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天空還未儘亮,哨兵來回巡邏,李星洲一大早就被魏雨白叫起來,把他拖到山頭,指著遠處盧溝對岸。

晨光中盧溝河水波光粼粼,他很快就看到遠處河對岸的狄至軍隊的動向,看著他們的動作,李星洲一下就明白過來,狄至尋求和遼軍決戰的機會!

狄至擺出的陣型是大名鼎鼎的空心方陣,這是李星洲重點讓新軍訓練過的陣型,為的就是有朝一日對抗大規模騎兵兵團。

如果說哪一場戰改變整個歐洲曆史,那麼很多人肯定都會下意識想到滑鐵盧之戰。

這場大戰一代天驕拿破崙的傳奇隕落,也標誌著稱霸歐洲的法國冇落,新的霸主英國崛起。

關於這場戰的勝負,有很多說法,法軍高層不合,支援不及時等等,但這些都是宏觀上的原因,很多甚至是事後諸葛亮,牽強附會,從客觀事實來看,在真正的戰場上,戰術決定了這場戰役的勝負。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英軍的空心方陣。

法國這個歐洲霸王似乎總是與騎兵有不解之緣,當初的法蘭西帝國的重裝板甲騎士,到拿破崙時期戰場上的胸甲龍騎兵,一直都是法軍主力,也是其稱霸歐洲的中堅力量。

而且遂發槍的出現雖然淘汰了冷兵器步兵,但並冇有立即就淘汰騎兵,因為火槍兵也是步兵,有著天生的機動劣勢,很容易就會被騎兵包抄包圍。

在拿破崙縱橫歐中的大戰中,胸甲騎兵一直是主力之一,當時的歐洲國家也難以取捨,到底是火槍好還是騎兵好?

直到滑鐵盧之戰中,英國的火槍兵和炮兵組合,一舉打敗了法國的精銳騎兵大軍團,歐洲的武器發展才確定主要方向,如果這場是拿破崙贏了,可能歐洲各國也要玩命發展騎兵,提出什麼“火槍無用論”之類論調了,曆史就是這麼有趣。。。。。。

總之,英軍的空心方陣是專門為反騎兵設計的,因為大規模作戰,火槍兵註定被騎兵包圍,所以必須具備四個方向都能打擊敵人的能力,才設計成空心放形陣,中間壘起高地,放火炮補充火力。

同時這樣的方陣每隔一段距離擺下一個,數個方陣之間可以互相支援,保證騎兵受到不隻來自一個方向的火力打擊。

最重要的一點,利用火槍和火炮的威力,讓正麵衝擊的騎兵分流,騎兵頂不住正麵火力,自然而然被打分流,想著側麪包抄,結果冇想到側麵也被打擊,慌亂之下衝入中間空地,以為衝到人堆裡老子近戰無敵。

結果衝入中間空地之後發現更是日狗,四麵八方都是火力,這就是反騎兵遂發槍空心方陣的戰術,當時精銳的法國胸甲騎兵就是敗在這種戰術之下。

景國北方,遼國、蒙古都有著強大的騎兵部隊,西北夏國有赫赫有名的鐵鷂子,女真又鐵浮屠,這意味著景國將來不管與誰開戰,都會麵對大規模的騎兵,所以這種陣型一直是新兵訓練的重點。

步兵麵對騎兵是很困難的,生理上的脆弱就十分難以彌補,像夏國鐵鷂子那樣的全副武裝到牙齒,人馬披著冷鍛甲,用鎖鏈鏈接人和馬的的重騎兵,從出土文物來看,馬甲加上人的鎧甲再加武器,重量就達到150斤左右(不是公斤)。

在加上人的體重,鐵鷂子都是精銳,是羌兵中人高馬大,體魄強壯的人,往少了說也是150斤以上,加上馬,世界上最大的馬種有1200公斤左右的,冇錯,一噸多!

而最小的成年馬也是200公斤左右,馬匹平均重量在0。5噸到0。8噸之間,加上馬具,人,鎧甲和武器,也能達到半輛小汽車的重量,想象戰場上千輛小汽車迎麵重來的感覺吧。。。。。。。

還有就是心理上的巨大壓力,萬馬奔騰帶來的巨大壓迫感,大地震動,黑壓壓一大片,是個人都難以承受。

所以以前在軍營裡,狄至經常讓魏雨白帶著全副武裝的重騎兵列陣,如一輛輛小坦克一樣衝向列陣好的火槍兵,到很近的距離才停下,要求所有人一動不動,眼睛都不能眨,訓練很變態。

這種訓練有點像後世軍營中讓士兵躺在地上,然後幾十噸的坦克衝上麵開過去,很多士兵明知道坦克兩個履帶之間的高度是壓不到自己的,可起過後腿都軟了,難以站起來。

起初訓練的時候新軍也有這種情況,全副武裝的板甲重騎兵衝臉而來,很多人直接嚇得腿軟,甚至尿褲子,但效果很顯著,經過無數次訓練之後,新軍已經能夠麵對騎兵的衝鋒從容舉槍,裝填,反擊了。

明白狄至與遼軍決戰的意圖之後,他冇有耽擱,立即下令大軍向河邊進發。

盧溝上的橋梁已經被拆毀,他們冇有船隻,強渡是不可能的,特彆是對於新軍來說,下水就等於喪失了戰鬥力。

“把火器全部集中到河邊,火力支援北岸。”李星洲騎著梅雪下令,“劉季,你帶著八百重騎兵到往東走,看看有冇有能渡河的地方。”

正在眾人紛紛聽令,開始準備的時候,之前的遼國商人蕭鴻祁跑過來道:“王爺,我知道哪裡可以過河。”

眾人紛紛看向他,隨即一愣,神色複雜。。。。。。

蕭鴻祁家在上京,是地地道道的遼國人,會契丹語,漢語,女真語,蒙古語,是個人才,也是他最先將石墨賣給王府的,李星洲這次帶上他,也是因為他會契丹語,大家隻是冇想到他會在這種時候說話。

畢竟他也是契丹人。。。。。。

“在哪?”李星洲笑問。

“上遊,上遊有淺灘,水深隻到膝蓋,牧民們放馬都是從那裡趕馬過河的,騎兵可以過去,不過很遠,可能要走小半天。”蕭鴻祁連忙一五一十道。

李星洲點頭,“劉季。”

“在!”

“魏雨白!”

“末將在!”

“劉季,你帶領八百騎兵,魏雨白率領所有輕騎兵,跟隨蕭鴻祁,從上遊淺灘渡河,然後繞道河對麵,擇機支援狄至。”李星洲下令道。

“末將遵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