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回京之後頭幾天並不安寧,冇有想象中的清閒。

慶功宴被推遲到八月十五晚上,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冇事,上書樞密院,畢竟這次大仗必然會載入史冊,史官們需要詳細資料,樞密院也需要備份在案。

另外就是皇上的召見,每天一到下午就召他進宮講北方那場大戰的細節,李星洲當然無法拒絕,他也可以乘著這個機會給狄至,魏雨白,嚴申等人邀功。

關於曆史,因為真人信仰,人們總是樂忠於放大個人的力量,但其實絕大多數事情,都是眾多人共同努力的結果,個人的力量再大,在曆史潮流之中更多的是起到引導和順應大勢的作用。

關北這一仗,無論是他、狄至、魏雨白、季春生、劉季等等,缺了誰都無法取得如此徹底的勝利,而且不隻是他們,還有眾多新軍將士,還有耶律大石犯的錯誤等等,都導致這場戰爭的結果,客觀分析很重要,並不能簡單的歸咎於誰的功勞。

他自然是希望皇帝能把更多功勞歸給狄至、嚴申他們。

道理很簡單,他可不是好大喜功的傻子,這場戰贏了,他的威望已足以壓倒太子,穩坐釣魚台,這時候需要的就是培養心腹,在朝中建立自己的團隊。

這點很重要,李星洲心裡也十分清楚,因為他的崛起不過最近兩三年,和在朝中經營那麼多年的太子是無法相比的。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想要整肅朝綱,調整朝中的人事結構,到時必然會朝局動盪,他必須有自己的人支撐才能行。

清初有位非常有名的大儒王夫之曾說過宋朝的失敗不是因為錢糧不足,也不是因為將士不善戰,而是人事上的失敗,李星洲非常認同這種觀點。

想想宋朝那些名將,狄青、楊業、韓世忠、種師道、嶽飛等等,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戰功赫赫,表現出極高的軍事天才,打過漂亮的大戰,結果。。。。。。。冇有馬革裹屍,戰死沙場,卻都敗在自己人手中。

一個兩個還可以用巧合來說,這麼多戰功赫赫的名將最後都敗在自己人手中,那就不是巧合可以說的了。

曾經狄青為自己同為軍人的好友辯護,說他驍勇善戰,殺敵有功,是“好兒”,結果被當時的朝廷高官反駁,一句“東華門為以狀元唱出者為好兒,此豈得為好兒耶?”

隨後當著狄青的麵殺了他那位軍人好友。

這句話算是道儘了宋朝官場的潛規則,也道儘它為什麼會失敗。

無論如何奮勇殺敵,無論有多少軍功,在朝堂中都是排不上號的,也都不會被承認,“好兒”隻有一種,東華門外以狀元唱出者,也就是文人,以文馭武。

而景國也有這種情況,比如楊洪昭之罪,這罪如果是在文官頭上,朝中必然是眾口一致,為他辯護,本來就冇什麼錯,隻不過童冠等人的行為牽連了他,一來二去免罪的可能都有。

可楊洪昭是個武人,武人就冇人會為他說話,反而言官們細數其罪行,恨不能除之後快,還有讀書人到東華門情願,要皇帝嚴懲楊洪昭。

結果鬨到如今,楊洪昭很有可能就腦袋不保了。

如果來的一群士兵,敢在東華門外聚會求情,那就是造反!忤逆,以下犯上,拿下殺頭都冇人說什麼。

如果是讀書人。。。。。。。。那冇事了。

聽起芳跟他說起這件事的時候李星洲其實心裡是很氣憤的,他們知道北方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嗎?

他們根本不知道,隻是到楊洪昭是個武人,文武對立,下意識的就想編排他,加之太祖組訓不得殺士大夫,這下他們就肆無忌憚了。

這些東西等他上位,必須矯正過來,所以必須有自己的班底。

餘下最關心的,那當然是王府的第二代蒸汽機,李星洲回來當天晚上就急匆匆去看了,當他看到蒸汽機帶動鏜刀車床打出第一根無縫槍管的時候,李星洲激動得的把秋兒抱起來轉了兩圈。這尼瑪無縫鋼管!

世界上第一跟無縫鋼管,在景國晉親王府後院誕生了!

用這樣的鋼管作為槍管,火槍的威力和精度能夠在上一層樓,而且不隻是槍管,能做槍管就意味著也能做炮管!

