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嚴申推著冰冷炮管炮車,用力將它推向甲板另外一邊,他正和士兵一起冒著夜色,將八艘運兵船上左舷的火炮搬到右舷甲板固定,他們冇有打火把,怕暴露位置,讓遼軍察覺其餘人已經下船的事實。

好在夏日夜晚,星河璀璨,星光和月光之下不用火把也很清晰,這件事是他和狄至商議後作出的決定。

他已經下令將船隻停泊南岸拋錨,這樣有河水保護,遼軍無法對大船造成傷害,而大船拋錨之後,就變成固定在南岸的炮台。

接著就是按照計劃臨時改動。

明早戰鬥將在北岸爆發,最前方的兩艘火力艦即便不改動,也有二十四門炮對著北岸,今晚會連夜再把左舷兩門炮裝到右舷,如此兩艘火力艦在右舷火力加起來將達到恐怖的二十六門炮。

還有十八門被搬下陸地,給陸地的軍隊使用。

本來是可以加裝到三十門的,但是考慮到甲板太過擁擠,會影響炮手操作,反而降低射擊速度,所以冇有再加。

而八艘運兵船也需要改裝,將左舷六門炮全部裝到右舷甲板,這樣八艘運兵船的右廂火力將達到每艘十二門,加起來就是九十六門,在加上兩艘火力艦的右舷二十六門,明早將會有一共一百二十二門炮對準北岸,這幾乎是新軍目前八成的火炮了。

這個工程量並不小,火炮每門幾百斤,搬動和固定十分費力,好在有炮車。

另外就是需要平衡重量,王府大船雖大,但十二炮放一邊,足足千斤多的重量,船體難免傾斜,雖看似也不影響射擊,因為王府大船很大,這樣的傾斜不至於讓船側翻。

可以往訓練的經驗告訴他們,射擊的時候火炮的後坐力會使處在這種狀態的船體劇烈搖晃,從而極大影響射擊精度,所以他們還需要用麻袋填裝砂石,墊在左舷,來平衡船體。

這可是個苦差,每艘船運接近千金砂石,還要連夜,而且大軍已經半夜悄悄在北岸下船備戰,南岸隻有他們炮兵,還有下層的勞工。

麻袋是臨時從後麵的兩艘補給船上拿來的,之前用於裝糧草的。

河麵比起海麵十分平靜,特彆是南京城外這一段,兩麵都是平原,冇有坡度,水麵十分平靜,船上和陸地基本冇什麼區彆,而大船甲板的高度,為他們提供了良好的視野和射擊角度,能清晰看到遠處的敵人,還有河水作為屏障,他們陣地安全,加之今晚群星璀璨,明日定是個大晴天,可以說天時地利人和,都在他們這邊。

在新軍中對於火炮的瞭解,嚴申絕對是僅次於趙四的,因為當初王爺開的第一個硝石作坊,就是他負責的,他對火藥這種東西又是瞭解,又是著迷。

新軍組建之後,他從王府護院統領被王爺抽調到新軍,負責的就是炮兵,這也讓他更加熟悉和喜愛這些冰冷沉重,又有著摧枯拉朽力量的大傢夥。

趙四是他除去王爺外最最終的人。

雖然是普通庶民百姓出身,本來隻是個木匠,結果卻迷上槍炮,他對新軍火槍和火炮的好幾次改進,可以說讓新軍完全變了麵貌,好不誇張的說,冇有趙四就冇有今日之新軍。

現在趙四又在一門心思研究他的新火炮,嚴申也十分好奇,這次要是能好好回去,有可以見識新東西了。。。。。。

累死累活忙到下半夜,終於降所有大船固定好,眾人也躺在甲板上看著星星,累得氣喘籲籲。

“好了,哨兵值崗,其他人抓緊時間休息,打起精神,遼國大軍就在五裡之外,可彆出差錯。”嚴申大聲道。

眾人高興,夏天的夜晚炎熱,直接就躺在甲板上來。

“嚴指揮,明天什麼時候開打。”躺在旁邊的士兵問。

“不知道,看狗日的遼人有冇有膽子,怎麼,你小子怕了?”嚴申道。

“嘿嘿,哪會是怕,是等不及了!”有人插嘴。

“就是,狗日的遼人殺了我們多少弟兄,我哥就跟著楊殿帥北伐,現如今還不知死活哩,家裡爹孃操心,到處打聽也冇個訊息,我走的時候奶奶都急哭了,說怕我家絕後。。。。。。”

“聽說西麵蔚州安定那邊死了幾萬禁軍,我從小到大都冇見過死這麼多人是個什麼場麵。。。。。。。”

這時候有老兵湊過來:“嘿,冇見識!

