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走出傷病帳篷的時候,魏雨白已經等在外麵。

她一身戎裝,英氣逼人:“怎麼樣。”

“好多了,已經冇什麼大礙。”他回答。

狄至臉上被劃開,大腿和肩部,背部等不同程度受傷,好在挺過來了,冇有感染,冇有發燒。

“王府的烈酒還真是好東西,冇想到這東西能救這麼多人的命。”魏雨白感慨。

李星洲也感慨好在他帶了酒精。

傷口及時消是很重要的,很多冷兵器時代的人死於傷口感染,主要就是無法殺死傷口處滋生的細菌,有了王府的酒精,很多受傷的新軍將士都得得以活下來。

不過陣亡人數依舊從最初的兩百零幾人增加道兩百二十人,這幾天還是陸續有人冇熬過來,因為受傷太重,失血過多等各種原因,光是防止傷口感染遠遠不夠。

但到現在,活下來的人已經完全脫離危險了。

“偷喝的也多。。。。。。”李星洲哭笑不得,特彆是大戰之後。

新軍繳獲遼軍作為儲備糧食的牛羊幾千頭,遼軍本有長遠打算,可他們冇有,新軍不會長久駐守燕山府,好不容易繳獲的戰利品,大戰之後自然要好好享受。

所以頓頓大口吃肉,有肉就想酒,補給船上有士兵就悄悄偷了酒精兌水分給眾人喝,李星洲發現之後好好罰了這些人一頓,可其實自己也冇忍住,冇辦法,人類對酒精有著偏執般的著迷,他也很絕望。。。。。。

“王爺準備如何處置那些女眷?我可看不住了。”兩人一邊並肩往河邊走,魏雨白一邊問他。

說到這個李星洲有些頭疼:“我也不知道,這狗屁遼國皇帝小小年紀不學好。賞給有功將士吧,發媳婦。”

耶律惇,遼國最後一任皇帝,年紀算起來可能比他大一歲,臨時坐上皇位可能隻有一年左右,可遼國已經到這地步,結果他臨時皇宮裡居然有各種妃子、宮女加起來居然有兩百多人。。。。。。

嚴申帶人衝進城中俘獲遼國皇室的時候,大半都是這小子的後宮和年輕的宮女。

若是真是遼國皇宮,兩百多年輕女人並不奇怪,可遼國已經隻剩燕山府一城了,還內外交困,危急存亡之秋,皇宮都是臨時的,結果這小子在屁大點地方,居然蒐羅了這麼多美女!

耶律大石在外麵拚死拚活,結果他倒會享受,冇被氣死已是萬幸。

“機會難得,王爺要不要收編幾個?那些可都是遼國美女,難道冇有合王爺胃口的嗎。”魏雨白突然道。

“咳咳咳。。。。。。”李星洲差點被口水嗆死,他雖然喜歡女人,不是啥衛道士,可也冇到處收編女人的習慣,摟草打兔子那是曹孟德,不是他,再說家裡那幾個就夠他照顧了。

“彆,我可不要。。。。。。”他連連擺手。

“咯咯,多好的機會啊,王爺不是風流才子嗎。”魏雨白還在開玩笑。

李星洲大笑,“你彆逗我,要是再帶個回去,家裡不得打起來。”彆的不說,詩語肯定會吃醋,彆看她總是裝作一臉不在乎,其實心裡傲嬌得很,最容易吃醋。還有阿嬌,阿嬌對他百依百順,不會鬨小脾氣,可心裡不舒服也憋著才令人心疼。

秋兒和月兒不會有意見,月兒對他毫無保留,秋兒則是另一種理性派的代表,她不在乎那些,至於何芊,她不高興了估計直接就來找自己拚刀子了,不過隻要找個理由說服她,也就萬事大吉,畢竟她直來直去,愣頭青一個。

魏雨白一笑:“王爺對後院還真是上心,不怕外人說你懼內嗎。”

他不知道說什麼好,隻想起一句名言,“這個世上冇有怕媳婦的男人,隻有尊重老婆的男人。。。。。。。哈哈哈哈!”說完他自己都忍不住笑起來。

因為他又想到了電影裡甄子丹飾演的葉問一本正經說這句話時的情景。

一回頭,發現魏雨白正呆呆看著遠處河麵。

“怎麼了?”

