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604章 王牌

content->給狄至準備的大寨是他花了兩萬兩買下的,帶著前後兩個院子,大小廂房二十一間,前院還有個小池塘,是朝中上代退下的門下給事中的寨子。

老人家六十多了,官至紫金光祿大夫,現在準備回明州老家養老,寨子空置也不好,阿嬌書香門第,又是宰相世家,認識的人多,第一時間聯絡上了,李星洲就買了過來啊。

這樣的大寨也不比公主府差多少了,而且從康王府學來的玻璃吹製技術,以後不知道會為王府賺多少錢,在這些錢麵前,兩萬兩不過是小數了,送狄至和永明郡主正合適。

狄至看後本來答應的又猶豫起來,因為這寨子大得超過他預期太多,他是平民家的孩子,哪怕如今官至正五品將軍,新軍副指揮使,也從冇住過什麼像樣的寨子。

武官俸祿本來就低,加上之前被三衙剋扣,他又喜歡和士兵混在一起吃喝玩樂,能省錢纔怪。

李星洲強按著讓他收下。

晚上,兩人到聽雨樓喝酒,正好遇見方新在聽雨樓,就把他也叫上了。

三人上了三樓,那陸遊的“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還掛在那,周邊又多了很多才子的大作,不最近都是些殺敵報國的詩詞,像是“報國無門空自怨,即是有策向誰吐”“心中願,平虜保民安國”之類的。

樓下也不傳來三五聲歎息:“這次隻怕真是天意了。。。。。”

“江閒軍也遭災,這可如何是好。”

“我當初早就說過,遼國打不得,你們偏偏不信,兵書上說圍師遺闕,窮寇勿迫,又說置之死地而後生,陷之亡地而後存,把遼國逼入絕境,他們當然會奮起反擊。。。。。。”

“對對對,一開始我也這麼說過,可惜冇人聽啊,這下好了,數萬將士的性命啊!”

“。。。。。。。”

樓下議論聲不停,屋外到了黃昏又細雨朦朧,不過看這架勢,雨停也很快了。

三人落座之後,酒菜很快就上來了,聽雨樓的菜品一直在改進,總是先人一步。

李星洲很隨意的給他們倒上酒,狄至早就習慣跟他相處的隨意方式,放倒方新冇適應,驚異的站起來,又見來人都奇怪看著他,又連忙坐下。

三人喝了一杯,李星洲夾了快鹵羊肉問道:“如今局勢,你們怎麼看?”

方新歎氣道:“王爺,在下才疏學淺,但我認為這一仗打與不打對景國都是壞結果,打的話大軍冇有增援,糧道已斷,贏麵很小。

不打則讓居庸關,山海關一帶的金人更加認為中原軟弱,覬覦之心與日俱增。而且如果有朝一日,金人真的的南下,冇有有燕山府難以固守啊。

好結果隻有一種,那就是打下燕山府,問題在於這是個贏麵很小的賭局,就要各人而言則傾向與賭一把。”

“為什麼?”

“因為就算不堵,最好的結果也無非保留大軍,以防患金人,可如果冇有燕山府,岐溝關,我們拿什麼防?燕山府如果落入金人手中,到時金人南下太行山東麵直到開元都是一馬平川,金人鐵騎縱橫馳騁的天下啊。”方新憂慮道。

李星洲點點頭,默默在心中權衡。

然後他轉頭看向狄至,“如果讓你現在帶新軍去打遼國,你敢打嗎?”

“敢!”狄至毫不猶豫點頭。

方新連忙道:“王爺,在下說的可以一搏是指北方駐紮在岐溝關附近的大軍,此時大雨導致道路中斷,到處都是洪澇塌方,大軍北上千難萬險,不過徒增傷亡耳。”

李星洲擺擺手:“我不是那個意思。”

說著他又看向狄至:“如果和遼軍騎兵作戰,你覺得新軍如何能夠戰勝敵人。”

他話音落下,方新就道:“自然是拉開距離,新軍火器勝在百步之外之外輕易取人性命,隻要控製好距離,就能打。”方新也是見識過新軍火器的,畢竟當初護送他們背上的就是新軍。

狄至聽了卻很認真的道:“王爺,遼人能騎善射,他們喜歡通過襲擾讓敵人疲憊,然後重裝騎兵再與之交鋒,擊潰陣型,如果與他們交鋒,我會讓輕騎兵保護兩翼,新軍的勝算在於火槍手正麵抵近射擊。”

李星洲大喜:“不錯!”

方新一臉不解,隨即又重複道:“王爺,就算狄副使說得對,依舊無法北上啊。”

“我說的北上可不是走陸路。”李星洲道:“順河入海,從渤海北上,走海河北上,直接到燕山府城下!這條路線一路北上冇有什麼天險可以阻礙,可以暢通無阻。”

“可遼人也該想到吧?”方新還是不放心。

“他們當然能想到,在海口往北,南京城西北的地方遼人設立大營,駐紮有五百多人的一個營封鎖河麵,但對新軍來說不算什麼。”李星洲自信的道,狄至也點點頭。

應該是對王府的大船來說不算什麼,王府大船雖然平時跑商,但側舷都是留有射擊視窗的,快速改裝之後,每麵最多能加十二門炮。

當然十二門太重,要運兵的話加六門最合適,把剩餘載重讓給士兵,但即便如此,十幾艘大船的火力也不是一個營五百多人的兵力能夠封鎖的。

“王爺,我們要出征了嗎?”狄至激動的站起來。

“很大概率,做好準備吧。”李星洲拍拍他的肩膀,又喝了一杯,“實話實說,這次不隻是為你,為景國,也是為我,如果你能打贏,那太子就再冇資格跟我叫板。”他直言道。

方新又是一驚,這種話哪是能對下屬說的,狄至麵色凝重,認真的回答:“王爺放心,隻要有機會,我肯定能贏。”

他點點頭,對於狄至,他放心得過。

李星洲說的這條路線,就是當年八國聯軍打入北京的路線,從渤海進入,靠著強大的海軍一路從天津直入北京,路上冇有天險,水域情況良好,四周都是平原,火炮射界也十分完美。

不得不說,八國聯軍雖然可惡,但他們選擇的路線專業又高效,把海軍的優勢完全發揮出來,平原提供的良好射界讓艦隊的火力支援發揮完美,陸軍直接深入腹地登陸也能打人措手不及。

而如今新軍的裝備,也快趕上十八世紀的水平了。

這就是他的王牌。

第二天正午之後,所有朝中重臣相聚午門,向著坤寧宮走去,大家見麵還是互相笑著打招呼,可大多皮笑肉不笑,暗流湧動。。。。。。氣氛緊張到極致,誰都知道皇上這是要做出選擇了,眼下局勢糜爛,皇上病倒不能再無人主持大局。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