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那就是景國前鋒,看起來確實威風氣派。”站在山頭,完顏烏骨乃看著下方山腳下,景國先鋒大帳在盧溝畔密集林立,華美整齊。

長子完顏亮站在他身邊:“父皇,我和劉先生說了很多,在大同的時候我們也遇到了景國的西路軍。”

“楊文廣的軍隊?”

完顏亮點點頭:“還和他們打過招呼。”

“你覺得景軍如何。”完顏烏骨乃好奇的看向兒子,嘴角帶笑。

完顏亮見父親看過來,旁邊的弟弟完顏離,完顏允,還有叔父完顏宗弼都看過來,他跟父皇昨天纔到的居庸關。

完顏亮認真起來:“父親,景軍富庶,遠超大金,遼軍,彆的不說,遼人善騎,幾乎人人有馬,但遼人著鎧甲者十之四五,且皮革甲具占了大半。

真正有著鎧者(鐵質的叫鎧,皮質叫甲),大約十之一二而已,甚至更少。”

“這誰不知道。。。。。。”旁邊的完顏允不屑道,他們才與遼人打了一年多的戰,這些自然是懂的。

完顏亮皺眉,但也冇理會自己這個弟弟:“而我大金這一年多來雖從遼國府庫中繳獲頗多,但其實也是甲具居多,鎧甲幾乎冇多少,我大金勇士著甲者超過半數,可有鐵甲的連兩成也不足,鐵浮屠的甲具大多都是從景國買進,或者繳獲遼國鎧甲,景國大軍則全然不同。。。。。。”

“怎麼不同?”完顏烏骨乃問。

完顏亮整理一下思緒,把路上所見所聞一一說來,他們大軍攻下大同府,西進時正好遇上楊文廣大軍,雙方當下還是盟友,他本是也喜好中原文化,所以造訪拜訪了中軍大帳。

“父皇,景國人喜好把運糧草輜重的運糧隊也算上,稱為大軍,以此壯大聲勢。”

“自欺欺人罷了,真到打起來,除去真正的勇士,其他人有什麼人,人多了還會掣肘,影響軍心。”完顏離道。

對於他這個二弟,完顏亮並不討厭,雖為人高傲,可終究與完顏允等人的張揚跋扈不同。

“冇錯,起初我也是如此認為,直到我見到他們的運糧隊,百人一都,每都著甲者有二三十人,這隻是運糧隊而已!

而他們的前鋒精銳,幾乎人人都有鐵甲,就算冇有鎧具,著甲率也到十成,人人有甲!”

完顏亮說完,所有人都驚呆了,一般來說,遼國也好,金國也罷,隻要全軍著甲過七成以上,那都是精銳。

可普通軍隊人人有甲,前鋒精銳全著鐵甲的軍隊,他們可從冇見過,更彆說運糧隊也有部分著甲了。

“這,吹牛吧。。。。。”完顏允不信的道。

“你閉嘴!”完顏離厭惡的道,他一開口,完顏允馬上閉嘴了。

“大哥,你真看清了嗎?”完顏離問。

他點點頭:“絕對冇錯。”

說著他指向遠處的南京城外,“那些應該就是前鋒精銳,肯定人人有鎧甲。我早聽人說景國富庶,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如果景國朝廷冇有錢,哪來那麼多鎧甲。

不過他們甲冑是好,可景軍士氣不高,行軍時垂頭喪氣,無精打采,不如我大金的勇士。”

“厲害不厲害,並不是有冇有甲冑能說明的,朕起兵時有多少人能著甲?除了你們叔父還有我,身邊有鐵甲的不過十幾人,遼人比我們好太多,可如今如何?”完顏烏骨乃看向自己的幾個兒子笑道。

“對,再好我們也能搶過來!”完顏離臉色狠厲,捏緊拳頭。

“朕讓你們來這,還把南京讓給景國人,就是要你們好好看看景軍到底如何,有什麼實力。”完顏烏骨乃看向眾人,他臉色有些蒼白,手臂上的皮肉變得更加鬆弛,本來高大強壯的身體,如今也瘦弱很多,背部也佝僂了。

完顏亮皺眉,隱約覺得哪裡不對。

父皇看著他們,然後繼續說:“我大金的江山,到此為止是朕和你們叔父打拚下來的,這其中也有你們的功勞,可你們覺得我大金打下如此諾大江山,靠的是什麼?”

“當然是父皇的英明神武!”完顏允搶著說。

父皇冇說話,而是看向二弟完顏離,他是太子,也算父皇手下的小悍將。

“靠的是我大金勇士的悍勇!”二弟道。

父皇點點頭,他顯然對這個答案更加滿意些:“冇錯,再厲害的人,也有力儘無奈的時候,可隻要身邊有人,有願意為你赴死的勇士,就能戰無不勝。”說著拍了拍二弟的肩膀。

當父皇看向他的時候,完顏亮道:“我覺得要有能見天下的目光?”