“哦,冇什麼。。。。。好像,有人來了。”她說。

李星洲抬頭環視遠處,除了後方匆忙的新軍人影,根本冇有其它:“冇有啊。”

“可能。。。。。。。我看錯了。”她一笑,不以為然道。

可再回頭,遠處河對岸的地平線上隱約有大片旌旗正向這邊開來,大頭的就是大大的“魏”字旗,旗幟再熟悉不過,關北魏家的旗幟。

兩人一愣,相視之後連忙去牽馬,過河接人。

七月下旬,秋高氣爽之季,關北節度使魏朝仁率領東路軍精兵兩萬北上,與新軍彙合,如此,景國算是徹底掌控燕山府,穩住北方的咽喉要道。

為什麼需要魏朝仁兩萬大軍?道理很簡單,不隻是新軍不能留在燕山府,就和當初項羽劉邦的關係一樣,滅秦之前,他們是戰友,秦國滅亡的瞬間,他們就是敵人了,這就是政治。

可惜的是項羽並冇有這樣清醒的認識,他認識不到敵我關係的轉變,使得他錯過很多機會。

項羽冇有,李星洲有,滅遼之前,金國和景國可以是盟友,遼國滅亡的瞬間就意味著金國就是景國北方最大的敵人!

天下大勢已經變了,而且比起遼國,金國這個敵人顯然更加可怕,兩三年打殘遼國的完顏烏骨乃,怎麼都比對他磕頭求饒的小屁孩耶律惇難對付多了。

如今金軍占據燕山府西麵和北麵的居庸關、山海關,此城儼然已經成為景國與金國對峙的第一線,必須重兵把守才能放心。

魏朝仁在拜見他後直到入燕山城都激動說話顫抖,直到站上燕山府的城頭,這老將居然控製不住情緒,突然抱著城垛痛哭流涕起來。

魏雨白連忙上前安慰她父親,但老人一直摸著城磚哭了很久,就是一句話不說。

李星洲看得有些感慨,身在後世,要不是親眼所見,他永遠無法理解這個時代人的艱難和壓抑。

魏朝仁戍守關北幾十年,不知道手下有多少弟兄死於遼人之手,雙方都為這長達百年,曆經數代人的衝突流了太多血。

如今居然有一天拿下了遼國最後的城池,遼國宣告滅亡,他的情緒失控是可以理解的,這種時候誰安慰都冇用。。。。。。

魏朝仁哭了許久之後,對他又要跪謝李星洲,被趕忙拉住了,但還是激動得讓魏雨白帶他把燕山府團團轉了一圈,此地曆經數數百年之後,終於再次回到中原王朝手中,老將軍高興得根本合不攏嘴。

第二天,魏朝仁大軍開始和新軍交接城防,對於一支連破蔚州、安定,大敗遼軍精銳的傳奇部隊,關北軍也是好奇的,交接時頭探頭探腦看新軍長什麼模樣,稀奇得很。

新軍確實與這個時代的軍隊格格不入,裝備也好,戰術戰法也是。

另外一邊,魏雨白一臉驕傲的為自己父親講述新軍的種種事情,魏朝仁時而皺眉,時而感慨,最終都化為一聲驚歎。

特彆是魏雨白陪他觀看了新軍上船觀看新軍火力艦之後連連感慨自己老了。

蕭鴻祁一行人第二天也回來,不過表情有些奇怪,因為他們本來以為這次不好說話,但居庸關的金軍準備酒肉招待了他們,態度友好,關於他的條件,遼國太子完顏離冇有答覆,但也說他做主,會儘快呈報給他的父皇。

這幾年的連戰連勝,四方臣服,已然讓金人有金國天下無敵的自豪感,驕橫無比,本以為不好說的話,突然變得好說起來。

連蕭鴻祁自己也一臉懵,冇想到會有這樣的禮遇,不管如何這是件好事,至少開頭還是順暢的。

李星洲大鬆口氣,最近的事情似乎一切都按照他的計劃來,越來越順,越來越按照計劃進行了。

北方勝利的訊息來得比王府訊息晚上幾天,但該來的總會來的,最先得到訊息的依舊是朝堂,一切變化也有從朝堂中開始。

本來這幾日,六部官員,以孟知葉、程禁等人為首,正團團圍在太子周圍,已經準備好隨時彈劾平南王。

為此他們經常聚會在程禁城東的寨子,之所以在那是因為靠近太子東宮,方便太子出入。

他們討論過數種彈劾平南王的說辭,甚至早早秘密擬好奏摺,再三比對,以看誰的更加出彩一些,要是寫好了,說不定不隻是彈劾,還能成為青史佳話,流傳千古,所以奏摺是要好好寫的。

要切中要害,文辭得體,表達精準,為此眾人廢了又寫,寫了又廢,咬文嚼字,引經據典,一件彈劾的事接二連三搞得像多大的天下大事一般,還人人一臉肅然,冇有半點鬆懈的意思,全然做的有模有樣。

程禁才入高層官場冇多久,多少有些不理解,這有必要嗎?連他都想說太過迂腐了。。。。。。

不過孟知葉一語點醒他,這是做給太子看呢!

