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郭藥師側身用力一頂,他感覺到肩頭鑽心的疼痛,雖看不到,他知道矛尖刺穿了他的鐵甲,他咬牙死命往前頂,身邊張令徽等人趁機擠上前,用斧頭砍在前排遼兵身上。

其中一個握著矛的手臂被砍得隻連一點皮肉,慘叫得往後跑,還有兩個臉上和胸上中斧,遼兵隻著皮甲,對刀劍或許還有防禦作用,但在斧頭麵前不值一提。

後麵的遼兵趕緊手忙腳亂把他們脫出城洞,血流淌一地,在地上抹出長長血痕。

郭藥師忍著肩後鑽心的疼痛檢視兩邊,濕潤的液體順著手臂留下,右臂逐漸在鑽心疼痛中失去力氣,不受他控製,他把刀換到左手。

他們的情況也不好,第一排五個人隻有他一個還能站著,張令徽腿上被矛擦去一塊肉,血肉模糊,扶著他的肩膀已經站不穩,另外幾人渾身都是血窟窿,已躺在地上血水,積盈成小潭。

後麵的人連忙補上來,遼人撤出城門,讓眾人鬆口氣,但郭藥師知道,這是更壞的事,城洞裡冇他們的人,就可以用弓弩了。。。。。。

他急忙讓人把城洞裡的屍體拉過來,想壘起避箭,但屍體太重,還來不及拖過來,遼人已經調來十餘弓手,對著城洞放箭。

黑暗中箭帶風聲,他連忙蹲下,捂住頭,他身著鐵甲,不怕箭頭。

好幾支箭打在他鐵甲上,手臂和腳部傳來疼痛,肯定是中箭了,身邊傳來兄弟們的慘叫。。。。。

遼人也很急,草草的放了兩次箭就拚命往裡衝,他帶著眾人拚命殺退遼人又一波進攻。

這次遼人暫時退卻後,他們二十一人,隻整下四五個還站在城洞裡,人人掛彩,就是不讓遼人關門,血汙模糊視線,疼痛感已經麻痹,張令徽也倒在屍堆裡。

遼人稍微喘息,馬上就組織另一批手持長矛的遼兵謹慎進入城洞。

麵對密集的長矛,郭藥師幾乎絕望了。

突然,耳邊響起風聲,火光映襯下,迎麵過來的遼兵如割麥子一樣刷刷倒下。

“郭將軍!”他聽到身後有人大喊他的名字,微微回頭,後方是童冠還有楊虎帶領的人。。。。。。

他們手持強弩,刀盾,氣喘籲籲,終於跑過一裡地趕到了!衝入城洞的遼兵都是長矛兵,冇有盾牌,麵對突如其來的近距離強弩射擊,瞬間慘叫著倒下大片。

郭藥師鬆了口氣,再也支撐不住,倒在腳下的死人堆裡,這一倒,瞬間天昏地暗,他隱約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還有嘈雜的喊殺聲,可一切都越來越模糊,越來越遙遠。。。。。。。

再次醒來時候,他發現自己睡在床上,是臨時鋪在城頭的地鋪。

“將軍!”身邊的親兵見他醒來,激動的道。

“這是哪?”他問,身體微微一動,全身劇痛,幾乎難以動彈。

“南京城頭,將軍這裡是南京城頭!”親兵高興的道。

郭藥師神情恍惚,“我們贏了嗎?”

“贏了將軍!”親兵激動的說:“楊虎、童冠將軍進來後,一下就占住南門,後麵楊建業將軍的援軍也而近來了,站穩腳跟,還出其不意攻下東門。

現在楊虎將軍正帶人打北門,楊建業將軍攻西門,童將軍帶人包圍了遼國皇帝的皇宮。”

郭藥師欣慰點頭,他隱約能聽到城中各處傳來的喊殺聲:“有多少弟兄活下來?”

親兵欲言又止,臉上的笑也收住了,“除了將軍。。。。。還有三個。

本來一開始找到八個有氣的,大多都冇熬住,還冇來得及救,就冇氣了。有個兄弟熬住了,可他被遼人砍斷了肩骨,肺也劃破了,就。。。。。。就讓他解脫了。”

郭藥師愣了一會兒,輕微點點頭,不知是何種情緒。

“將軍身上也有十幾處傷,背上的幾處直接戳到骨頭,要不是鐵甲就冇命了,軍中醫官說恢複過來需要百十日,好在要害幾處都被鐵甲擋了,隻是皮肉傷。。。。。。”親兵心有餘悸的說。

“張令徽呢?”他問。

“張統帥也活下來,他被從死人堆裡找出來的時候還有氣,身上的傷不重,比將軍也輕多了,醫官說他可能是亂戰中被遼人打了頭,所以暈倒了。”

“冇死就好。”郭藥師道,心裡終於舒了口氣,像他這樣的降將,隻有如此,才能真正得景國信任,在新國家裡得一席之地。

慢慢的,他再次沉重閉上眼睛睡去。。。。。。。

激戰從當天夜裡,一直打到第二天下午,不隻是城頭,街巷也成了戰場。

到第二天下午的時候,景軍已經完全控製南京四個城門,每個城門留兩百多守軍,可以說景國已完全控製南京城!

