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父皇,孩兒絕不會讓你失望!”完顏離激動道。

完顏烏骨乃點點頭,“你有這樣的雄心壯誌,朕也就放心了,不過你要記住,景軍確實連遼人都打不過,但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切不可驕橫大意。”

完顏離點點頭。

說了一會兒,完顏烏骨乃支開眾人,隨後,他招手留下劉旭。

待帳中眾人都走了,隻剩下他們兩,火光忽明忽暗,完顏烏骨乃才道:“這麼多年來委屈先生了。”

劉旭也坐下,“陛下言重了。”

“不,一點也不言重。”完顏烏骨乃虛脫的搖搖頭,多年來南征北戰的帶來的病痛已經摺磨他許久,夏天的大帳裡也要放置火盆,“又是我朕在想,你要是個女真人該多少,如此一來,他們就找不著各種莫須有的藉口排擠你;可恍惚間又明白過來,你要是女真人,怎麼可能助朕變革這天下,讓我大金煥然一新。就像你跟我說的,魚與熊掌不可得兼啊。”

劉旭道:“陛下不必想太多,當初若是冇有陛下,在下早死在饑荒之中,成為孤魂野鬼,是陛下救了我。”

“是啊,在你看來,你被我救是幸運,可在我看來,救你何其不是我之大幸。”完顏烏骨乃感慨:“世上之事,誰說得清呢,大概隻有佛祖知道所有因果輪迴吧。你我之間,並不是救命之恩那麼簡單,而是相互成全,或許我們前世有緣,所以今生才能與先生想見,若有來世,我完顏烏骨乃也願與先生再聚,共籌天下大事!”

“陛下。。。。。。”劉旭嘴唇顫抖,一時說不出話來。

“可我隻怕支撐不住了,身體羸弱,氣力儘失,這種感覺與日俱增,我隻怕是要去西方極樂世界了。”完顏烏骨乃歎氣,“我一走就先生放心不下來,我知道想害你的人很多,而且明裡暗裡都有,我在的時候,他們還不敢放肆,如果我一走,不知他們會做出什麼事來。。。。。。”

劉旭聽完,反而也平靜下來:“皇上,劉某比皇上年長,但也活得差不多了,儒者不說西方極樂,但言天命,即是天命,在下也能坦然麵對,陛下不必為我操心。”

烏骨乃點點頭,伸手去拉住他的手臂:“要是你也能去西方極樂淨土就好。”

劉旭冇說話,一個老人,一個虛弱的中年人,同時快要走到命運的儘頭。

李星洲騎著眉雪,準備去詠月閣接阿嬌,起芳和月兒,狄至也騎馬跟在身後,還跟著王府的幾輛馬車。

阿嬌邀請了一些才子才女在詠月閣辦一場小詩會,以吟誦最近景國武功為題,目的是教孩子們詩理,詞理。

李星洲覺得這樣的教學挺好的,所以也就同意了,阿嬌很高興,拉著他還有院子裡的人去。

可詩語忙不過來,秋兒在實驗第二代蒸汽機,隻有月兒陪她,隨後遇到休息的起芳,就把她也叫上了,而李星洲自己也忙不過來。

他在新軍裡教唱歌,冇錯,就是教唱歌,新軍的軍歌。

不隻是唱歌,他還要配上能踏步的節奏鼓點。因為軍歌至少有兩個作用,一個是增強軍隊凝聚力。還有一個就是用於指揮。

不錯,就是指揮。

在戰場上,用鼓點指揮進軍,讓士兵踩著鼓點前進,是遂發槍時代的基本做法,之所以會這麼做,是因為指揮不可能靠人一直吼,冇那麼大聲音,也不規整,而且紀律能增加戰鬥力。

所以李星洲不隻要教他們唱歌,還要給軍中的鼓手教會節拍,配合鼓點指揮軍隊前進,至於軍歌選擇,當然是最簡單易懂又氣勢恢宏的《精忠報國》。

狄至一邊走還在一邊跟他說關於新軍的事,有些人對軍事有著天生的敏銳,比如韓信,衛青,霍去病這樣的人,這些人不上戰場則已,一到戰場,靠著他血液裡流淌的戰爭天賦,瞬間就會如魚得水。

衛青,霍去病建立赫赫戰功的時候,都是十六歲,十八歲的人,很多人可能想都不敢想,漢朝那麼多老將軍,為什麼偏偏是兩個年紀輕輕的小子把匈奴打得落戶流水。

這就是對戰爭的敏銳,過人的天賦。

狄至顯然也是這樣的人,以前他隻是個小小都頭,可到新軍副指揮使後,他是第一個與眾人思路不同,提出新軍的騎兵全要輕騎兵的。

包括魏雨白,參林,嚴申等都認為,王府既然有能力打造刀槍不入的工具鋼全身板甲,就應該發揮這優勢,武裝大批重騎兵。

隻有狄至反對,他覺得新軍不需要重騎兵,需要的是輕騎兵,因為裝甲再厚,防護再好,重騎兵的作用是正麵衝擊壓製敵人。而這工作,交給火槍,火炮會更好,再加板甲重騎兵,根本就是功能重疊冗餘,不利於作戰。

新軍缺的是正麵戰場擊潰敵人後的追擊和消滅敵人有生力量的能力,所以需要輕騎兵。

當時聽他說的時候,李星洲簡直驚呆了,顯然麵對遂發槍,火炮這樣的新事物,魏雨白,參林,嚴申等人的觀念還停留在過去冷兵器戰戰爭的拿種思維,而狄至已經完全理解了火器的優勢和劣勢,如何才能發揮火器優勢,他的觀念和其他人完全不是一個概唸了。

所以李星洲很放心把新軍交給他來訓練。

一邊走狄至一邊向他彙報了最近新軍訓練的主要內容。

“王爺,屬下發現遂發槍,火炮和弓弩相比,除去威力更加巨大,射程更遠之外,必須考慮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騎兵和火槍兵,炮兵之間的配合。以前的軍隊並不需要太多考慮這個問題,因為弓弩威力有限,射程有限,可在槍炮麵前,如果冇有經過訓練和推演,就讓騎兵和槍炮配合,很容易出現誤傷。”

李星洲點點頭:“那你怎麼訓練?”

“新軍騎兵必須對槍炮射程,威力有個概念,所以我每天早上專門把騎兵都調去看火槍手和炮兵打靶,他們不熟悉槍炮威力射程,很可能會被自己人誤傷。

屬下讓他們聯合演練,槍炮正麵射擊,騎兵從安全的距離側麪包抄,不過。。。。。不過還是有幾次傷到自己人,還好不是什麼致命傷,起初騎兵總容易低估槍炮射程。”

李星洲拍拍他的肩膀,“冇事,受傷了王府會賠償,這樣的訓練是必須的。”

“你回去之後把你所想的,為什麼要這麼打,你認為的新軍優勢,還有你準備的新軍戰術,寫成報告,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交上來我看看。”他隨後又吩咐。

狄至瞭然道:“是!”

李星洲心裡則在想,真他娘是個人才,都開始研究起多兵種協同作戰了,這正是他希望新軍發展的趨勢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