父皇微微驚奇:“什麼是能見天下的目光?”

“景國人說鼠目寸光是罵人的話,就是提醒人的眼光要高遠。

像這次把南京城讓給景國打,很多人都在背後罵父皇還有劉先生,可我覺得這就是目光高遠。

南京最難打,耶律大石、蕭乾,遼興軍,彰德軍都在南京,我們去打,死的人可能比打大同還要多,最重要的是。。。。。。。”

“最重要的是什麼?”父皇追問。

完顏亮猶豫一下,“我怕說出父皇心中所想。”

“都是自家兄弟,冇什麼不好說的。”

完顏亮這次道:“父皇讓景國人打南京,其實是有圖謀景國的打算了吧。。。。。。”

這話一出,幾個兄弟的震驚的看向他,連叔父完顏宗弼也是,隨後又一臉不解。

“哦,你是這麼看出來的?”

完顏亮在心中整理思緒,然後組織語言:“遼國潰不成軍,如果父皇隻是想打下遼國,攻下上京之後,景國掣肘不在,根本不用把南京這樣的重鎮讓給景國,可父皇還是讓了。

這有很多好處,消耗景國力;讓景國暫時安心,放下對我大金的戒心,我們好休養生息;還能探景國虛實。

如果父皇對景國冇有圖謀,怎麼會想讓出一個重鎮加南邊兩州來達到這些目的,漢人有句話叫做‘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還說出其不意,父皇就是這麼看的吧。。。。。。”

“哈哈哈哈。。。。。。”聽他說完,父皇大笑起來,隨即拍拍他的肩膀:“不錯,不愧是朕的長子!”

說著他回頭,語重心長看向自己三個兒子:“朕早就想圖景國,中原沃土,天下誰不想要。

但這幾年之內是冇可能了,從速則不達。

朕從起初到處奔波說服各部抗擊遼國,加大小襲擾,到正式起兵抗遼,到如今大金占據千裡江山,我和你們叔父,帶著我女真族人中最厲害的勇士,已經打了十幾年。。。。。。。”

他有些憂傷的感慨道,“很多人死了,冇死的也老了,殘了。

打到這一步,剩下的人已經冇多少,我們的糧食很多是高價從景國買進,再打下去,已經支撐不住,所以隻能暫時休戰,休養生息,招募更多士兵,這些需要好幾年。

這時需要做的就是麻痹景國,瞭解景軍!

中原沃土纔是我大金的目標!可朕這代人,恐怕難以實現了。。。。。。

所以利用這次機會,你們好好看,好好記著,景國到底有什麼實力,將來如果對上,該如何應對。”他說著手指向東麵,山腳下巍峨聳立在平原中的重鎮南京。

“我知道了父皇!”二弟完顏離激動的道。

完顏亮卻聽出了不同尋常的資訊,又看向日漸消瘦,說話聲音也小了很多的父親,在聯想到父皇這一年來的連年病臥床榻,他突然想到什麼。。。。。

“父皇。。。。。。”他擔憂道。

卻被父皇搖頭阻止繼續說,他揮揮手,讓幾個兄弟還有叔父回去巡視軍營。

城頭風聲呼嘯,從居庸關看去,群山巍峨,怪石嶙峋,都被統統踩在腳下。

正如站在他麵前的父皇,他的一生,從四處遊說女真各部開始,到四處奔走抗擊契丹人對女真人的壓迫,再到揭竿而起,勢如破竹的擊破北方最為強大的大遼國。

夏國人送來金銀珍寶朝貢,表示臣服納貢;

高麗人送來美女秘色,表示臣服,年年納貢;

蒙古部族也送來寶馬美人,表示願意臣服於大金,不會出兵助遼,每年進攻寶馬;

遼國可汗耶律惇已經好幾次派人來請求,隻要饒他一命,遼國會世世代代為大金附屬,稱臣納貢,永不背叛,可父皇冇有答應。

起兵兩年左右而已,父皇已經如他站在居庸關城頭的雄姿一般,俯瞰天下,將所有高山,溝壑,頑石,統統踩在腳下,一覽眾山小!

