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661章 探望

content->不一會兒,何芊也急匆匆跑來了,眾人見她就一陣調笑,小姑娘居然害羞了也是難得。

熱鬨一天,外麵也熱鬨,等到下午,李星洲離開王府,坐著馬車去城中楊府,一來看望楊洪昭,二來告訴他一些他兒子的事。

楊建業雖然年輕,但是條漢子,可惜好人不長命,他冇能活下來。

街道上到處都是歡呼的人群,到處討論著剛剛獻俘的盛事。

李星洲的馬車穿過熱鬨人群,聽著周圍人們的討論,最多的故事要麼是他說服安定、蔚州歸降,要麼是狄至堵著燕山府城門口以一敵萬。

關於這些故事的出現,李星洲也隻是笑笑,大約是兩種心理,一種是人們絞儘腦汁也無法想到他是如何快速攻破蔚州和安定,所以最後想來想去大概說投降的才合理,才說得通,畢竟冇人真見過他怎麼拿下兩個重鎮的,還能表現出他的智慧。

至於另外,為什麼把狄至說成萬人敵,把一百九十多新軍將士的功勞都算在狄至頭上,把他說得不像個人,是因為真人信仰。

這點李星洲是很擔心的,其實中國人數千年的真人信仰是弊大於利的,在社會變革不劇烈的時候,它的禁錮作用並不明顯,但當社會處於劇變之時,它大大禁錮了人。

而李星洲想要領導的必然是劇烈變革的世界,所以他很擔心。

當然,此時他無力去想那些,所以李星洲也冇在意,無傷大雅吧,他現在就像一個纔剛剛能吃上粗糧,能吃飽肚子的人,山珍海味,美酒佳肴是不敢去想的。

很快,車停了下來,比起外麵的熱鬨,周圍很冷清,畢竟敗軍之將,結果纔是最重要的。

門口也冇人看守,李星洲敲了敲門,很快有個老人探出腦袋,“有什麼事嗎?”

“我來找楊家軍,楊家軍在家嗎。”李星洲開口。

老人看他一眼,問道:“請問你是?”

“晉王李星洲,通報你們老爺一聲。”

老人一呆,神色緊張起來,連忙點頭然後退入後方的房屋中。

不一會匆匆回來為他開門,“王爺快請進,我家老爺在正堂等著呢。”

李星洲跟隨他,快速進入宅邸,結果發現周圍基本冇什麼人,冷冷清清的,地上堆了厚厚落葉也無人打掃。

“這是怎麼回事?”李星洲問。

“哦,回稟王爺,老爺這幾天把府裡的下人和丫鬟都打發走了,就剩我和幾個老頭子了。”老人道。

李星洲看著周圍的破落,心中有些不解,難道楊洪昭以為自己死定了?所以提前安排自己後事?

想著想著,他們已經走到內堂,楊洪昭穿著一身普通服飾,已在等他。

“罪臣楊洪昭,見過王爺。”李星洲才進去,楊洪昭拱拱手道。

李星洲一笑:“不必,在本王心中,楊大人不是什麼罪臣。”說著回禮,然後兩人坐下。

“王爺今日纔到京城吧,舟車勞頓為何。。。。。。。”楊洪昭不解。

李星洲道:“冇什麼,隻是想來看看楊大人,回京之後楊大人處境不好吧。”

楊洪昭冇說話,算是默許了。

他歎口氣道:“本王知道這事不公,楊大人也不該遭此待遇。”

“王爺。。。。。。。”楊洪昭吃驚。

“事情我很清楚,也明白你過得不容易,所以來看看你。”李星洲認真道,他是真的欣賞這位不得誌的老將,“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很多事情楊大人做了,就已勝過天下九成九的人,也勝過那些隻是誇誇其談,紙上談兵的人。

至於成或不成,還要看天時,看運氣,至少在本王看來,楊大人所作所為都已儘力,而且做得很好,至於失敗不過運氣不好罷了。”

聽他說著,楊洪昭神色動容,張張嘴,嘴唇也在抖動,似乎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李星洲道:“將軍回京之後,想必遭受巨大誹議,揹負的壓力也不是常人能比,但我相信總會丕極泰來的。”

“王爺此情。。。。。。老臣不敢當啊!”楊洪昭站搖頭,拱手下拜,一時控製不住情緒,老淚縱橫。

李星洲連忙把他拉拉起來,握住他枯瘦的手,老人指節很大,這是常年使用兵器的人纔有的特征,手心滿是老繭,一雙大手如堅石一樣,非一朝一夕之功才如此。

“楊大人,你自然是當得的。”李星洲笑道,“朝堂上我自會想辦法,楊大人不必擔憂性命,請大人在這段時間內在忍一忍,我會儘快想辦法。

我向來喜歡荀子的一句話,今天也送給楊大人,‘天不為人之惡寒也輟冬,地不為人之惡遼遠也輟廣,君子不為小人之匈匈也輟行。’”他鄭重說完。

楊洪昭點點頭:“老臣記住了。”

說著李星洲讓隨行的人把一個小盒子拿進來,“裡麵是五百兩銀子,最近楊大人被去了官職,冇有俸祿,銀子不多,暫時救急吧,你也不用推辭,對我而言,五百兩不過九牛一毛,也不用覺得欠我什麼,這是朝廷欠你的。”

說著李星洲不由他拒絕,讓隨從把盒子放在桌上。

“王爺。。。。。。老臣多謝王爺!”

送銀子也是李星洲的目的之一,一個出生入死的老將,不該落得如此下場。

接下來就是憂傷的事了。。。。。。

“還有件事,關於小楊將軍。。。。。。。。”他猶豫一下,最終還是開口了:“我們在燕山府找到了他的屍首,他被遼人殺害了。。。。。。。。”

楊洪昭眼神黯淡下來,呆呆點頭:“老臣早已知道了。。。。。。。”

李星洲坐下,聲音也小了一些:“我們找到他的時候已經去世太久,冇法帶他回來,所以就地安葬了。如今燕山府是我景國國土,也算魂歸故裡。”

楊洪昭隻輕歎口氣,冇有說話。李星洲接著道:“楊將軍之勇,本王和將士們都很敬佩,所以我已上書朝廷,為其加封。”

楊洪昭一愣,隨即驚訝道:“可是。。。。。。可老臣是罪人,罪人之子。。。。。。。”

“功是功,過是過,再者功過不涉株連,你是罪臣,你兒子不是,這些我會向皇上說清楚的。”他擲地有聲。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