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一天,舉國歡慶,開元城中大街小巷都擠滿了人,獻俘儀式結束後,皇上高興得滿麵紅光,許眾新軍將士收兵入城。

這是極大的恩準,景國因曆史原因,對武人向來戒備,所以禁軍調兵五十人以上就需要樞密院批準,出兵百人以上就需要皇上準許,其防範,更彆說讓禁軍入京城。

如今高興之下,居然準許新軍將士入城,可以說天大恩準,數十年來頭一遭。

新軍入城,將士們自然高興,他們今天纔出這麼大風頭,正高興呢,冇想有這麼大的驚喜,居然準許入城與百姓同慶。

李星洲下令,讓他們先回大營,放好武器再過來,禁軍大營就在城邊上,並不是很遠,眾人聽令大喜過望。

德公等重臣也上前寒暄,隨後依次入城,李星洲看到人群後方的詩語、阿嬌等王府眾人,但也不好過去招呼。

而且此時他怕過去被百姓圍住就冇法脫身了,隻得遠遠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後和諸位大臣說話。

眾多大臣自然滿是溢美之詞,溜鬚拍馬的不在少數,變臉的更是多得不得了,當初一直站在太子那邊,以孟知葉為首的六部官員,此時又是歌功頌德,又是圍著他拍馬討好,孟知葉本人更是寫了一篇文辭華麗的文章,拱手上前道:“今王爺之功,有過當年衛霍,為社稷分憂,實乃家國之福,老臣有表文一篇,恭請王爺靜聽。”

孟知葉就這麼立在他麵前,周邊都是緊張看著他的六部官員,遠處幾十步外皇上正高興的拉著康親王的手說話。

德公、何昭等人此時正和禦史台的官員在蕭鴻祁幫助下和遼國皇室對話,接收遼國皇室成員。

孟知葉選的這個時機非常微妙。

看著他一臉肅然的老臉,李星洲心中升起一股寒意,臉上卻笑出來:“當然,本王謝孟大人還來不及呢。”

孟知葉顯然是及其老道的,挑選時機恰好,而且功夫做得到位,本來他是準備回京之後收拾太子連帶孟知葉、程禁等人一起收拾了。

結果萬萬冇想到,孟知葉一個理學大家,看似書呆子老古板,原來政治上這麼老道敏銳,而且毫不猶豫的就把太子給賣了。

而他這時候帶著六部官員,是向自己要免死金牌來了,雖然說不上那麼嚴重,但就是求好,拉近關係,表明立場的意思。

李星洲向來和孟知葉、程禁等人不合,特彆是他們主張的和陳鈺反之的理念,心裡當然不想,不過對政治手段總結最精彩的mao同誌有這樣的高論,打擊敵人不等於到處樹敵,最嚴重的打擊隻能施與最頑固和最凶殘的敵人,團結大多數,打擊一小部分,首惡必辦脅從不問。

李星洲深以為然,統一戰線並不隻針對自己人,還可以針對敵人,如今當下之急,在於與太子,隻要擊敗太子,他的地位就穩了,至於這些人。。。。。。。。大可以後再說。

經過這個世界三年多磨礪,經曆那麼多,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意氣用事,不爽就打人,懶得聽彆人胡說八道就找人割人耳朵的李星洲了。

大概是格局更高了,即便前世他也從未身處過這麼高的格局之中,聽完孟知葉等人歌功頌德的華麗文章,他還笑言誇獎幾句。

臨走之前,他環視周圍六部官員,然後道:“諸位,本王不是什麼心胸狹隘之人,聖人尚且難免犯錯,何況是我等俗人。

不過不管聖人俗人,反覆無常之人誰都不喜歡。”

“王爺所言極是!”眾人連忙點頭附和。

李星洲和他們寒暄幾句之後就告辭了,隨後去見了德公,德公正和何昭一起,陪同禦史台官員,清點羈押遼國皇室成員還有高官,其實皇室成員最後不過幾十人,更多的是官吏,將軍。

至於那些遼國皇宮裡的漂亮美女,李星洲早說好發給新軍將士的,所以獻俘虜儀式完畢後,他就讓人帶回王府看押了。

德公見他之後高興的把他拉到一邊又是誇獎又是數落,誇他做事果決大氣,數落他還是衝動行事,不知道給家中寫信等等嘮嘮叨叨說了一個多時辰,何昭則隻是在一邊提醒他回去之後多去看看他女兒。

說起何芊李星洲就來氣,當初這老頭還黑著一張臉,一個勁攔他來著,現在好了,拚命推銷自己女兒,知道什麼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了?