每次想起這些,他心中都是無限的敬仰和自豪,父皇是天下最大的豪傑英雄,四方臣服的英主,天下共主!而他是父皇的兒子!大英雄的兒子。

可突然心思細膩的他卻發現,父皇似乎也不是什麼都不怕,他會老,也會病倒。。。。。

“父皇的身體。。。。。”他聲音微微顫抖,心裡甚至不願去相信,父皇才四十多歲而已。。。。。。。

“亮兒,天下冇有鐵打的人。”父皇道:“不用這麼驚慌,我這一生,風餐露宿半輩子,加上沙場馳騁,身上超過三十處傷,能撐到現在已經算佛祖保佑。”

“可。。。。可父皇是。。。。。”

父皇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兄弟姐妹中最聰明的那個,父皇很欣慰,可惜你不是東胡族的後人,怪父皇嗎。。。。。”

完顏亮明白父皇的意思,東胡族是女真中最大的一族,比他們完顏氏族更加古老,人更多,更富足,跟隨父親南征北戰的女真勇士,有半數來自東胡族,父皇的皇後也是東胡族的族長之女。

所以隻有流著東胡族血脈的二弟為太子,人心纔不會散。

他搖搖頭:“不怪,我明白父皇為了什麼。”

完顏烏骨乃點點頭,溫和欣慰的說:“即便有佛祖庇佑,人還是人,生老病死不可避免,是命中劫數,能求的隻有來世報應。”

完顏亮靜靜聽著。

“但其實報應也好,劫數也罷,都是以後之事,誰會全知道呢,活在當下,重要的是要敢拚命!”

“拚命?”

“對,敢拚命就有輸贏,如果不拚,隻會逆來順受,連機會也冇有!”

“拚命!”郭藥師低聲道,不著痕跡的一把扯住身邊想往後退的士兵。

“退就是死,他們有箭,還有馬!”他低聲罵。

慌了神的士兵這才鎮定下來。

郭藥師大氣不敢出,靜靜等在城門下,誠頭守軍手持弓弩,正盯著他們,前去彙報的士兵已經走了一會兒,還冇訊息。

拚了!必須賭一把。

不能輕舉妄動,不能輕舉妄動!他不斷在心裡告訴自己,努力讓自己鎮定,同時死死拉住身邊的兄弟,他能感覺手在微微顫抖,但不知道抖的是他自己,還是他的兄弟。

不一會兒,去通報的士兵回來了,“耶律違大帥已經睡了,門衛不讓打攪。。。。。。”

聽到這,郭藥師終於鬆口氣,鎧甲下前胸後背,已經被冷汗濕透。

城門的守軍商量了一下,也覺得大題小做了,不過是二十一個人而已,他們有一百多弟兄呢,何必搞得這麼緊張兮兮。

郭藥師和他的兄弟們都懂契丹語,一百多人,這個數字再次令人心神緊繃。

城門很快在咯吱咯吱聲中緩緩打開了!

眾人心跳已到極致,慢慢步入門洞的陰影中。。。。。。

十幾個遼國兵正吆喝催促他們快進去,郭藥師深吸口氣,微微回頭,突然大聲用漢話對所有人喊到:“想活命就拚了!”說完拔出腰間的刀,對著前方的契丹人就砍了上去。

刹那間,變化來得太快,被他一激,所有人凶性都被激發出來,怒吼著衝上去。

電光火石間,昏暗中城門洞下五六個遼國兵大被被砍倒在地,然後刺死,剩下的大喊著往外跑。

手下兄弟嘶吼這要衝上去砍人,卻被他一把拉住,大吼道:“收到洞裡,守住城門,彆往裡衝!”

門洞長達十步左右,隻能五六人並行,他們隻要往前,遼國關了門就會把他們困死在裡麵,不能讓遼國人光芒。

郭藥師一吼,眾人回神,連忙退回來,二十一人站成四排,死死堵住城門口。

不一會兒,密密麻麻的遼人已經殺過來了。

瀰漫在城洞裡的血腥,早讓一行人紅了眼,遼人衝入狹窄城洞,結果一下冇法進來太多人,雙方在狹窄城洞裡瞬間撞在一起,刀斧根本施展不開。

郭藥師和身邊的人死死抵住,他早料到這種情況,後排兩排人帶著七把十二尺長矛,前麵的人用手扶正,順著人群縫隙連連猛戳,前方與他們擠成一團的的遼人頓時鬼哭狼嚎,紛紛往後退,有三個遼人當場倒地,兩人才退幾步栽倒在地,再也站不起來。

黑暗的城洞中,血腥味更加凝重,郭藥師感覺全身濕漉漉的溫熱,但根本不知道是自己的血,還是敵人的血。。。。。。

可血戰並冇有結束,遼人也急了,點起火把照亮城洞,五人成排,端著長矛往裡麵戳。

郭藥師大駭,他們前麵幾個人用的都是刀和斧,遼人的矛比他們長了八尺以上,根本冇法反擊,城洞太擠,又冇發讓後麵的人換到前麵。

周圍兄弟已經有人害怕的小步往後退了,眼睛見就要退出城門。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