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華貴的坤寧宮內,氣氛有些許奇怪,安靜一直繼續,兩人餓了半天,加上禦膳房的上好肉餅,吃得狼吞虎嚥,皇帝在前也顧不得了。

溫道離想提醒他們注意斯文,不過這裡是坤寧宮,皇上冇開口,他也不便開口。

“王爺讓我們把最後兩艘船橫在河麵,中間搭上木板,兩側搭上木頭,讓南岸的兄弟們也渡河。等天快黑的時候全過了河,占住南京城。”

“城裡冇遼軍?”溫道離問。

“有,不過不多,狄將軍他們拚死堵門,冇一個遼人進城,城裡那些遼國人膽小,早被怕了,一見我們投降了。”

“天全黑後嚴將軍帶我們點著火把,把遼國皇帝住的地方圍住,讓他們出來投降,否則就殺進去不留活口,結果衝出來幾十個穿鐵甲,帶著青色銅麵具的遼人,都不要命,也不怕死,還跟我們拚命。”

“遼國宿衛!”溫道離驚道,遼國宿衛是遼國皇帝親衛,最為精銳的部隊。

“結果如何?”

“他們根本不是我們對手。”士兵咧嘴笑道:“纔打一輪就全倒了,他們那破鐵甲怎麼可能頂得住我們打嘛。

然後嚴將軍帶著我們衝進去,裡麵的遼國小皇帝,還有皇後那些都被抓住了。”一人說話,另外一人還在往嘴裡塞肉餅,想必真是餓壞了。

他把抓遼國皇帝說得輕巧,隨意幾句就帶過,但在大殿裡的所有人聽來並不輕巧,甚至聽得目瞪口呆,真當抓個小貓小狗呢,衝進去就給捉住了?就這麼簡單!

“你們確定抓住遼國皇帝了!?”皇上身體微微前傾,捏著椅子扶手的手指微微顫抖,肅然開口問。溫道離摸了摸額頭冷汗,當著皇上的麵隻知道吃,這兩人真是心大。

“皇上,真抓住了!”

“對,我還親眼看到的。”

“確實親眼見的?”皇上身體又一次前傾,言語中帶著激動。溫道離更是捏緊手指,也緊緊盯著兩人,這事是他最想確認的。

因為它是那麼的夢幻而不真實,以至於哪怕寫在戰報上,也不似事實。

遼國啊,與景國相持上百年的北方強國,曆代先王收複燕雲之地的夙願,曆經那麼多努力,多少代人為此付出血淚,無數人客死他鄉,埋骨關外依舊無果,結果現在遼國皇帝居然被景軍抓住了!

這訊息如做夢一般,皇上又是激動,又怕有錯,所以才追問,連他也是,此情完全可以理解。

信使肯定的點點頭:“皇上,我們親眼見著的,嚴將軍把那小皇帝押著去見王爺的時候好多弟兄都去看熱鬨了,千百人都見著了。

那小皇帝被押到王爺麵前跪下的時候哭成淚人,害怕的見到王爺就跪,一直磕頭,說話也聽不懂,一點不像皇帝。”

“對,年紀輕輕的旁邊還跟著一大群皇妃,足足幾十個哩。”

皇上徹底激動起來,連連點頭:哈哈哈,“好,好啊!都是好樣的!”說著身體徹底靠在椅子上。

皇上身邊站著的福安公公也大喜,激動的道:“他當然不像,普天之下隻有皇上纔是真天子!

平南王真乃蓋世神將,勇不可當,有這樣的孫兒,是皇上之福,是社稷之福啊!”

“王爺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溫道離按下心中激動,好讓自己平靜些,說話不至於失態,但一開口,還是帶上顫音,這樣的大事,他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情緒。

信使道:“王爺已經派我們送信請南麵岐溝關的魏大人主力北上,方便接管燕山府。”

皇上聽後高興點頭:“好!以大局為重,不獨占功勞,有大將風範。”說完看向兩人:“你們也做得不錯,來人,各賞萬錢,下去好好休息吧。”

兩人一聽激動的跪下磕頭:“多謝皇上!多謝皇上!”

送走兩人,激動的氣氛還在坤寧宮內蔓延,一天經曆,令所有人久久不能平靜,哪怕周圍服侍的宮女太監。

溫道離同樣激動不已,張張嘴想為平南王說幾句好話,但話到嘴邊,又覺得無需多言,再多言語,於平南王所為也顯蒼白。

溫道離不是善戰之將,未單獨打過什麼大戰,但也算沙場老人。

之前塚道虞年事已高,樞密院每年管理的禁軍換防都是他親自主持,帶兵在邊關戍守過很多年,也正因為這些資曆,他慢慢到了樞密副使的位置。

大仗冇打過,可小仗卻不少,即便如此他寫想不明白平南王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如今大軍出發才一個月左右啊!

連破燕雲十六州中的重鎮蔚州、安定,然後又以幾千人打敗遼國數萬遼國精銳,攻破燕山府,擒拿遼國皇帝,這種事他連想也冇敢想過,可卻實實在在發生了。

他張張嘴,最終隻得輕歎感慨,平南王啊,莫非真如市井傳說那樣是神童轉世,天上神曲下凡不成。。。。。。

皇上向來不漏聲色的臉上,此時也毫不掩飾的都是喜色。他伸手,讓福安扶著自己站起來,在大殿中踱步,久久冇有說話。

等許久之後他再開口,似乎已下定某種決心:“福安。”

“在!”

“朕近日手腳不夠利索,你代朕寫手諭,傳翰林院的人,讓他們擬旨,擇吉日,加平南王為晉親王!”

這話一出,溫道離心頭一震,冇有做聲,身在朝中高層,他自然明白皇上下此旨的意味。

景國封王不易,親王更是,但若是晉親王,那更是另外一種意味了。

親王之中,封號都以春秋強國為尊,曆朝曆代如此,最為尊貴的封號就是晉、秦、齊、楚四個,而縱觀曆史,被封晉王者最終登基為帝者最多。

但無論如何,這四號親王無論哪一個,必顯聖心愛重,有欽定後繼人之意。何況是景國這樣一個直係後輩中冇有這四號親王的國家,皇上此舉,等於明著告訴天下人——平南王變晉親王之日,就是皇太孫李星洲上位之時。

太子早不得聖心,之前被接二連三禁足,甚至被榮罷出京。

到北方戰事起,需要太子穩定人心時才得以回京。而如今北方戰事也被平南王應該說晉親王乾脆利落結束,如此。。。。。。。

稍有腦子的人都知道太子再無任何資本穩坐高台,東宮必然是待不下去了。

這些事溫道離心裡清楚,卻不敢說出來,裝作什麼也冇發生,默不作聲站在一邊,心裡卻慶幸當初平南王管理樞密院時,他冇有任何為難,而是竭力配合。

大勢已成,他越來越捉摸不透平南王到底何許人也,一個十六七的年輕人,本事的天花板到底有多高?他不知道,但抬頭望去,令人高山仰止。。。。。。

景國要變天了,溫道離心中想到。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