隨後,景軍剩餘的幾百人堵住臨時皇宮的入口,包圍了遼國可汗耶律惇。

遼軍四散城中,就算是遼軍殘黨,也不敢穿戴遼軍服飾,更不敢帶刀兵,城南抵抗已經基本瓦解。

不過因為耶律惇周圍有上百青獸麵甲皇衛,都是遼軍中精銳中的精銳,而且忠心耿耿,死守皇城,所以一時間也冇法攻進去。

但景軍根本不急,緊閉四處大門,等候大軍北上就可以。

訊息逐漸傳出,估計城外兩個大營的遼兵,已經完全亂了陣腳。

果然第二天兩個大營遼兵就集結幾千人,在遼國南門外叫囂要攻城,城頭守軍直接緊閉城門不應答,他們拿南京城這樣的堅城根本冇辦法,連續叫囂一天一夜後。

兩個大營的遼兵開始自行逃竄潰散了,身後是進不去的南京城,遼國大軍主力正在北上,很快就要到達城外,到時他們就會變成腹背受敵,很多人害怕了,開始順著榆河逃命。

這又險又奇的一招,成功了!

中軍大帳中,楊洪昭受到前方信報的時候高興壞了,大笑得合不攏嘴。

遼人隻怕根本冇想到,他們會用這樣出奇製勝的辦法,一下控製南京城。

如果要擺開陣勢,慢慢去打,南京這樣的重鎮堅城,隻要有一千守軍,外加城外兩個大營相互照應依托,最樂觀的估計也要打幾個月,甚至可能一年半載。

如今拿下,卻隻用兩天而已。

楊洪昭命令大軍迅速北上,與郭藥師他們彙合,可又突然想到,城外還有遼人兩個大營的軍隊,如果他們不死心以南京為誘餌,路上設伏攻擊倉促北上的中軍怎麼辦?

楊洪昭向來穩重謹慎,他帶兵一生都是如此,思來想去,最後下令讓大軍緩緩前進,穩紮穩打,不得冒進。

另外一邊,派人火速南下,八百裡加急,將控製南京城的大好訊息帶回京中,承報皇上。

“將軍,軍中糧草就快用儘了,吳正清那邊還是冇有訊息。。。。。”錢必一臉愁容,對楊文廣說。

楊文廣重重捶在麵前的桌上,大堂裡寂靜無聲,這裡是遼國蔚州州府所在,也是西路大軍指揮中樞所在,院子一人多高的夯土圍牆外,眾多舉著火把的軍士來來往往,火龍從遠處灰濛濛的山腳一直延綿過來。

西麵戰局就是以此為中樞,向外延伸的。

一路上,以楊家軍為主力的西路軍打了不少戰,大小加起來有二十來次,斬首超過千餘級,但根本冇打什麼決定性的大戰。

本有一次,那就是從蔚州東進,抄涿州後路,包圍常勝軍,必會成為一場決定戰局的大戰,可他們剛準備完全,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之時,常勝軍投降了。。。。。。

不過還有機會,遼國南京纔是此次大戰的最終目標,打不成涿州,那就打南京吧。

結果今日下午得到情報,中路軍前鋒用奇襲控製了南京城。。。。。。。

雖西路軍的楊虎在,但功勞還是中路軍的,從計謀到最為關鍵的郭藥師,都是中路軍的人。。。。。。

東路軍打了易州,中路軍破了南京,唯獨隻有他們西路軍,隻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戰果,與其他兩路相比,根本不夠看。

屋漏偏逢連夜雨,偏偏這時,大軍糧草也不夠了。。。。。。。

成都府路轉運使吳正清因記恨楊文廣冇有接受他的要求,把他兒子掛名在軍中,以各種理由拖遝怠慢糧草運輸,直到今天,已經開打一個多月,西路軍依舊冇有得到一粒蜀中的糧食。。。。。。

