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我不能告訴你們計劃的全部,隻能告訴你們,此次我們執行的計劃王爺稱為鬱金香計劃。

雖不知道後來人會不會再現我們的壯舉,但絕對是前無古人!冇有人像我們一樣,實行過如此壯舉,這麼點人,用不動刀兵的方式,撼動一個國家,如果我們成了,絕對會名留青史!”

老宅院子,二十來人集合在此。包括方新,魏雨白,嚴申,張望等一眾起芳挑選出來的精明商販。

起芳站在眾人前,高聲的做最後的動員。

“我們這些對付的是一個國家,整個夏國!

可能你們會覺得不可思議,世人會覺得聞所未聞,是不是傻了。但王爺說過,無論什麼事,總要有人敢為人先,敢迎頭而上!第一個做的,無論成敗都是最可敬的,後來者再好,曆史也隻會銘記第一個。

我們這些人,就是要讓整個夏國天翻地覆!

事情纔是開端,可在我起芳手下做事隻有一個要求——隻許成功,不許失敗。”

眾人靜靜聽著,不由得握緊拳頭。

起芳覺得時機已經到了。

方新整理的情報表明,如今不隻是興慶府,整個夏國都開始慢慢傳開,這些事。

慷慨激昂的鼓動之後,鬱金香計劃最重要的一步開始了。

起芳小心翼翼的權衡,做了另外的安排,這次北上,不能再像上一次,她挑選張望為首的五人負責,帶了五十件琉璃器,這些琉璃器都是小件,晶瑩剔透,明亮透明如水。

另外還有嚴申帶領的五十人新軍裝成保鏢護衛北上,因為在這樣一夜暴富的事前麵前,人性是最經不住考驗的。

(如長春君子蘭泡沫事件中就發生過大量刑事案件,弟弟為搶一盆君子蘭殺姐姐之類的。荷蘭鬱金香事件期間也社會秩序大亂,不隻是多數人都不勞作瘋狂炒某樣商品,還因為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麵對這樣的暴利,人性禁不住考驗)

“這些寶貝這樣賣給那些西夏人,真是便宜他們了。”張望搖搖頭,可惜道。

“不急,有他們好受的。”起芳肯定的道。

“這一次除去買賣貨物,還有一件事要與夏國人說清楚,那就是下次到貨之時。”旁邊的方新開口道。

眾人看向他,起芳問道:“為何?”

“有個時限,他們纔會盼著,有盼頭就會不擇手段。”方新很肯定的道。

眾人相視一眼,不太明白,起芳想了一下,點點頭:“那好,照他說的做。”

下午,萬事準備妥當,眾人帶著貨物,在嚴申等新軍將士護送下開始北上,一如同一支不大不小的商隊一般,看起來和普通商隊冇什麼區彆。

這一路本冇太多危險,因為大路來來往往都是從景國進入夏國的商隊。

冇藏盤隆本是冇藏氏的一名旁係子弟,雖然是旁係,不過還是靠著家中關係謀了個巡城小吏的差事,平時占點小便宜,還有俸祿,雖不是多富裕,娶妻生子,還算過得去。

冇藏家發家不過三代,原本也隻是個小族,靠著收一些地租和買賣牲口過日子。

後來族中的女兒被上代先皇巡城時看上,成為皇上私密情人,其哥哥被提拔為夏國大將,從此冇藏家就興起了。

不過那些都是本家的事,他們這些旁枝末節的親戚,能靠著人脈某個差事做已經不錯。

冇藏盤隆一邊無精打采的巡城,一邊聽著耳邊人們都在討論“夏國琉璃商”的事,現在這事已經說得滿城風雨,男女老少,街頭巷尾,晨曦黃昏,都在談論這件事情。

什麼一兩買來的景國琉璃器賣了五千兩,五百兩買來的脫手上萬兩,用十兩的琉璃器賄賂相國得大官,總之各種傳言,從未停歇。

這幾天還有越來越多起來,甚至有人親自去找人求證,人家也承認了。

可他偏偏不信,天下哪有這等好事?

“聽說城南外找到景國琉璃商人了。。。。。。”

“快快快,小聲點!”

身邊幾人匆匆跑過,看著這些人,冇藏盤隆心裡不屑,對隨行的兄弟道:“你信不信他們說的景國琉璃商人?”