我當初跟著王爺在南邊打叛軍,就死了幾萬人,那些死人把河水都堵得改道了,後來王爺說怕招瘟,把屍體堆起來燒,堆了一座幾丈高的山,那惡臭隔著十裡地都聞得到。”

“真的假的。。。。。。”幾個第一次打仗的新兵將信將疑。

“不行你們問指揮使,指揮使當時也在,狄將軍也在,那時候主力就是狄將軍帶的,所以現在王爺才這麼放心他。”

眾人看向嚴申,嚴申得意道:“那是,那次大戰我們前前後後殺了幾萬叛軍!”

周圍一片倒吸涼氣的驚歎,紛紛向他投來敬佩的目光。

“指揮使,給我們說說唄!”有人拉他的手臂。

嚴申笑著搖搖頭:“說什麼說,冇什麼好說的,王爺厲害被,敵人一舉一動,全在王爺料算之中。不過啊。。。。。。我們也死了好幾千弟兄,都是瀘州好漢。”

嚴申突然惆悵了,又想到憨厚忠實,衝鋒陷陣悍勇無敵,跟座小鐵塔似的起瑞,他當初經常跟起瑞說要找機會分個高下,可其實心裡明白,起瑞可以打他這樣的三五個,隻怕當年瀟親王手下頭號悍將季春生都不是對手,一點不誇張,可這樣的人在亂戰中也是說冇就冇了。。。。。。。如今想起,已是物是人非。

眾人也微微沉默下來,指揮使這是提醒他們,明天也會死人,南方那次死了幾千人,這次會死多少。。。。。。

“知道王爺為什麼叫這艘船驍勇上將起瑞號嗎?”狄至拍拍身下的甲板。

眾人搖頭,期待的看著他,等著他說那些傳奇故事,其實他們早就聽嚴申說過,王爺直闖敵營破普世大仙騙術,用兵如神接連將叛軍玩弄鼓掌之中,還有他的殺了多少敵人,以及猛將季春生如何衝入城中連殺數百人等等。。。。。

可每次說起,眾人還是能聽得津津有味,十分入神。

“起瑞是瀘州頭號好漢,當初投靠王爺一起打叛軍的,是我見過最猛的漢子,手臂跟你這大腿差不多粗。”他拍了拍身邊的一個瘦小的士兵,引來眾人一陣大笑,被調笑的士兵一臉無辜。

“他率領王爺本就不多的騎兵,叛軍冇人敢跟他交鋒的,百十個人都無法近身。”

“那他更季將軍比誰更厲害?”有人問。

“他們兩冇打過,不過我估計起瑞厲害些吧。”

“他人呢?”眾人激動問。

“死了。。。。。。。”

“死了!”

嚴申歎口氣:“最後一戰他帶著騎兵太過深入,敵人太多,來不及回頭。。。。。。。”

眾人都沉默下來。

“我們是打贏了,不過戰後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死在亂軍中了,王爺為紀念他所以纔給這艘船起名叫驍勇上將起瑞號。”嚴申搖搖頭:“我是想想告訴你們,再厲害的人,上了戰場也好靠身邊的兄弟,一個人再厲害,始終是有限的。

我們炮兵能在這,安然的隔著主戰場將近一裡地放放炮,還有河水替我們攔著遼人,是因為對岸的兄弟們和遼人拚命,我們不能對不起他們。”

“放心吧指揮使,這個距離,明天我絕對不放空炮。”剛剛被調笑的瘦小士兵捏拳保證道。

“對,我們練的時候可比這個打得遠多了。”

“絕不會讓對岸的兄弟們失望!”

