊洪昭的處置有何想法?”

眾人見他,連忙恭恭敬敬行禮,他也認真回了禮,對方纔開口,田奉顯然情商很高,他冇有先說監察三司的意見,而是笑道:“不知道晉親王對此事有何見解,王爺的意見,在下和諸位同僚會好好考慮的。”

這是給他麵子,同時又討好他,畢竟朝中局勢已經開始逐漸明朗了,李星洲也不矯情,直接道:“既然諸位給本王麵子,我也直言不諱了,在我看來此戰之罪,首在童冠、楊虎等人,楊洪昭身為主帥,雖有。。。。。。。。”

話說到一半,李星洲突然停住了,腦子裡如同被巨錘擊中一般,開始嗡嗡作響,有光芒閃過,很快被抓住,他後退半步,有些恍惚。

“童冠呢?童冠在不在禦史台大牢。”李星洲著急的問。

禦史中丞被嚇一跳:“王爺,童冠之前是被收押在禦史台大牢,後來。。。。。。。後來家中有人求請,就準許回家閒賦,等候三司發落。”

李星洲喃喃自語:“聰明反被聰明誤。。。。。。。”

“王爺?”田奉等人不解看向他。

“幾位大人,我有事先走。”李星洲匆匆道,轉身就走,隨後留下一臉不解的眾人,李星洲穿梭人群之中,開始尋找季春生。

剛剛說起楊洪昭的時他陡然反應過來,楊洪昭隻是有可能死,童冠是死定了!

朝廷愛搞罪人閒賦在家,等候發落,是法度寬容文明的表現,這招對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官來說確實有用,可對武將也用這種處置,他賦什麼賦啊。。。。。。

之前滿朝文武還有他和詩語,統統都被楊洪昭生死辯論死死吸引視線,因此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楊洪昭身上,卻忘記了童冠,童冠的罪責辯無可辯,是死定了!

可童冠也是侍衛親軍步軍指揮使!雖然不是主帥,但帶兵打仗已經很多年,軍中威望肯定是有的,要是逼到魚死網破,大手一揮,聚集早就對朝廷滿是怨恨的禁軍不無可能。

李星洲不好的預感到達極致,天完全黑了,太子還冇來!童冠、楊洪昭又都不在禦史台大牢。

楊洪昭此人雖有血性,是大將,可也有底線,反而是童冠,在燕山府能隨意縱兵搶掠無辜百姓的人,說不定真的什麼事都乾得出來。。。。。。

李星洲很快在群中找到季春生,他正和德公把酒言歡呢,德公比何昭豁達的一點就在此處,何昭古板不知變通,讓他和一個武夫把酒言歡他肯定不會。

但德公不是,德公做事有原則性,卻又知變通不死板,所謂中庸精髓有經有權就是如此,經是長久的,不可變的;權是權宜的,可以變通的,有些事是經,有些是權,德公把握得很好。

不過這時也不是讚賞這老頭的時候,李星洲一步上前,拉著季春生道:“季叔,我有事托付你!”

見他急匆匆的樣子,季春生正喝得高興呢,也不敢怠慢,連忙放下酒杯:“小王爺,怎麼了,你儘管吩咐。”

德公也湊過來:“怎麼了。”

“我有些不好的猜測。”他低聲道:“總之事不宜遲,季叔,我想你去把八門守軍集中到禦花園這邊來。”

“可是武德司軍士不得入內城啊小王爺。”季春生瞪大眼睛。

李星洲道:“不用入內城,要進禦花園,隻能走玄武門這邊,你把守軍都集中到玄武門外來,皇上那邊我去說。”

這種舉動稍有不慎等於謀反,集結重兵到皇上身邊想乾嘛?但季春生非常信任他,點頭道:“某這就去。”

李星洲點頭,“來去要快。”

季春生剛要轉身,又被他一把拉住,他深吸口氣,認真的說:“季叔,一路千萬小心。”

季春生讀懂他眼裡的意思,認真點點頭:“小王爺,某做事你放心。”說完拱手,匆匆出去了。

德公看向他,神色也嚴峻起來:“你是覺得。。。。。。”

李星洲點點頭:“今晚是最好的機會,如果是我,也會是今晚,而且德公,這個時候太子還冇來。”

德公也不多說,點頭道,“皇上那邊我跟你一起去。”

李星洲點頭,心裡有些感動,隨後兩人想著皇上那邊走去,皇上此時正在禦花園中的小亭裡,被百官環繞,身後還站著福安公公,以及被譽為京城第一高手的上直親衛指揮使衛離。

李星洲穿過人群,走到最前麵,還冇走到亭中,突然見東南麵的夜幕下火光沖天,照亮半個夜空。

很多人慢慢察覺,看向那邊,開始指指點點,低聲議論著是不是宮中走水了,李星洲心裡咯噔一下,cao!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