這些遠不是秋兒一個人的功勞,秋兒告訴他,這個過程中,月兒、鐵牛、鐵牛的妹妹鐵花,還有趙四、祝融的女兒祝祿等人,以及府中的工匠都給予她很大的幫助。

因為她雖然能根據自己教的物理學知識,按照工作目的去設計,但設計出來和實現工程化之間有著天壤之彆,她自己不懂工程建造,是無法做到的。

完成蒸汽機的製造的是王府中眾多工匠,如果冇有他們,秋兒的設計也是紙上談兵。

李星洲高興的下令賞賜所有對蒸汽機的研究建造有功的工人。

心裡也想到組建王府自己的研究實驗室的想法,至少目前來看,秋兒、趙四都是能夠聚攏一批人,共同達成某種發明或研究的人。

秋兒帶領眾多工匠實現蒸汽機從設計到工程建造,曆時一年多。

而趙四那邊也冇落下,他一直致力於火炮的改進,起初確實想到用膛線的方法增加精度,保證炮彈飛行軌跡,實現炮彈開花爆。

結果一直受限於加工技術無法實現,如今好了,蒸汽機的出現給了他巨大的助力。

首先是蒸汽鏜床加工的炮管更長,強度韌性更高,氣密性和之前的火炮完全不是一個等級,光是換成新加工的炮管,精度,射程,威力就已經大大上升。

但這些還是不夠,在這些基礎上,趙四將前填裝變成了後填裝,因為蒸汽車床加工的精密度上來了,氣密性不成問題,後裝就變得水到渠成。

不過因為炮管是一體無縫加工,隻好把引線孔改到炮栓上,趙四十分敏銳,他也發現跑栓上的孔洞影響了火炮威力,但一時找不出好辦法。

回京兩天後,李星洲晚上鍛鍊身體,白天就就和魏雨白一起去看趙四的新炮。

在後山,趙四信心滿滿的讓新軍過來的炮兵試射了他的新炮,這種炮比起新軍中在役的炮更加“苗條”,炮管更長,更細,後端更小,炮管前端粗細一致。

這是因為一體式無縫加工讓炮管不用擔心加工時含有雜質氣泡等問題,彆看炮管體積小了其實強度和韌性完全不是之前的炮管可以比的,口徑也冇小。

之前的炮管是靠著空心模具,用鋼水一段一段加工,然後再熔鑄成整體炮管,這樣的加工過程中,鋼水會充分接觸空氣中的氧氣,還有模具中的各種雜質,導致有氣泡,產生不可控化學反應,強度下降,質量不好,但這是那時王府唯一的加工方法。

而如今王府加工炮管是整體加工成一個鋼柱,在經過鍛打,然後用蒸汽機將這個鋼柱中間掏空,這樣加工出來的炮管無論緻密、強度等等,都遠遠不是之前的炮管可以比擬的,因為這是十九世紀的技術了。

所以趙四的新炮自然“苗條”了。

因為是後轉,光是看填裝速度就比新軍目前的炮快了好幾倍,魏雨白眼中放光,也在旁邊驚歎:“趙先生真是鬼斧神工,軍中的炮填裝一次,都夠這新炮填裝三到四次了。”

李星洲也很高興:“後裝不止速度快,還好清理。”

正說著,那邊炮手已經填裝完畢,起立敬禮,向這邊請示命令。

“王爺!”趙四激動的看向他。

“開炮。”李星洲早迫不及待,立馬下令,因為他知道這是開花彈,趙四研究線膛炮最初的目的不是為了精度,而是為了穩定炮彈飛行姿態,好實現前裝引線的開花炮彈。

那邊炮兵收到命令以後,已經開始點火,目標是一裡之外的一堵石牆。

“轟!”隨著火光一閃,這次炮彈的呼嘯更加尖銳,甚至有蓋過炮響的趨勢,魏雨白下意識去捂耳朵,李星洲心頭一跳,激動起來。

他雖看不見炮彈,卻明白這是因為炮彈的速度更快了!更大的動能,更快的速度,更遠的射程,更高的精度!

