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快,關城門!”狄至下令。幾人連忙下馬,把厚重的大門從外麵關上,從這可以看到遠處岸邊的遼軍大營正在被王爺隔河用火炮和火槍輪番轟擊,很多留守的人已經向這邊逃來,至少也有幾百人。

“上馬,準備戰鬥!彆放他們回到城裡。”狄至一聲令下,帶領新軍騎兵上馬,一波衝鋒,抵近射擊,把向這邊逃來的潰兵打死大片,這些人早就被隔河的話火力打成驚弓之鳥,聽到槍炮聲就怕,這時被一波迎頭打擊,死傷大片,嚇得不要命的繼續沿河向西跑。

狄至冇有繼續追擊,帶人又回守南京城下,另外一邊,王爺大軍雖然隔著河把遼軍大營打得稀巴爛,守軍潰逃,可依舊無法飛過河來支援他們。

西麵潰敗的遍地潰軍,人頭攢動,黑壓壓一片已經向這邊衝來了。

狄至深吸口氣,看看身邊同樣在深呼吸的黑衫騎兵,笑道:“怕不怕?”

一個年輕的騎兵搖搖頭,看他樣子不過十**歲而已。

“我倒是很怕。”狄至到,語氣中顯然帶著緊張,“再怕也不能讓遼人進城,這些狗日的要是進城,我們日後攻城就會死很多兄弟。”他認真的說,說完看向眾人。

新軍比起所有軍隊最不同的,不隻是武器裝備,戰術戰法,最重要的就是王爺稱為“信任訓練”的東西。

是他們除去戰術訓練外最多的訓練,甚至與體能訓練同樣多,這些各種各樣的訓練,都是王爺教的,也是王爺要求必須執行的,狄至能清晰的感覺到,王爺是在教士兵們,在戰場上,你能信任的絕不是帥旗,而是身邊的戰友。

所以團隊的協同,戰友之情,是這支軍隊最不一樣的地方,狄至這話一出,士兵們臉上的恐懼幾乎儘去,變得更加堅毅起來。

“指揮使放心,除非他們從某屍體上踩過去,否則彆想進城。”有人答道。

“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不過我們新軍,至少殺十個才行!”

“哈哈哈。。。。。。”眾人大笑起來,豪邁笑聲中手也在微微發抖。

很快,大隊的潰軍已經向著他們這邊衝來了。

“準備!”狄至一聲令下,所有人停止笑聲,眼中滿是殺氣,深吸口氣看向前方。

“什麼戰陣戰術我也不用更你們說了,都是自家兄弟,心中自有默契,不多話說得冇錯,我們新軍殺十個纔夠本,可彆死早了。”狄至厲聲道:“殺!”

“殺!”

隨著齊聲怒吼,一百九十多名黑衣騎兵,衝向正往城門趕來的大片潰軍,一眼也看不到頭,他們不知道有多少,但可能是他們的數十倍。

高速行進中一輪手槍射擊之後,眾人紛紛抽出馬刀,一往無前衝入遼軍之中。

黑壓壓一片的遼軍瞬間被殺開一個大大的豁口,很多人抱頭鼠竄,四處奔走,狄至則帶人再次折返城下,重新填裝。

被打了措手不及的遼軍潰兵,有些人隻敢往西逃跑,可還有很多人在求生的本能驅使之下,蜂擁衝向城門,隻要衝進南京城,他們就能活命!

狄至等人在城門口一輪齊射,打倒衝在前麵的大片人,後麵的人猶豫了一下,又繼續往前衝,求生的本能驅使他們奮不顧身。。。。。。

已經來不及第二次填裝,狄至帶頭拔出馬刀,與一眼看不到頭的潰軍在城下展開慘烈的肉搏戰,西麵的槍聲越來越近,說明景軍追擊更加靠近,讓城下的潰軍越發拚命起來。

新軍黑衫騎兵在狄至帶領下悍勇無畏,可為求生的遼人也奮不顧身,甚至在戰場上丟了兵器的士兵這時候直接用牙抱著新軍騎兵的戰馬撕咬,吃痛的馬把主人摔下馬背,被十幾人活活壓死。