大軍糧食來自河東路,還有太原府,已經支撐不住,這麼下去隻有要麼退兵,要麼。。。。。。說好聽點叫向蔚州百姓征收糧草,說難聽點叫搶掠蔚州百姓。。。。。。。

“將軍,早日決斷吧。”錢必又道。

楊文廣沉默好一會兒,不斷踱步,燭火下他的影子忽明忽暗,飄忽不定。

“戰還冇打完。。。。。。。”大約一刻鐘後,他終於無奈歎氣,悠悠的說。

錢必張張嘴,他明白楊將軍的意思了,但也冇有阻止:“蔚州大多是契丹人人,可漢人也不少,到時候。。。。。。怎麼辦。”

“先找遼人要吧,至少這樣說得過去,能少得罪,就少得罪。。。。。。”楊文廣捂著額頭:“隻要一個月,再有一個月的糧草,就能肅清所有抵抗殘黨,中路軍也能完全掌握南京。”

“大仗雖冇我們什麼分了,但分內之事,不可瀆職。”

錢必點點頭:“一旦這樣,隻怕會民情洶洶。。。。。。”

“那也要頂住,遼國可不止南京,還有彰德軍,遼興軍都在,我們一退,如果有人從南京西麵走蔚州,攻中軍側翼,會壞大事。”楊文廣嚴肅道。

錢必無奈,咬牙切齒道:“狗日的吳正清,等這次回去,讓他好看!”

楊文廣看了他一眼,知道自己這個老夥計也隻是說說而已,吳家蜀中第一大族,吳正清皇後的侄子,回去又能拿他如何,參本也隻會石沉大海而已。

四月中旬,王府迎來一個好訊息,第一個鏜刀頭被打磨出來的,做出來的是王府工匠鐵牛,畢竟比起其餘各地為賞金趕來的工匠,王府工匠開工更早。

秋兒的第一台蒸汽機也能用了,雖然壽命,功率等方麵依舊有許多缺陷,可口子已經開了。

接著是鏜床實驗,一個實心鐵管,牢牢固定在車床上,然後在蒸汽機一端加裝鏜孔刀鑽頭,然後利用蒸汽機帶動,打穿鐵管。

這種加工方式得到的槍管和炮管,質量將會有質的飛躍,可惜並冇有成功。

鏜到三分之一的時候孔洞就開始出現明顯偏移了,並不是車床固定不緊,而是初代蒸汽機不僅僅存在使用壽命斷,功率低的問題,震動和噪音還特彆大,會極大影響到加工精度,這種級彆的加工根本無法實現。

更好的槍炮,隻能寄希望與以後幾代的蒸汽機。

而第一代蒸汽機隻有一種作用,那就是鏜氣缸孔,這會讓氣缸的品質更上一層樓,從而實現更大功率,更長壽命的第二代蒸汽機製造。

而第一代,會在第二批次之後停產,也就說,第一代蒸汽機是應急用的,為的是以點破麵,最終隻會生產三台。

第一把鏜孔刀的出現,讓王府蒸汽動力開始步入2。0時代。

而院子裡研究許久的趙四,思來想去,想到的解決彈道穩定方法和前世的工匠們如出一轍,那就是鏜線!

聽說他的設想之後,王府好些工匠都呆了,因為如果用手工給炮彈拉膛線,將會是一項艱辛又漫長的工程,至少需要三個月到半年來為一門炮拉膛線,這簡直不可理喻。

半年,一王府的實力,造新炮都可以造二十門以上了,用來給一門炮管拉線!簡直開玩笑。。。。。。

結果更不可理喻的事出現了,平南王批準的趙四的計劃,不隻是給予資金支援,還準許他調用王府裡的工匠,所有人驚掉下巴。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王府的技術日新月異,不斷摸索進步的同時,三月下旬,一個政治大大驚喜從北方傳來。

降將郭藥師用奇兵,幫助景國先鋒,短短兩日之內控製了南京城!

如果說之前陸陸續續的北方勝利是鼓舞,這可是真真正正的驚喜!

遼國南京重鎮啊,本來以為會打個一年半載,結果現在兩天之內就被控製了,南京一下,在無人可以阻擋景國收複舊土失地了!

郭藥師帶二十勇士詐開城門,然後死戰不退,控製城門直到景軍大部攻入,最終二十一人,隻活下四人,如此壯烈的故事也讓很多人將郭藥師奉為景國英雄。

皇帝聽說此事後,大悅,當時就封其為忠武將軍。。。。。。

李星洲得到訊息之後也很高興,但高興歸高興,如今身為同知樞密院事的他頭腦還是清醒的,景軍雖控製南京城,已有九成把握,但還不能掉以輕心。

因為前鋒入城的不過一千多人,要等中軍大軍趕到,徹底控製南京才能完全放心下來。

景軍先鋒雖然占據四門,但已經冇法分出人手來徹底解決臨時皇宮裡的遼國可汗,隻有抓到或者殺了他,事情才塵埃落定。。。。。。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