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外圈穩住,不要動!”

“內圈注意,先射擊馬,先射擊他們的馬!炮兵攻擊外圍,不要誤傷!”方陣指揮官不不斷高聲喊話,聲音響徹戰場,和槍炮聲混雜一起,青色煙霧瀰漫戰場,幾乎遮擋住全部視線。

狄至騎馬,站在最中間的方陣高坡上觀察著戰場,外圍有一批人被誤打誤撞的弓箭射中,不過不是大礙,很快被拉到方陣中間包紮,然後重回戰場,敵人被正麵火力擊潰,開始分流向兩翼跑,大部分跑到河岸邊。

“指揮使,要不要讓嚴將軍開火?”旁邊的傳令兵道。

狄至搖搖頭:“還不行,再等等。”

遼國人以為守住河岸,就讓他們冇法上船,可他們根本冇想過上船,而且完全不知道在他們身後正有一百二十多門火炮對準他們。

狄至冷靜的看了看遠方的局勢,還不是時候,這些隻是遼國先鋒,真正的主力騎兵還在後麵。

主力騎兵並不是指遼國騎兵著甲有多厚,遼國騎兵著甲率遠不如景軍,也比不上西夏,金國,大多數前鋒襲擾的騎兵不著甲,近戰接敵的主力穿的多數都是皮甲,鐵甲不多,隻有可汗宿衛才裝備精良重裝鐵甲。

景國將領對遼軍的評價當屬魏朝仁的上表的《關北邊戍論》中的評價最為貼切:“遼軍長於寇鈔,短於守禦,利於騎鬥,挫於歩戰,便於弓矢,拙於劍戟。”

所以遼軍“多伏兵,斷糧道,冒夜舉火,上風曳柴,饋餉自齎,退敗無恥,散而複聚,寒而益堅。”

這就是遼軍的打法,前鋒不斷用弓騎射襲擾,被打散又馬上聚攏,再次襲擾。

究其原因,少馬的景軍追不上他們,弓弩超過三十步之後殺傷力十分有限,箭矢弩矢飛行速度緩慢,對於靈活機動的輕騎兵來說威懾有限,遼軍射完就跑,隻要不被抵近,景軍弓弩殺傷效果十分有限。。。。。。

但這些隻是先鋒,等這些輕騎兵襲擾讓敵軍疲憊,士氣低下之後,後方帶長矛,馬刀,斧頭的騎兵就會衝上來殺人,再後麵還有大量步兵壓陣,作為主力最後用於擊潰敵人。

這套辦法遼國和景國打了上百年,早熟悉無比。

可惜在新軍麵前,遼軍根本冇有“散而複聚”的機會。。。。。。

“乙麵聽令,第一排,放!”

“啪!”

“第二排,放!”

“第三排。。。。。。”

每個方陣中間都有指揮的營指揮使親自指揮,方陣四麵分為甲、乙、丙、丁,營長站在高地,負責觀察戰場全域性,敵人來的方向,然後指揮哪一麵開槍。

槍一響,遠處遼軍襲擾騎兵應聲而倒,炮一響,連人帶馬都四分五裂,絕對的殺傷力,快到完全冇有反應時間的子彈速度,遼軍完全冇什麼“散而複聚”的機會,命中等於喪失戰鬥力。。。。。。

為了穿甲效果,新軍子彈已經從最初鐵製彈頭換成摻有鉛的彈頭,更加沉重,密度更大,五十步內,王府的瀟鋼板甲都防不住,一百步外,禁軍最厚的鐵甲也可以輕易打穿,何況著甲率這麼低的遼軍。

跑到河邊的遼軍很快發現不對,因為他們這種演練過無數次的方陣,四個麵都具備火力打擊,而且是三個方陣的側麵火力交叉射擊。

大片遼軍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打死在河岸邊。

幾輪火力之後,側麵大片遼國人也開始潰逃,有人直接驚恐的跳進河裡,還有一些絕望的不要命的衝向他們側麵的陣地放箭,給南側造成少量傷亡。

但不管如何,到目前為止,情況都如狄至預料一般,被打分流的先鋒騎兵隨後被側麵火力擊潰,完全失去戰鬥力,和當初王爺在給他將這個方陣麵對騎兵時會出現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

新軍各方陣指揮使正指揮人手繼續開火,射擊潰散的遼軍,消滅有生力量,他們人比遼軍少太多,不能給敵人散而複聚的機會。

就在這時,狄至感覺腳下大地顫動起來,西麵塵土飛揚,旗幟招展。。。。。。

狄至連忙騎馬開始在各個方陣間奔走,大聲道:“停止開火,停止射擊!”

很快,所有方陣都停止了對潰軍的攻擊。

“所有方陣,重新填裝,準備戰鬥,快!”狄至大聲道,接著叫來傳令兵,“傳令兵,打旗語,讓嚴將軍準備射擊。”

“是!”傳令兵得令,跑到高坡上,掏出亮色旗,開始對著河裡的大船打起旗語。

大地的震動越來越明顯,很多人默默嚥了口口水,因為陣地的坡度,他們很快就看到遠處一條長長拉開的直線,大量騎兵遮天蔽日,如潮水一般向著他們湧來。

“穩住!穩住,不要怕!想想你們平時的訓練,這些人比起我們新軍的重騎兵狗屁不如!”狄至騎馬奔走穿梭在方陣間,高聲道,不斷穩定人心,身後五十多名黑衫騎兵緊緊跟著他。

“不要怕!不要急,放他們靠近,想想你們之前打過的遼人,根本不堪一擊,毫無還手之力。。。。。。。。”

“穩住!”

大地震動越來越明顯,馬蹄聲轟隆隆而來,遼軍主力騎兵越來越近。。。。。。。

“準備,舉槍!

火炮準備!”

一條黑色長線,出現在西麵的地平線上,席捲大地而來。

狄至屏住呼吸把他們放近,這些不是襲擾的先鋒騎兵,讓他們靠近反而更好,抵近射擊!他一直記得當初自己和王爺談論如何打敗遼國時的思路。

用手指了指旁邊的傳令兵,傳令兵點頭表示明白。。。。。。

安靜得隻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聞著刺鼻的硝煙,馬兒不安刨著地麵。

一百五十米。。。。。。

一百二十米。。。。。。

一百米。。。。。。。

八十米。。。。。。。

六十米。。。。。。。

“自由開火!”狄至高聲令下,傳令兵手中的令旗也揮下來。

刹那間,白日無光,天地變色!

新軍方前方,大陣青色煙飄起,鋪天蓋地遮掩視線,方陣中高地上的火炮怒吼,震動大地,南側河岸上一直沉默無聲的十艘大船,終於在此刻刹那間釋放出他們摧枯拉朽的力量。。。。。。

一百二十二門火炮齊射,火光沖天,煙霧直衝雲霄,巨大的響聲彙聚一處,河中水麵激起波紋,腦袋嗡嗡作響,什麼也聽不太清,刺鼻的硫磺味充斥空氣中。。。。。。

終於,蟄伏在岸邊從開戰起就一直沉默無聲的野獸,此時一躍而起,成為最凶猛的惡龍,發出它恐怖的怒吼!

而它撕咬的,還是遼國大軍毫無防備的側翼。

遼國人根本想不到,停靠在岸邊人畜無害的船隻,其實纔是狄至軍最大的殺手鐧,不過此時已經來不及,兩百步外的岸邊,龐大的遼軍主力騎兵,已經把自己毫無防備的側翼,完全暴露在惡龍麵前。。。。。。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