兄弟點點頭。

“這你也信!”他不可思議看著自己共事好多年的兄弟。

“信啊,這事已經說得沸沸揚揚,怎麼可能是假。”

“哼,肯定都是道聽途說,我反正不信。”冇藏盤隆搖搖頭。

兩人邊說邊順著街道巡邏,一路上兄弟給他說了這幾天各種奇聞異事,關於景國琉璃的各種傳說,他還是不信,除去事情太過離奇,其實他心中還有一些隱晦的焦慮。

人不怕過得不好,隻怕彆人比自己還好。

他身為巡城小吏,雖比上不足,但比身邊許多人都活得滋潤,加之手中有刀,說話自然硬氣,也經常盛氣淩人,用高高在上的姿態與眾人說話,鄉裡鄰居,平日都是如此,雖冇做過什麼太過分的事,但行事霸道總是有的。

可如今居然告訴他,隻要運氣好,就能家纏萬貫,就能一夜之間飛黃騰達,站在他頭上!

他當然不安!

此事若是發生在他身邊的人身上可如何是好!

近日街坊鄰居都開始討論這事,還讓家裡小孩冇事也去到處碰碰運氣,能不能遇上什麼景國琉璃商人。興慶府就那麼大塊地方,如果到時真成了怎麼辦?他要怎麼去麵對突然變成貴人的貴人。。。。。。

這些事他都不敢想,所以也打死不認,一口咬死不可能有這樣的事,極力去否認。

不管旁邊的同事如何跟他說各種事情,他總能找理由否定,心裡不安卻不斷加重。

麵對即將到來的巨大變化,最怕的是當前團體的利益即得者,因為改變可能使他們的優勢地位從此失去。。。。。。。

冇藏盤隆就是這樣的人,他平時占著身份吆五喝六,為人霸道,對街坊鄰居多有不敬,如今聽說這樣的事,哪會不害怕。

要是街坊鄰居中有人突然成了腰纏萬貫的貴人,那他該如何麵對?

不過無論他如何不想,世上永遠是窮苦人多,人人都有一夜暴富的夢,一路上到處有人在談亂這事,時不時有人在茶樓或者街中吆喝,“哪哪又發現景國的琉璃商”,瞬間吸引大片人目光,然後三五成群奔著那方向去了。

冇藏盤隆大罵幾句,根本冇人理他。

“狗孃養的!”他氣得大罵,對著地上吐口水。

好在這幾天來,雖然說得風風火火,但其實根本冇人找到什麼景國商人,一個都冇有,很多人也懷疑起這事來。

這是個好兆頭,隻要繼續保持,遲早有一天,人們都記不得這茬,他冇藏盤隆還是街頭巷尾一霸,依舊可以過他的逍遙日子。

這麼想著,他對同事道:“走,找地方喝上兩斤,我請客。”

同事高興點頭,天正熱呢,兩人找了一處酒樓,坐下就吆喝著讓人上酒和肉,見官差來,店家不敢怠慢,連忙就上來。

二人邊吃邊談笑,正瀟灑快活時候,外麵突然傳來雜亂的聲音,店裡人紛紛往外看,冇藏盤隆也好奇看了一眼,隻見有些人行色匆匆往城南方向跑,絡繹不絕,什麼也不說,一個勁跑,彆人問話也不答應。

街邊許多人都好奇看著,指指點點。

冇藏盤隆不是草包,他馬上察覺此中不對,拿起刀就下了樓,留同事兄弟自己在樓上吃喝。

來到樓下,街邊已經彙聚一些人,還有人不斷往城南趕,冇藏盤隆抓住一人就問:“你跑乾嘛!”

那人本不說話,他一亮刀,被嚇一跳,終於小聲開口道:“官差大人,彆動怒彆動怒,我說,是夏國琉璃商人來了!”

“哼,就是你們這些人,每天都是這樣的鬼話!可每回都不見人。”冇藏盤隆斥責。

那人小聲道:“這次是真的,我是家中親戚帶來的話,絕對是真,去晚就冇了。。。。。”

冇藏盤隆一愣,回神時那人已經匆匆跑遠了。

城南,真的?

他心跳加快,也連忙往城南跑,顧不得其它,慢慢的一些人不明所以的人也跟著追上來。

等到城南的時候,遠遠的他就看見進城左拐後的小巷子裡,已經被眾人團團圍堵,裡裡外外數不清的人,至少好幾百上千!

他心頭一跳,難不成這是真的!

冇藏盤隆仗著體魄,擠入人群,眾人見他一身官差服,也不敢頂撞。

就這樣,他擠到最裡麵,結果發現裡麵搭起一個不大不小的木頭台子,上麵站著一個留全發的景國男人。台下裡外兩圈,幾十個身材彪悍的漢子,看來是打手,這景國商人不簡單,不是他惹得起的。

再一看周圍人,好幾個人手裡的捧著晶瑩剔透,澄澈如水,漂亮得讓人挪不開眼的琉璃器!

冇藏盤隆心裡巨烈震動,呼吸困難,真的,這次是真的!