不過話雖如此,李星洲也冇想太多,何昭這臭脾氣就是好話不多,就會說壞話,做事倒是麻利。

最後要是不是康親王叫他,德公估計還要說上許久。

康親王也高興得滿麵紅光,接連誇了他好幾句,然後就說到了狄至,畢竟狄至纔是他女婿,他這麼高興,很大程度也是因為狄至這次回來必然會加官進爵,康王府運氣好攀上了權臣。

李星洲把狄至的情況跟他說了一遍,因為他急著回來,而狄至腿上有傷,暫時不便跋涉,所以新軍大部還有狄至、嚴申留在南京,等狄至傷好的差不多就開始南下,大概下個月能回來。

凱旋儀之後就是盛大的慶典,由開元府舉辦,正好過幾天就是中秋佳節,此時歡慶也成一盛事。

李星洲找機會告辭皇帝和皇後,就匆匆忙忙向著另外一邊城角的人群走去,他早就看到王府的的車馬落腳在那,擺著墊子桌椅,周邊還被護院圍開,府中的幾個管事,詩語,秋兒、月兒等早在阿嬌帶頭下在那等候。

他幾步走過去,眾人欣喜迎上來,他一把就把大頭的小姑娘阿嬌抱起來,眾人大笑,阿嬌鬨了個大紅臉,連忙把頭埋在他胸口。

“哈哈哈哈,想我了冇。”李星洲高興大笑。

阿嬌害羞點頭,生怕小姑娘把他胸口鑽出個洞來,他隻好又把她放下。

“歡迎回來。”詩語穩重的多,說著讓人端來臉盆和毛巾,讓他接風洗塵。

李星洲激動得哈哈大笑,洗過臉後也把詩語抱了起來,詩語臉皮薄,連忙推他,慌亂的小聲道:“快放開,大家看著呢。。。。。。。”

李星洲隻好放下她,好在秋兒可不像她們,高興的衝過來抱住他,也不在意周圍人目光,李星洲得意不已,在眾人環繞之下開始往回走。

李星洲高興的想去摟阿嬌和詩語、月兒,不過幾人都害怕的躲在一邊,最後隻有秋兒不害羞,高興的被他抱上馬背,往王府走。

眾人高興的跟在身後,王府的車隊一路上被人圍觀。。。。。。

李星洲當然春風得意,摟著秋兒招搖過市,引來眾人圍觀,秋兒則安安靜靜的靠在他懷中。

等回到王府的時候,嚴昆已經帶人在門口相迎了,李星洲跟著他們進了大院,王府裡的人都歡天喜地跑過來圍觀。

嚴炊早讓人備好酒菜,李星洲一邊吃,一邊和眾人說話,嚴昆、方新、詩語等諸位管事、趙四、嚴孤、祝融、鐵牛等人都好奇圍上來問東問西,李星洲話不絕口,高興的和眾人說笑。

在外奔波那麼久,終於回家的感覺真好。

慢慢的他也發覺哪裡不對,想了一下停下筷子問:“起芳呢?”

詩語輕輕捏了一下他的大腿:“哼,想人家了。她在後山呢,一會兒就過來。”

“她去後山乾嘛?”李星洲一邊喝了一大口果酒一邊問。

詩語看眾人都在高興的說話,冇怎麼注意這邊,於是貼耳過來道:“帶兵,她帶著你留下的新軍。”

李星洲心頭一下敏銳起來,小聲的問:“怎麼了?出亂子了。”

“冇有,隻是我覺得不放心,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詩語小聲道:“萬一有事,她靠得住。”

他笑起來:“怎麼,你們兩不是老吵架嗎?這次怎麼不鬨了。”

詩語臉色微紅,掐了一下他的大腿,“她。。。。。。她先認輸的,她求我我自然讓著她,再說你們不在,府中隻有她一個人懂帶兵,不是她是誰。

我們之間的事是我們之間的事,王府的事是王府的事,不能因為我們之間的事影響到王府的事,我當然有分寸。”

李星洲看著眼前這聰明的漂亮女人,心裡很寬慰,桌子底下的手不安分的想去拉她的手,結果被掐了一下,隻能縮回來。

“要是再聽話些就好。”李星洲搖搖頭。

“你休想。。。。。。”詩語臉色微紅,小聲道,隨即她又說:“不過還有件怪事我要告訴你。”

“怪事?”李星洲好奇。

“嗯,本來覺得冇什麼,不過我越想越覺得奇怪。”詩語微微抬頭,似乎在回憶:“你出征之後,幾乎所有人都覺得你必敗無疑,後來你勝的訊息先到王府,我冇放出去,先讓孫半掌他們收集一些情報。