李星洲在開火的瞬間也在岸邊喊話,讓對岸的的戰俘和奴隸往河邊跑,趴在河邊不要動,有些人老是聽話,冇聽話的有些也被火力誤傷打死,可他顧不了那麼多。

狄至那邊開打,他們這邊也開始對著對岸的遼軍大營火力打擊,躲在岸邊木板後嘲諷的遼兵瞬間被打成篩子,根本不明白怎麼回事就死在新軍子彈下。

對岸守營的將領還算儘職儘責,組織過弓弩手準備反擊,可新軍隔岸一輪齊射之後,纔在岸邊列陣,準備反擊的弓弩手直接潰逃了。

新軍士兵早就憤怒不已,子彈炮彈不斷往對岸宣泄,岸邊的阻攔板被打成篩子,再遠處的遼軍大營也到處是彈孔。

射擊一直持續一個多時辰,對岸遼軍大營靠河的一麵已經成了篩子。

火槍手比起弓弩手最大的好處還有輕便性和火力持續性的優勢,弓弩手一般平均帶15到20支箭不等,而火器以明朝火銃手為例,每人帶50發鉛彈。

而新軍的頂配燧發槍顯然是超越明軍好幾代的,同時使用的也是趙四改進後的彈頭髮射藥一體式彈藥,填裝方便,發射前咬一下,直接塞進去就能打,不用倒火藥再塞子彈之類的繁瑣操作。

一體式彈藥就是燧發槍的火藥與彈頭用紙包在一起。

為防止火藥被雨淋濕或者沾水受潮,所以就用塗了豬油的紙來包裝。

裝填的時候,因為塗動物油的紙韌性會提高,難以用手撕開,所以咬一下讓後端火藥露出是最快的方法。

最後再將圓形的彈頭放進去,用通條擊打。通條是一種長的末端有凹口的鐵條,可以掛裝在槍側。用通條擊打後,子彈發生微小形變,就與槍膛緊密結合在一起了,就不會在槍膛裡滾動或者掉出來。

這種火藥彈藥一體式的油紙彈,每個新軍士兵開戰前標配八十發,放在側麵的皮質彈藥包裡,能持續射擊很久。

隔岸火力打擊之後,對岸遼軍潰不成軍,岸邊戰俘大部分也存活下來。

這時候,他也注意到西麵戰場狄至軍的勝利,遼軍主力正向西潰敗,而河中的艦隊還在追著遼軍不斷開火。

基本大局已定。。。。。。。

李星洲心裡激動,同時大鬆口氣,可就在這時候,他遠遠隔河看見狄至帶領一隊騎兵,正在往南京城下飛馳。

他皺眉,隨即一下明白過來狄至想要乾嘛!

他是想為後續戰鬥做準備,不讓遼軍潰軍入城!

因為一旦潰軍入城就會變成守軍,南京這種大城可不比蔚州、安定,城區太大,無法在入城前進行充分的火力準備,即便他們轟開城門,也將麵臨城內敵人的抵抗,到時就是短兵相接的巷戰,新軍火力優勢無法發揮。

李星洲心裡一急,急忙怕打眉雪,趕到岸邊大吼:“狄至!狗日你的你給我回來!這是命令!”

可惜槍炮轟鳴,距離太遠,他根本聽不到,李星洲心裡急得不行,因為遼軍打不過他們會潰逃,可不讓入城是要斷他們生路,有很多人會拚命的!

他不在乎以後的仗難不難打,但是狄至不能死,新軍好不容易有一個能獨當一麵的將領!

李星洲急忙叫來傳令兵,下令道:“快,去傳令,讓艦隊最前方的兩艘火力艦先不要打了,馬上趕來我這!越快越好!”

傳令兵不理解他的用意,但還是帶著令旗一路狂奔沿河向東岸跑去。

另外一邊,李星洲側麵到岸邊,令所有新軍停火,然後高聲向對岸的戰俘說了大體情況,然後拱手道:“狄至是我平南王的好兄弟,對岸的諸位好漢,若你們能幫為他解圍,本王保證日後必有重謝!”

對岸的戰俘們走到河邊,一個滿是絡腮鬍,聲音嘶啞的大漢光著上半身隔河道:“王爺,某這條命是你救的,今天就算死了也算還你人情。再說當初某冇跟著小楊將軍去死,心裡天天難過,夜夜做噩夢,都覺得對不起他,現在算是還願了!”

說著衝上岸邊,從遼軍屍體上撿起一把長刀,就衝著南京城下衝去,受他感染,幾百戰俘還有奴隸,紛紛衝上岸堤,拿過遼人屍體上的武器,砍死殘存在大營中的遼人,向南京城下殺去。

有這股力量,李星洲心中稍緩,但還是不放心。

過了二十幾分鐘左右,驍勇上將起瑞號和巾幗上將起芳號兩艘大船到達,李星洲連忙下令,兩艘大船並列河麵,兩側放下懸梯,兩船中間搭起木板,強行渡河!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