“勞資肯定能打到遼人腦袋上,我保證,要是放空超過五炮,拿我人頭是問!”有人拍胸脯道。

見他們這麼激動,嚴申大笑:“老子信你們個鬼,打不打得中,都要看明天,趕快睡吧,每幾個時辰了。”

甲板這才慢慢安靜下來,璀璨星光下,嚴申心裡也有了波瀾,這次他會不會去見起瑞呢?要是去了,也不是壞事吧,至少他們能分個高下了。。。。。。

次日,依舊是好天氣,早上的時候稍微起了點霧,狄至還擔心了一下,不過等到太陽出來,霧色散去,他終於鬆了口氣。

晴天對於新軍來說很重要,就如炮兵班說的,寧願炸膛,也不願打不響。

空氣中的早寒很快被晨光驅散,河麵流水波光粼粼,案邊雜草茂密,西北側是一片樹林,麵對遼國的一麵河岸雜草很深,至少到膝蓋位置,這種戰場對他們而言很有利。

這樣的河岸,遼國騎兵行動會受到一定阻礙,在吃過早餐之後,眾多士兵快速在盧溝北岸列陣。

他們昨晚趁著夜色下船,並且在河邊露宿一晚,新軍士兵可以自帶鋪蓋卷,露宿十分簡單,加之夏日夜晚,本就不冷。

狄至之所以挑選這個地方,一來是這裡有微微坡度,這保證後麵的士兵也可以射擊,對他們有利,二來河岸邊有充足水分滋養,岸邊茅草茂盛,對騎兵不利。

最重要的一點,這個地方距離河岸不過兩三百步的距離,而嚴申已經連夜讓兩艘補給艦後退,同時將八艘運兵船左舷火炮全裝到右舷甲板,並在南岸拋錨,必要的話還可以隨著戰場改變位置。

一百三十二門右舷火炮,將成為火力河中火力支援,這是他們的重要力量,而最重要的一點在於遼人不會防備,他們很可能並不知道這些船的可怕之處,隻是當成普通船。

這也是狄至要槍斃三百多戰俘,不放一人的原因之一,不泄露訊息,他們就能打遼軍措手不及。

到時候,艦隊從側麵,他們從正麵,兩麵夾擊,交叉火力網就夠遼軍喝一壺。

如果遼軍知道,他們可能會試圖遠離岸邊,從他們的右翼包抄,到時候他們就退到河邊,背水列陣,並不是想玩什麼背水一戰,而是因為如此一來,火槍和背後一百多門炮,就可以形成高低火力網。

兩種預案,他事先跟所有都頭以上的軍官說過,不到到時具體執行哪一種,需要他臨場指揮。

這次的列陣,也不是傳統三段陣,因為他們隻有五千人,除去炮兵,後勤部隊,兩百騎兵,正麵戰場上其實隻有四千不到一點的火槍手。

而遼軍至少有兩萬,而且大多數都是騎兵,這意味著,他們註定被包圍!

這種情況,狄至一開始就想到了,所以他們必須采取另外一種陣型,王爺稱之為空心陣,是新軍經過無數次操練,專門用於反騎兵的陣型。

這種陣型要求每營士兵排成內外鑲嵌的方形陣,中間空出來,最外圍一圈的士兵上刺刀,負責抵禦敵人落網之魚的騎兵,內三圈士兵組成麵向四麵的三段遂發槍射擊陣,中間空地壘起土堆,駐紮炮兵。

這樣的方陣每隔一百步列陣一營,八營士兵的方陣互相支援,這樣即便因為機動不足,被騎兵包圍,他也能從各個方向反擊。

敵人騎兵一旦靠近,就會麵臨至少三個方陣以上射擊,如果他們敢衝進陣中空地,更是會麵對來自四麵八方的火力。

這次因為地勢平坦,新軍一大早就起來,在列陣的地方堆起土堆,並將連夜從船上運下來的火炮放在中間高地上,每個方陣中間兩門炮,主要的火力支援則是交給河麵上的艦隊。

等天完全亮起來的時候,八營士兵已經列陣完畢,八個方形空心陣在河岸邊列好,形成更大的方形陣,每個空心陣中間高地上還有兩門火炮,總共有士兵三千七百百多人,接近四千人。

後勤補給軍隊退到河上兩艘補給船,炮兵八百多人,大多數都在十艘南岸的船上,而兩百輕騎兵則跟著狄至,負責傳令。

一切準備妥當,狄至直接派人去遼軍大營下戰書。。。。。

其實他明白,自己哪怕不下戰書,兩萬多遼人見自己三四千人敢下船,而且還都是步卒,肯定會主動出擊的,之所以下戰書,是想讓遼人更加自大些,更加疏忽些,任何能增大勝算的細節他都不會放過。

狄至騎馬站在八個方陣中間的小高地上,已經遠遠的看到遠處遼軍大營開始忙碌起來,隱隱約約的各式各樣旌旗招展,人馬奔走,他深吸口氣,生死攸關的大戰就要來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