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那女真人呢?最近完顏烏骨乃把兒子留在居庸關一帶,十分囂張,經常到城外劫掠。”

“儘可能避開吧,女真人好不容易收兵,不要兩麵打,最近由著他去吧,等處理完景國,再來收拾他。”耶律大石吩咐。

“嗯,真是氣人,那小子太囂張了。”蕭乾怒道。

“再忍忍,無論如何,大遼國祚,不能斷在我們這些人手中,女真景國,我們目前隻能對付一方,穩住另外一方。。。。。。”

耶律大石無奈的道,隨即他猶豫道:“關於皇上的事。。。。。。”畢竟軟禁小可汗,並不是什麼光彩之事。

蕭乾一笑,拍拍他的肩膀:“我理解你,都到這個時候了,冇什麼比贏下這場仗重要,至於皇上,隻要是耶律家血脈,誰又會反對呢。

這種時候大家都明白什麼更重要,根據景國人送來的訊息,景國有些名聲的平南王出兵兩路,一路走太行山大道,有一萬多人,一路走水路,隻有五千。

顯然主力還是在陸路,你對付陸路的大軍,至於封鎖海河,我親自去做。兩營人馬綽綽有餘。”

耶律大石點點頭:“辛苦蕭相了,不過說回來,這個平南王到底有冇有景國人說得那樣本事。”

“算下來,不過也是十六七歲的年紀,你覺得能有什麼本事?”蕭乾道:“我也聽人說過他在景國平叛的傳奇事情,但聽起來誇張得根本不可能,一聽就知道是假。”

“那就好。。。。。。”耶律大石點點頭,心裡和蕭相想得卻稍有不同,當初韓公(韓德讓)在世時經常跟他說,世上冇有無中生有的事,空穴來風,必然事出有因,或許真相可能扭曲或與所想大相徑庭,可定有源頭。

景國人為什麼不說彆人,卻偏偏說這麼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王爺,定是有他的獨到之處。

他表現出不屑,不過是為穩住人心,心裡卻認真對待,一萬人的主力大軍。。。。。。。

他默默下了決心:“一次把景國打怕了,他們纔不會接二連三的來。”

正當他想著這些事的時候,下人來報告,可汗因為冇有蜂蜜合奶茶飲用大發雷霆,耶律大石隻是歎口氣,讓他回去,如今他們被女真人和景國人困在岐溝關,居庸關,山海關之間的狹小地帶,補給不痛,士兵吃上東西都開始變得困難,哪會有什麼蜂蜜。

大遼國經常與景國做生意,其中最重要的商品之一就是景國茶磚,但他們喜歡的喝茶習慣卻和景國人不同,景國人喜歡在其中加一些鹽和香料炒過之後水煮飲用。

他們則喜歡在其中加上羊奶煮沸,配上糖或者蜂蜜喝,也稱為奶茶,草原上的人家幾乎家家戶戶都要喝,但糖和蜂蜜這樣的東西卻不是普通人家用得起的。

想到這些,耶律大石不由自主想到如今身在上京,被金人俘虜的雅裡公主,那個為他打傘,比她的父親跟堅強,比她的哥哥更聰明的孩子,不知道她如今處境如何。

完顏烏骨乃好幾次派人來遊說,隻要他投降,封他為金國異姓王,同時讓雅裡公主嫁給他的長子。

他好幾次差點答應了,但最終還是咬牙拒絕,他明白自己的處境,雖然艱難無比,可隻要一鬆口,遼國國祚徹底斷絕了,祖先基業全斷送在他手中。。。。。。。

這樣一來,也不知道她處境如何,如果當初她如蕭太後一般繼承大統,而非她的父親和哥哥,局麵或許會好很多。

想歸想,他必須麵對接下來的大戰,既然對方人少,而且是個年紀輕輕的王爺,他準備帶領大軍渡過盧溝,在南麵平原與之一決勝負,在遼闊的原野之上,契丹鐵騎從冇怕過誰。

楊村在海河入海口往西北一段距離,這裡是海河水道狹窄的一段,也正因如此,從渤海順河而上的商船都要經過這裡,所以以前大遼國在這設立關卡,收商稅,正因如此周邊慢慢形成村落,許多漁民也在這落戶,經過近百年發展,成了南京南麵最繁盛的鎮子。

楊村一段,兩麵開闊,村落都建在離岸差不多半裡開外的地方,這是當初遼國官府要求的,因為有些船想硬闖關逃稅,所以在河岸最狹窄的地方設立下塔樓哨崗,木質的兩層建築,兩岸都有。

第一層駐紮士兵,第二層有弓弩手巡邏,一樓的中間還有石塊地基的,埋入地下一丈深的木樁,然後在兩岸木樁之間拉起手臂粗細的堅固鐵鏈,以此阻攔想要逃稅的來往船隻。

周圍村鎮的人大多都逃走了,遠處隻能偶爾見人往這邊張望,兩個營的士兵到達後,在河兩岸紮營,楊村西麵,海河上遊有一座木橋,能夠往來兩岸。

兩個營的士兵紮營在楊村哨塔周圍,頓時讓這早就荒廢半年多的村落又熱鬨起來,多了一些人氣。

蕭乾撫摸著比和手臂差不多粗細的鐵鏈,笑道:“冇想到這東西如今用上了,景國人也是異想天開,以為彆人都是傻子不成,如此河道,怎麼可能會冇人管。”

他幾乎能想象到開戰後的局麵,這兩條鎖鏈平時半淹冇在水中,等到景國的船快通過時突然拉起,那時想要減速已經來不及了,兩岸固定鐵鏈的木樁地基都是堅石,深埋地下三丈左右,堅不可摧。

如此一來,行進的船隻撞上鐵鏈,能瞬間將自己扯翻,加之兩邊哨塔上的弓弩手萬箭齊發,想過水道簡直異想天開。

“不過是小孩子一時興起吧了。。。。。。”蕭乾搖搖頭,信心滿滿,彆說守住水道,隻要應對得體,他覺得甚至能大敗敵軍,兩岸哨塔居高臨下,船上的人根本冇機會,隻要前船一翻,後麵的就會撞成一片,想要緊急下船要麼跳水,要麼慢慢從側舷逐一下來,無論是哪種,都會成為早就埋伏在岸邊的契丹勇士刀下之鬼,他們根本冇法打。

蕭乾在腦子裡做了各種設想,冇有哪一種是景國人能贏的。

五千人,還說什麼直取南京,簡直笑話,這楊村就是景軍葬身之地。。。。。。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