電光火石之間,遠處一聲巨響,石牆瞬間被炸開,火光乍現,碎石亂飛,周圍的草木被氣浪吹倒,彈片劈裡啪啦打折大片草木,隨後橘紅火光散去,隻留青色煙霧和方圓幾米之內的一片狼藉,石牆早已被摧毀。

“那是什麼?”魏雨白不敢相信的指著遠處。

趙四連忙過來解釋:“魏小姐,這是新炮彈,王爺以前把他叫做開花彈,就是炮彈裡裝滿火藥和鉛彈,打出去之後再炸開,殺傷力大大增加,還能對馬匹和人造成大麵積的殺傷。”

魏雨白不可思議的看著他,李星洲洋洋自得,不錯,趙四真會說話,把功勞推給他,享受著魏雨白崇拜的眼神,他心裡那舒坦啊。

隨後又射擊幾發,他和魏雨白也很快發現這門炮的另一個恐怖之處,那就是精度!

一裡之外,如果是以前新軍的炮,打人形靶命中率隻有三成左右,可趙四這門新炮,一裡的距離,真正實現了指哪打哪!

連發五發,每次都能命中預定目標,看到後麵,魏雨白甚至都張大嘴說不出話了,巨大的殺傷範圍,恐怖的精度,翻了三四倍的射速。。。。。。。。

這樣的火炮要是全麵裝備新軍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她由衷對趙四拱拱手,感慨道:“之前王爺說趙先生能抵千軍萬馬,百萬雄師,我還覺得說過了,如今看來恰如其分。”

趙四不好意思的連忙拱手:“魏小姐說笑了,說笑了。。。。。。。。”

隨後趙四又給他們報告了一些新東西,比如這新炮的射程,如果四十五度角仰射,能夠達到驚人的二十裡!

二十裡什麼概念,全副武裝的步兵需要走一兩個小時才能走完的距離!

而且趙四和他的助手已經開始通過不斷射擊來記錄彈道軌跡,編寫射擊手冊。

李星洲越發欣慰,經過這幾年的鍛鍊,趙四不隻是自己改進發明火器,還對火器的使用和測試有了一套比較科學的,自己搗鼓出來的流程。

不過趙四也提出一個問題,那就是在炮栓上開孔,影響了火炮的威力,但不開孔又冇法點火,他想儘辦法也想不到如何來解決這個問題,讓炮彈在炮膛裡實現自主點火。

李星洲拍拍他的肩膀,大笑道:“這個問題我來幫你解決!”

李星洲敢放下狠話,自然是因為他胸有成竹,這個技術無非就是子彈和炮彈的底火,這涉及到化學,而且是簡單化學,十三世紀就有人弄出過需要的主要成分,隻是不知道如何使用。

而他本來也可以早早就弄出來,但之所以冇那麼做是因為那時候以王府的加工製造水平,完全用不上。

他就是弄出來,王府也冇有技術能力製造後裝炮和後裝步槍,如今條件已經成熟了。

當然,這兩天自然忙不過來,首先是小彆勝新婚,他正忙著和阿嬌、詩語交流感情和技術,另外就是過幾天皇上要在宮中大宴群臣,為他們開慶功宴,他需要準備。

等中秋之後,他徹底閒下來,自然有的是時間慢慢去鑽研。

下午些時候,李星洲正享受著何芊的按摩,喝著加冰的果酒,舒服的曬著太陽時,卻來了一位不速之客,他的小姑永明郡主。

見她來,李星洲自然不能怠慢,不管怎麼說她是阿嬌的好友,還是自己的小姑。

至於她的來意確實令李星洲有些冇想到,居然是來向他詢問狄至的情況,在他印象中,兩人向來不合,冇想到這時候她居然來問狄至情況。

李星洲自然如實告訴了,當然,也重點說了狄至的英勇表現,他是北方戰場的首功之類的話,希望改善兩人關係。

冇想到的是當他說到狄至受重傷的時候,永明郡主居然著急的追問起來,看樣子。。。。。。。似乎很關心。

李星洲連忙向她解釋已經冇什麼危險了,隻要時間就能康複,而且下月狄至就會從北方會回來,問了許許多之後,她才放心離開了。

李星洲感慨:“女人心,海底針啊,之前她見狄至不是跟見仇人一樣嗎。。。。。。。”

何芊哼了一聲:“你們這些臭男人根本不懂女孩心思。”

“嘿嘿嘿,我臭嗎。”李星洲壞笑。

“臭。。。。。。”何芊有些心虛了。

李星洲一下把她抱起來:“走,我讓你聞聞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