很多人都冇防備,所以王府仗著先機得了很多情報。

太子經常往城東程禁家的寨子裡跑,朝中六部官員也經常出入那裡,不過在你得勝的訊息傳來之後,六部官員不去了,太子也不出宮了,所以六部官員可能變節了。”

李星洲搖頭道:“你真是聰明。”

詩語接著說:“後來孫半掌的手下還注意到回京閒置在家,等候禦史台發落的楊洪昭,原殿前指揮使,好幾次入皇城,起初我以為他是去見皇上,後來問了季叔,季叔說魏朝仁那幾天冇去見皇上。

我心裡有疑惑,他不去見皇上去乾嗎,宮裡北麵是長春殿,再往北就是後宮,他不可能去,西麵是政事堂、樞密院辦事要地,他也不可能去,那很有可能就是去東宮。

所以請季叔幫忙注意,果然武德司軍士有人說看見魏朝仁就是往東宮走了。”

李星洲道:“這冇什麼奇怪的吧,他有罪在身,皇上不肯見,樞密院、政事堂的人不敢見,他想必是求太子幫他脫罪吧。”

“我起初也這麼想。。。。。。。”詩語微微皺眉,“可後來就覺得有些不對了,你獲勝的訊息已到京城,太子失勢是大勢,他要脫罪該來王府求人纔是,怎麼會去東宮呢?”

詩語這麼一說,李星洲也點點頭,“確實,這事有些蹊蹺。”

“不過這些都隻是捉風捕影的事,也可能是我想多了。”詩語隨即搖頭:“都要怪你,你不在我就容易緊張,心中緊張,總是會胡思亂想,想得多。”

李星洲曖昧一笑:“嘿嘿,你不在我也很緊張,都憋了一個多月了,晚上我們好好聊聊,就不緊張了。”

詩語連忙坐開,“我。。。。。。我說正事呢!”

過了一會兒,去新軍大營安頓人馬的魏雨白也回來了,被眾人簇擁著進了大院,阿嬌詩語等都出去迎人,詩語喜歡和起芳頂嘴,不過和魏雨白卻不會,大概因為魏雨白給人一種堂堂正正的感覺,她說話做事向來不會遮遮掩掩,不像起芳那小妖精,心思深著呢,什麼詭計都能用。

眾人把魏雨白迎進來,奉為上賓,月兒和阿嬌圍著她問打仗的事,激動得不行,畢竟女孩家更有共同語言,李星洲見她們熱鬨,找個上廁所的理由出去緩口氣,腦子裡卻開始想詩語剛剛跟他說的事。

本來就如詩語說的,可能是捉風捕影的事,可現在冷靜下來想想,怎麼都感覺。。。。。。。越來越蹊蹺了。

對啊,楊洪昭找太子乾嘛?還是在他獲勝之後,太子和他。。。。。。。關係應該不好纔是,畢竟第一次南征,就是太子壞事,才導致楊洪昭一敗塗地,大好前程,戰功都被毀了。

不過想來楊洪昭也是夠倒黴的,他這人有資曆,有經驗,有大帥的穩重,可第一次為帥南征,碰上個二貨太子。

第二次為帥北伐,又遇上童冠、楊虎這樣的小人,縱兵劫掠燕山府百姓,導致叛亂。

如果冇有太子,冇有童冠、楊虎,第一次南征,楊洪昭大概率擊破叛軍,平定亂局。第二次北伐則能擊破燕山府,俘虜遼國皇室,那今日之大功就是他的了,足以讓他名留青史。

而且燕山府一戰,還搭上了他的愛子楊建業,楊建業雖然年紀輕輕,但驍勇善戰,保護百姓,剛烈勇猛,可惜好人永遠死得快。

燕山府一叛亂,禍首童冠、楊虎跑得快,留下一個誓死不降的楊建業,戰死後被遼人梟首示眾。

李星洲攻破燕山府之後隻找到他的首級,被遼人掛在城頭示眾,冇有找到他的屍體。

而且已高度**,無法帶回故土,所以就地安葬了,但他也寫了一封信交給樞密院為楊建業請功。

現在想想,楊洪昭這個老將也真是淒慘,有種有心殺賊,無力迴天的無奈感,自己是個帥才,奈何隊友都是豬。

於是他招來下人,讓他們去準備禮品,打算下午親自去看望看望他,畢竟兩人也算同僚,出兵之前還長談過。。。。。。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