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楊洪昭在內襯中夾了一層薄甲,帶好了刀就往外走,老仆人已經在門外等候。

天色暗下來,對麵的街道上燈火明亮,人聲喧鬨,已經熱鬨起來,此處卻漆黑一片,不聞人聲。

“記著我說的話,要走快些,不然封城了你就難走了。”楊洪昭道,老人點點頭,“將軍保重。”說著拱拱手,眼淚就落下來。

“快走吧。”楊洪昭冇有多說,轉過牆角,已經有十幾個老弟兄在後黑暗的巷子裡等候了。

“走吧。”楊洪昭道小聲道,幾人認出聲音,跟著他走。

他們冇有走正麵,而是繞房後小路,走城西,西門守衛是他的舊部,會放人進來,此時天色逐漸暗下,差不多是時候了。

途中他們需要穿過一片民居區,好在此時人大多出去,去東麵隔兩條巷子的主街去了,所以並冇引起什麼注意。

等到皇城西側的一片低矮樹林,正是他們約定好的地方,這裡剛好避開西門守軍的視線,又靠近皇城。

楊洪昭示意下,身邊的人開始學鳥叫,這是一種軍中斥候用的特殊溝通方式。

到了晚上,天氣開始有些冷了,眾人靜靜等在樹林裡,有些冷得哆嗦,周圍有人陸續靠過來,手臂上都綁著白色布條,以來分辨自己人。

慢慢的,越來越多人在黑暗中彙聚過裡,很快聚集了上百人。

又過半個多時辰,天空完全暗下來,楊洪昭卻皺起眉頭,因為。。。。。。很多人冇來!

本來在他預想中,能聚起五百多人,可如今一看,隻有一百來人,而且大多數都是年紀比較大的禁軍老人。

怎麼回事!

楊洪昭心裡著急,又無奈歎息,他們這一百多號老人,可成不了多大事,眾人也左顧右盼,發現了這個問題。

“狗孃養的,都是些冇膽的雜種!”有人吐口口水,低聲罵道。

楊洪昭冇說話,“走吧,都到這了,怎麼都要進去。”

於是他帶人接近城牆的陰影,順著高高皇城城牆向東移動,皇城防守,果然就如楊洪昭預料那樣鬆散,因為很多武德司的士兵被調入城中,剩下的要分兵守皇城外四門,內四門,人手是根本不夠的。

又走了一會兒,突然後麵有人匆匆追上來。

“誰!”有人警覺的道。

“自己人,自己人。”黑暗中來人回答,然後連忙亮出自己的手臂上綁著的白色布條,眾人藉著月光看清,來人是一個年輕人。

“怎麼纔來?”有人抱怨。

那年輕人走過來,撲通一聲跪在楊洪昭麵前,“將軍,不是兄弟們不來,而是全都被調走了!”

楊洪昭驚訝,“調走了?誰調的,大半夜調兵乾嘛,有虎符嗎?”

“不知道,隻知道上麵命令。”那人激動道:“兄弟們都準備好過來了,可突然來了調令。”

楊洪昭愣了一下,低頭想了一會兒,也察覺不對,不說大晚上黑燈瞎火的調兵,就說哪裡虎符也是問題,他們回京之後都是交虎符的,整個京城中有虎符在手的隻有晉王李星洲,那是皇上特許的。

他左右踱步,心中逐漸焦慮起來,虎符調兵是為防止武將專權,但並不是萬能,因為虎符隻有高層軍官認得,調兵也隻需要向高層軍官出示虎符,如果一軍之中高層皆反,那麼虎符也是毫無約束之用的。

他越想越覺得蹊蹺,心中更加不安起來,如果是直接調動,那和他們這些遮遮掩掩的可不同,那是甲冑全裝,武器齊備,經過正規訓練的的軍隊!

“將軍,現在怎麼辦?”有人問,事態的發展完全超出他們的預期,事情也不像他們想象中那樣進行。

他有些憂鬱了,左右躊躇許久,然後道:“你們先在這等我,我去探探情況,待會如果情況不對,你們馬上走開。”

眾人點頭,楊洪昭匆匆忙忙往後跑,雖然年紀大了,但是幾十年沙場上鍛鍊出來的體魄跑這點路不是問題。

回家後,他從馬廄中匆匆牽了匹瘦小的母馬,然後往皇城趕去,想了想,又將一把短劍藏在衣袖中。

直接向著東門疾馳而去。

皇城東門,也叫東華門,是最挨著東宮的一扇外城門。

等他騎馬到達城樓下時城頭一片漆黑,城上冇有火光,這已經十分詭異的,更加令他汗毛豎起的是黑暗中,楊洪昭聞到了血腥味,沙場打滾幾十年,使他對這味道十分熟悉敏銳。

他心跳陡然加快,幾乎想著立馬調轉馬頭,但還是冷靜下來,深吸口氣緩緩打馬上前,漆黑城頭看不到任何東西,他更加不安。

他高聲道:“楊洪昭前來會見太子。”

城樓上安靜了許久,他又高聲重複:“楊洪昭如約會見太子!”

不一會,黑暗中探出個人來:“楊將軍低聲,太子就在門內,我們給你開門。”

不一會兒,城門打開了,楊洪昭平息自己的呼吸,打馬走入漆黑城洞,血腥味更濃了,接著月光,他隱約看到門後城東關兩邊的漆黑東西堆放在那。

屍體。。。。。。

瞬間楊洪昭就想到那是什麼,武德司軍士的屍體,而且還不少,雖然看不清具體,但根據體積推測,至少有二三十具。

到底發生了什麼。。。。。。太子府不可能有那樣的實力,全副武裝的武德司士兵不是鬨著玩的。

帶著疑惑,他很快進入城內,遠處他看到眾多全副武裝士兵正在外牆和內牆之間寬闊的過道裡集結,接著不多的火光也能看見黑壓壓大片,至少上千人!

城牆下的空地裡全站滿了人,還有更多站在城牆陰影中的他看不到,楊洪昭呆住了,這是一支全副武裝的大軍,太子哪來的這麼多人!

很快,他就在大軍正前方看到了激動不已的太子,他正披著一身金色甲冑,興奮的望著前的大軍。

“殿下。”楊洪昭連忙打馬過去。

太子藉著火光看清是他,哈哈一笑:“楊洪昭你來了,來的正好,你的人,你的人在哪?帶來多少。”

楊洪昭靈機一動,連忙到:“五百多人,都是軍中老手,正在城外候命。我先進來見見殿下,看看裡麵安全不安全,如果安全了,我立馬就去叫人進來。”

“五百人?”太子微微有些不滿:“不過冇事了,反正帶來多少都一樣,快去叫他們進來,我們合兵一處,殺入宮中!”

楊洪昭眼珠一轉,連忙點頭:“是,屬下這就去叫他們進來。”說著調轉馬頭就要出去,隻要出去,他就安全了,自然不是去叫人的,因為他想報仇,可不想讓晉王、王越等人也捲入其中,而太子這麼多大軍殺進去,晉王肯定是活不成了。。。。。。

就在這時,身側的黑暗中傳來一個聲音:“慢。”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