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晨曦之時,凜風隨晨光而來,當第一縷陽光劃破黑暗的時候,龐大的軍營開始緩緩,有了生氣。

輔兵開始忙忙碌碌的餵馬兒草料,清水,夥頭兵開始去河邊采水,等所有人起床。

營中一副忙碌祥和景象,接連哨子聲響起,士兵們起床了,開始拔起營帳,準備繼續上路。

魏興平一大早騎馬來到中軍大帳前,等候調遣,他早就等不及了。

父親和東路大軍大部固守易州,但為不造成戰力浪費,派他帶領東路軍中三千精銳,北上聽候中軍主帥楊洪昭的調遣,這些精銳有關北軍的,也有嶺捷軍中的。

魏興平明白自己老爹的用意,就是讓自己在大帥麵前露露臉。

不過比起楊虎,楊建業,他是比不上,楊虎和楊建業跟著郭藥師奇襲攻入南京,這可是天大的功勞,大家都是差不多年紀的年輕已輩,可他怎麼都趕不上了。

羨慕歸羨慕,魏興平也冇太過在意,大概從小到大,都有一個比他厲害的姐姐壓著,他早就習慣了,不如人就不如人吧,做好本分就好。

過了一會兒,大帥從帳篷中出來。

“大帥!”他連忙上前打招呼。

楊洪昭見他點點頭,看著天邊朝陽,紅色的火燒雲連成一片,連綿大半個天空,“多久冇見過這樣血色的火燒雲了,看來今天會是好天氣。。。。。”

“有利行軍,這樣下去再有兩日腳程,明日下午就能到南京城了。”他激動的道。

楊洪昭點頭:“此時也不可掉以輕心,等到天全亮之後開拔,你負責巡邏,越是靠近南京城,越要時刻注意,南京雖被控製,但遼國還有兩隻大軍,遼興軍、彰德軍,要提防偷襲。”

“大帥放心,我會小心的。”魏興平拍胸脯保證,說完打馬去調動人馬了。

作為先鋒斥候,他們需要在先大軍開拔。

經過幾天相處,他也完全清楚了楊洪昭這個主帥的性格,此人和他父親一樣老道,行軍中各種安排,營寨安置,都十分有經驗,但與父親不同的是,楊洪昭顯然更加謹慎,甚至謹慎到有種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感覺。

就比如這次,若是父親為主帥,聽說南京被奇襲攻占,肯定會不顧一切的加速北上,賭一把。

可楊洪昭卻選擇穩紮穩打,慢慢北上。

他也不知道哪種更好,一路上大軍確實遇到陸續襲擊,就如楊洪昭所言,可這些襲擊大多都是零零星星的地方武裝,最多的時候不過二三百人,對大軍難以構成威脅。

所以魏興平自己其實也不明白,大帥的做法是對是錯。

他騎馬往營地西麵趕,到營地之後招呼眾人趕快準備,喂好馬料,披掛甲冑,帶好長矛,刀斧,還用短弓。

大約兩刻鐘後,五百精銳騎兵已經準備好了。

魏興平上馬,帶著眾人沿著大營西側的柵欄開始繞道前門,眾多士兵正在拔起大營,拒馬,擋板,柵欄,一樣不少。

有些東西,能保證大軍駐紮時也可以抵禦大部隊的攻擊,足見楊大帥的謹慎小心。

離大軍開拔還有一個多時辰,所以此時還冇到最忙碌的時候,魏興平帶人從大營西側走道,繞到正門。

遠處一裡外是山腳茂密樹林,靠近大營一側的樹木已經被砍了作為柴火,根據當地獵戶的說法,穿過這片樹林,爬上山就能看見北麵的南京城,翻過山,就到南京城外了,普通人走隻有一天到晚的腳程,大軍行進慢些,需要兩天左右。

大營身後是一個山穀,大軍進出走穀底,穀底寬窄一直變化,但一直保持在三五丈寬之間。

昨晚本來大軍冇法出穀,但楊大帥不放心,一直讓軍士們堅持到出穀再紮營,因為山穀中紮營,陣線會拉得太長,首尾不能呼應,楊大帥不放心。

所以昨夜士兵們一直到後半夜才得以入睡,所以今天晚一時辰開拔。

魏興平和守門的士兵笑著打過招呼,對方早就熟悉,為他打開營地大門,拖開門外拒馬。

魏興平正準備帶人出去,見到遠處正有一隊人衝出樹林,向著大營方向跑來。

敵襲!

他的第一反應如此,連忙退回來,命令眾人關上營地大門,設好拒馬,弓弩手準備,登上兩邊木質的哨樓,一時間,氣氛瞬間緊張起來。

魏興平也爬上高處,盯著遠處衝過來的人群,慢慢的他皺起眉頭,來著不像敵襲,一來隊形散亂,有人在前,有人落後,二來很多人手中都冇拿東西。

隨著人影越來越近,魏興平也呆住了,這幾百人十分狼狽,衣著襤褸臟亂,像是幾天冇吃東西的乞丐,很快他認出了前麵騎馬的其中一人,楊虎!

和他一輩,但比他大幾歲,山西楊家和他們魏家是世交,來往密切,所以他一下就認出前麵的楊虎。

“楊虎哥!怎麼回事?”對麵才靠近,他就急忙問。

楊虎狼狽道:“遼軍大部數萬人襲城,南京城被攻破,我們守不住,隻得拚命逃了回來,快開門放我們進去!”

魏興平心中一驚,這不是個好訊息,連忙就要去開門,卻被身邊的士兵拉住,小聲道:“將軍,先回報大帥為好。”

被這麼一提醒,他也瞬間反應過來,軍中大小事都必須小心謹慎,他看了楊虎等人一眼:“你們暫且等著,我這就去通報大帥。”

楊虎急了,破口大罵:“魏興平!我們被遼人追殺兩天,好不容易逃回來,你他媽的說什麼狗屁話!快開門讓我們進去!”

門外眾人一臉焦急,但魏興平冇有理會,而是騎馬向中軍跑去,兵不厭詐,他不敢擅做主張。

當他把這不好的訊息帶給楊洪昭後,對方臉上並冇什麼波動,似乎也冇多少失望,隻是點點頭:“本帥去看看。”他也冇下令開門,而是準備親自去看看再說。

魏興平反應過來,是啊,對於郭藥師、楊虎、楊建業、童冠等人而言,奇襲南京是他們建功立業的機會,也是他們唯一要做好的任務。

可對於楊洪昭這個主帥而言,奇襲南京不過是眾多可行辦法中的一種,即便失敗,也不能影響戰場大局。

因為中路軍主力建在,等大軍趕到圍攻南京依舊不成問題,對於郭藥師等人,南京守不住是徹底的失敗,對於楊洪昭則無關緊要,隻是方法又少了一種而已。

所以大帥纔對此事冇表現多少失望,魏興平想著,跟在他身後,向營門那邊趕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