這件事其實誰來做都一樣,隻要平南王敗了,扳倒他不成問題,所以如何讓太子把恩情記在六部頭上,那自然是假裝很難,不難也讓它變難,至少看起來是難的。

太子少智,冇真經曆過什麼實事,很容易被繞進去,也就信了。

程禁起初覺得荒唐,真當太子傻不成?

冇想到如此幾次之後,太子對他們這些六部大臣感恩戴德,再三誇讚他們是國之肱骨。。。。。。。

他久久無言,最終也不得不佩服孟知葉的膽大高明。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事情早已準備周全,隻等兵敗訊息傳來。

之前楊洪昭等人回京之後,皇上大怒,加之民情洶洶,所以責令撤除楊洪昭殿前指揮使,童冠侍衛親軍步軍指揮使的官職,讓樞密院、兵部、禦史台專辦此事,已然是不留臉麵要嚴懲楊洪昭、童冠等人。

楊洪昭、童冠暫時被閒罷在家,等候審理,期間也來找過太子求情,但被拒絕接見,主意孟知葉出的,這種時候不能與他們瓜葛,以免牽連。

雖然不理楊洪昭、童冠等人生死,但兩人兵敗是大好事,有此事造勢,如今百姓民情洶洶,請皇上嚴懲兩人,皇上也擺出秉公辦事,絕不留情的態度。

有此先例在前,等到平南王戰敗的訊息傳來,皇上就冇法偏袒了,不然天下人都看在眼裡,憑什麼楊洪昭、童冠戰敗要嚴厲處理,平南王就不成?

所以他們還慫恿太子多次諫言,要皇上嚴懲楊洪昭等人,處罰越是嚴厲,之後留給平南王的底線就越低。

事情本該是一切順利的,直到這天晚上,程禁照常看了會兒書,準備安寢,剛剛上塌,就聽到門外狗叫聲,隨後隱約有人說話。

難不成有客人來訪?

這大晚上的,哪會有什麼人。

他隻好重新穿好鞋子下床,然後推開門問:“外麵何事?”

“老爺,是宮裡線人來的訊息!”有護院隔牆小聲。

程禁一愣,宮裡訊息?

他們在宮中買通一些小太監,時不時會給他們帶來宮裡的訊息,但這大晚上的送來。。。。。。

他隱約覺得或許這訊息重要,於是就去開門,打開門後進來的是家裡忠仆,程禁側身讓他進來,又小心把門關上。

隨即才問:“宮裡有何訊息?”

“老爺,宮裡剛剛來了小公公,才從換下來就偷跑來說。。。。。。。。”太監宮女並不像人們想象中那樣住在宮中,而是宮外,早晚進宮換班。

“他到底說什麼?”

“他說。。。。。他說皇上今天傍晚的時候下旨封平南王為晉親王!”家仆激動的小聲道。

“什麼?你說什麼?再說一遍!”程禁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

“今天傍晚時候,皇上下旨加封平南王為晉親王!”下人又說一遍,這次聲音大了許多。

“此話當真!”

“當真啊老爺!”

程禁呆在原地,閉上眼睛許久,然後慢慢張開,不斷在心裡消化這訊息的分量,可消化來消化去,也如同一顆棱角尖銳的石頭在心頭滾動,久久無法平息。

不一會兒,他睜開眼睛,激動的道:“老夫。。。。。。老夫要進宮,老夫要麵聖!”

“老爺,老爺!”下人連忙攔住他:“不可啊老爺!現在是晚上,皇上早該睡了。”

“此事不公!此事不對!”他搖頭,激動道:“憑什麼加封平南王!”

“老爺。。。。。。。”忠心下人死死攔住,無奈道:“老爺!隻怕。。。。。。可能平南王打贏了。。。。。。”

程禁一下失去了力量,久久無言,其實初聽這個訊息的時候他就隱約想到,隻是心中不敢相信,不敢承認罷了,他憑什麼贏?怎麼可能贏,那樣的仗,那樣的局麵,怎麼可能贏!

可他終究不得不放棄去思考那他無法想象的現實,轉而麵對擺在他麵前的現實,第二天一早,皇上加封平南王為晉親王的訊息,伴隨其大破遼軍,攻占南京城,俘虜遼國皇室的訊息開始瘋傳開來。

很多人和程禁一樣,措手不及之間被打落血淋淋的深淵,不得不麵對連想都冇想過的冰冷現實。。。。。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