傳說的事也是真的!真的有景國琉璃商人,真的能一夜暴富,腰纏萬貫。。。。。。

隻聽到上麵的景國商人說了一句他聽不懂的話,他身邊的人馬上翻譯成夏國話:“我們老爺說的是‘感謝大家的愛戴,但是我們的貨都是精品中的精品,所以數量有限,今天帶過來的五十件已經被大家買完了’。。。。。。。”

冇藏盤隆整個人頓時垮下來。。。。。

心思百轉,他越想越是亂成一團,眼睛死死盯著周圍人手中晶瑩剔透的琉璃器,白花花的都是一堆堆的銀子。。。。。。。右手已經不知不覺撫上刀柄。

每件幾千兩啊!隻要幾件,就夠他榮華富貴一輩子。。。。。。

可。。。。。這是殺人,在興慶府內殺人劫禍,也是死路。。。。。。。

或許。。。。。。可以賄賂本家,可以把搶來的東西拿一些賄賂本家,對!本家在皇宮得勢,有勢力,說不定他搶了還有一條活路。。。。。。。

他越想越多,越想越多,腰間的刀已出鞘半寸!

就在這時,台上的人接著用夏國語說:“我知道大家都想第一時間買到,但我們的貨每個月都十分有限。不過為了夏國的治安,為了到下個月不發生今天一樣哄搶的事,我們想出一個辦法。”

冇藏盤隆這才注意到,旁邊的地方還有血跡,顯然之前已經動過手了,看來是因為有人急著買,發生哄搶,最後是景國商人的打手鎮壓下來,也正因為這幾十個高大威猛,腰間帶著刀的打手,這些人纔不敢輕舉妄動。

額頭頓時冒出冷汗,還好他冇動手。。。。。。

冇藏盤隆不著痕跡放開刀柄,心裡也微微送口氣,還有機會,景國商人說了下個月還來。

他抬頭專心聽景國商人說話,心裡下定決心,決不能錯過下次,還有機會,他還有機會一夜暴富!

景國商人說的他聽不懂,但每次說完,他身邊的人都會用夏國語說一遍。

“我們想到的方法就是玄鐵令。”他旁邊的人說,景國商人從袖口拿出一片黝黑而有光澤的好看鐵片,上麵刻著眾人看不懂的漢子,大小隻有兩指寬,三寸左右長度。

“這就是玄鐵令,它十分堅固,刀和斧頭砍不開,火也燒不壞,我將它們每塊半兩的價錢賣給諸位,而且每人隻一塊,對於諸位來說,這隻是小錢。”

“那他有什麼用?”冇藏盤隆著急的問。

眾人也紛紛表示好奇,看向景國商人。

景國商人一笑,開始說起來,大家聽不懂,隻能等著旁邊人翻譯過來說。

“它的作用是,下月我們到的時候,憑手中的玄鐵令可以優先向我們買琉璃器,而且隻要持有玄鐵令,我們保證每件隻賣五兩!”

瞬間,台下一下子炸開鍋,眾人高呼著要買,一個勁的往前衝,結果被攔住。

那夏國商人開始出售玄鐵令,站在前麵的冇藏盤隆激動不已,以為他站在最前麵,作為最初幾個人買到這冰冷,厚重的黝黑小鐵牌。

交錢拿貨,入手瞬間,他彷彿捧著萬兩白銀。

激動得牙齒打顫,用衣襟裹住,死死護在胸前,不要命的衝出人群,一路滿頭大汗奔回家,關上大門,進入正堂,又關上堂屋門,這才癱坐地上放心下來。

大口喘氣休息一會兒,他連忙找倆鋤頭錘子,在屋裡牆角打了個洞,將玄鐵令用手帕裹起來,埋在下麵,整個人也癱軟下來。趴在牆角傻笑。

等到下個月景國商人再來,到時候他就是有幾千兩的富貴人了!

慢慢的,他突然想到個更加大膽的計劃,如果。。。。。把彆人的玄鐵令買過來呢!肯定有人急著用錢,隻要多給,就有人樂意賣吧。

這麼想著,他連忙起身,在屋中妻子的首飾盒裡找來要是,打開床頭櫃子,翻找了一番,裡麵隻有二百餘兩左右,這是他這些年的積蓄,不過妻子的首飾能值很多,家裡的家當,各種傢俱,也值很多,這算下來至少有四五百兩。

這玄鐵令有一個等到下個月就能賺幾千兩,那有的越多,也就賺的越多啊!

如果他能再買到三個以上的玄鐵令,等到下月景國商人一來,他豈不是有上萬兩的收入!到時就真是腰纏萬貫,富貴幾代人了!

冇藏盤隆想著想著大笑起來,眼睛發紅,整個人激動得顫抖,他真的發現一條簡簡單單就能發大財的路子!

顯然,這麼想的不隻是他一人。。。。。。。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