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溫道離冇有一絲停留,當他一路到達坤寧宮時,守門的小太監說皇上不在宮中,去了禦花園。

他隻好又匆匆轉道,往另一處去。

等到禦花園外,他讓急忙太監通報,自己等候在外麵。

不一會兒,太監出來了,說皇上讓他進去。

這些日子以來,皇上自從上次病好之後,身體也大不如前,理朝政不如之前,往往數日不朝,身體也虛弱許多。

溫道離進去時候,發現皇上正被皇後扶著,在池邊餵魚,兩人神色親密,他一時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尷尬愣住一下。

這一緩,隱約聽到皇上說話。

“最近朕睡得越來越短,一大早天不亮就醒,要等上一兩個時辰才見太陽,再睡也睡不著。

還夢到星洲,想讓人去北方把他叫回來。。。。。。。

當初一時思慮不周,朕不該讓他北上。。。。。。”

“皇上不要想那麼多,兒孫自有兒孫福。。。。。。”

溫道離猶豫一會兒,前後不是,皇上身後的小太監聰明的小聲提醒,遠處亭子裡的皇上纔回頭看向她這邊,然後招招手讓他過去。

溫道離匆匆過去,一走進小亭,皇上不解的指了指他衣袖上的大片墨跡,不悅皺眉道:“這是怎麼回事?”

溫道離回神,連忙解釋:“哦,皇上恕罪,臣實在有大事著急稟報,所以一時疏忽麵聖冇有注意容儀。”

“大事?”皇上看他一眼,他連忙將樞密院剛剛收到的信報恭敬遞上。

皇上接過,慢慢看起來,可一看,沉默就蔓延許久。

皇上不說話,他也不敢說,書生言兵,崇尚奇謀,所以很多景國儒生都是崇尚說書中的諸葛奇謀這類的故事。

但現實是若過了岐溝關,一馬平川的京北平原,眾多的遼國騎兵,說什麼奇謀簡直天方夜譚,遼闊的平原,一眼看去十幾裡外都儘收眼底,遼國騎兵來去如風,謀什麼呢?頂多不過陣前的臨時機變和毅力比拚。

所以溫道離敬佩平南王的勇氣,卻從未想過這場戰能贏。

哪怕之前皇上問起,他知皇上心中牽掛,也隻敢說“或許如此”“那就可能贏”之類的話,從不敢開大口,以免落人口實。

在心底他從未覺得平南王能贏過,如果遼人殺過岐溝關,殺入太行山地界,河穀山梁縱橫,大軍行進翻山越嶺要走關口要道,那麼平南王靠著智計奇謀說不定還能有微弱取勝機會。

可在燕山府外的平原,那就是實打實的硬仗,除了硬拚,排兵佈陣正麵打,冇有其它辦法!

一萬多人的新軍,麵對連三萬據堅城而守,還有無定河為險要的精銳遼軍,完全無望。

所以當戰報送到樞密院案頭時,他膝蓋一軟,差點都給跪了。。。。。。

如果不是送信的兩個信使是樞密院關北房事的老人,他在北方就認識多年,說不定還會懷疑許久這是假訊息。

對於皇上的沉默,他就不奇怪了。

“此事是真!”許久後,皇上開口。

“千真萬確!”溫道離早有準備,他問兩個信使許久,就是為了這一刻,他做事向來滴水不漏。

“他們有冇有說細緻之處?”皇上匆匆問。

溫道離連忙回答:“臣問了一些,王爺和其副將狄至兵分兩路,王爺走西,一路破蔚州、安定直達南京城下。

狄至走東,率領船隊渡過渤海,順海河擊敗楊村遼軍伏兵,直殺到南京城下。”

“後麵呢?”皇上神色不漏,但話語快了許多,能聽出其中的激動:“這戰報上隻寫斬首萬餘,俘獲遼國皇室,遼兵四千餘,為何寫得如此草率!”

“皇上息怒,此乃樞密院關北房先行奏報,所以簡要,後麵肯定還有詳細奏報,想必下午些時候就能到。”

“你們樞密院,給朕好好守著,一刻也不能懈怠,一有訊息,立馬來回報朕!”皇上嚴肅道,聲音很高。

皇上冇什麼表情,可他話裡的激動和高興,溫道離卻聽得明明白白,在外臣麵前,皇上從來不漏聲色。

等他退出禦花園後,就聽到裡麵傳來皇上連綿的笑聲,還夾雜著咳嗽。

這事他不敢怠慢,回去後立即讓所有樞密院官吏打起精神,等候訊息,不出他所料的,到了下午,又來幾次書信,不過內容與之前相同。

隨後,終於來了他想要的,來的不是書信,而是南下的兩名新軍信使!

溫道離大喜,匆匆帶兩人麵聖,兩人也是一臉懵,又激動又害怕,並不是人人都能見到皇上的,大多數人一輩子也見不著。

“王爺在帶了兩百號人左右,用木板搭在船上過了河,就往南京城那邊殺過去,殺了好一會,滿地都是遼兵死人,遼兵終於散了,不敢再進城,一股腦的往西麵跑。。。。。。。”

兩個新軍信使是真真切切經曆了那些大戰的,溫道離要的就是這個,而不是他們帶來的刻板枯澀的文字報告。

起初兩人在坤寧宮見到皇上和皇後都很拘謹害怕,但慢慢皇上問起那些事,兩人說起來後就眉飛色舞,越說越激動,連旁邊的宮女太監也側目,慢慢靠過來。

皇上和皇後也聽得入神,不過即便在溫道離聽來,這些事也如天神鬼魅般不可思議,如果是說書先生口中說出得,他權當故事聽也覺得精彩至極,可偏偏這些事是真實發生的,兩個小卒可不敢在皇上麵前撒謊亂言。

正是因此,聽來更加令人咋舌,像是他們無法理解的現實。。。。。。。

“那狄至呢?”皇上突然問。

“我們殺到城下的時候,狄將軍他們被堵在門洞裡了。”

“怎麼個堵法?”旁邊的福安公公插嘴。

“這。。。。。。”士兵抬起手舉過頭頂比劃了一下,“大概這麼高的屍堆,把遼人堵住了,他們想殺進去就要爬過去,一時殺不進去,不過裡麵的弟兄也隻剩下五十多人,各個都帶傷,狄將軍也受了重傷,不過還是把遼人堵在外麵了,冇一個人放進去。”說到這他十分自豪,所有人卻都倒吸口涼氣。

“皇上,這些都是國之棟梁啊。”福安公公插嘴,皇上默默點頭。

“那潰軍呢?”

“王爺早就料到了,所以讓魏將軍帶著騎兵從上遊淺灘繞道,全給堵在河邊了,加上嚴將軍河上的炮艦,給打死一大片,剩下的早嚇破膽,都跪地投降。”小兵神色飛揚道。

“魏將軍?哪個魏將軍。。。。。。”溫道離一臉懵逼,事情越聽越驚歎不已,越聽越令他瞠目結舌。

“就是我們新軍馬軍教頭,是關北節度使的女兒,是個大人物。”

見他這麼說,眾人忍不住笑起來,他反應過來,尷尬道:“某。。。。。某是蠢人,天下再大的人物也冇有大過皇上的。”

“不礙事,你接著說,後來呢。”

兩人正要開口,肚子卻不爭氣的叫起來,氣氛一滯,溫道離見他們兩嘴笨,連忙道:“皇上恕罪,他們兩為送信奔波一天,想必已經餓壞了。”

皇上點點頭,麵無表情,“不錯,你們兩也算儘職儘責,福安,讓禦膳房給他們準備些吃的送來,你們在這等著,朕還有話要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