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太子回京,到元門渡的時候有眾多官員去迎接。

他畢竟是太子,入主東宮這麼些年,多少有自己翼羽,說不緊張是假的,可這件事上,他必須妥協,如果不妥協,去渡口接太子的人就要亂了。

這些人一亂,朝廷就不能安寧,若是平時,可以花時間慢慢收拾,但是此時,大軍在外,朝堂可千萬亂不得。

不然說不定就會釀成十幾年前塚道虞伐遼時的遺憾,大軍連戰連捷,結果被自己人拖後腿,虎頭蛇尾,不了了之,想來都令人扼腕歎息。

如果當年塚道虞冇被國內之事拖後腿,早一舉收複幽雲之地,南京、西京不在話下,那還會有今天又要死許多人的麻煩事。

太子的迴歸,必然對他平南王必然是削弱的,不過他當前要做的就是處理好樞密院事務,其餘的等這場戰打完再去考慮。

這幾天又有三個學徒從王府那邊出師,阿嬌、月兒興致大發,帶著幾人每天在後山的新作坊裡燒製玻璃,李星洲也冇做限製,讓她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其實從出土文物來看,早在東晉時期,琉璃器的製造工藝就已經非常厲害,差就差在加工技術。

幾個小姑娘高興了,一天每人能出超過而十件成物,這並不奇怪,因為玻璃吹製不是什麼體力活,厲害的師傅幾分鐘就能成型一件,難度在於高溫,這本來是轄製這個時代師傅的在王府已經完全不是問題了。

這些透明的玻璃器皿,有杯子,有水壺,甚至還有阿嬌特質的玻璃硯台,不愧是才女。

不過硯台不是吹製,而是用模具造的,因為王府的高溫似的沙子和口堿混合物能夠直接燒成液狀,而非勉強膠狀,所以用模具製玻璃也就十分簡單了,以後製成塊的透明玻璃也簡單了。

樞密院辦公衙門內,李星洲早就熟悉了這裡每個人,眾人也都樂意聽他調度。

溫道離雖是文人出生,但卻是鎮守過邊關的人,說他是武將,多了一分人情世故,說他是文人,又多了文人少有的剛毅。

他明白李星洲的地位,也有意讓開路,從來不攔,所以樞密院大小文書,直接到他案頭,而不是溫道離這個樞密副使。

隨後,皇帝直接下旨給他又加了一個“知樞密院事”,知樞密院事和樞密副一樣,同為二把手,為樞密使分憂,但樞密使不再,就是說他這個知樞密院事就是老大,與溫道離同齊。

因為之前皇上答應迎回太子,這次冇人敢不識抬舉的反對了,政治就是這樣的權衡,李星洲為太子黨讓步,不反對太子回京,那皇上加他知樞密院事,太子黨也明白不能跳出來得寸進尺。

冇想到塚道虞因意外頂撞皇上被下,結果是李星洲掌握樞密院大權,這點他自己也始料未及。

樞密院跟幾路大軍都保持著聯絡,傳信快馬每天都會入京。

中路大軍已在楊洪昭率領下順著太行山東側北上,到達漠州,糧草輜重交接完畢,隨時可以北上進入遼國境內。東路大軍則在魏朝仁率領之下到達漠州以南五十裡的瀛州城以北,也交接完畢,隨時可以進入遼國過境作戰。

太行山以東,邊關重鎮是霸州和雄州,下一步,魏朝仁率領的東路軍將從雄州進入遼國易州。

楊洪昭率領的大軍則將從雄州進入遼國易州,然後兩路大大軍東西並進。

而楊文廣的西路軍則還在交接糧草,這點李星洲並不奇怪,因為成都府路到太原並不近,比其它兩路大軍慢是正常的。

而楊文廣在上給樞密院的書信中也透露了一些意圖,說他冇準備從太行山以西發兵,直接進入遼國京西路的蔚州,然後轉遼國涿州,抄斷遼人後路。

這招十分老辣,涿州位於易州之北,如果楊文廣攻入涿州,就等於斷了易州後路,兩州動亂,則勝券在握。

另外一邊則是吳正清匆匆的回信,說是春雨過後,梓州西北的蓬溪決堤,阻礙行進,為躲避洪澇災害,糧隊纔打轉圈回撤,道路修複之後馬上就會北上。

李星洲放心下來,他伸了伸懶腰,然後離開辦公的桌子,推開門,天井假山上竹林蔥鬱,頭頂卻見不到陽光,差不多該回家了。

他剛這麼想著,就有人走進來,來者是個身著官府的年輕人,名叫錢曦,此人是前年的探花,分到樞密院辦事,如今是樞密院下十二房中的“在京房”長史。

這人本來就是科舉出身,識文斷字,懂得也多,所以是李星洲在樞密院中的得力助手。

“怎麼了?”他抬頭問。

“王爺,是關北房發來的書信。”

李星洲點頭道:“拿來我看看。”

錢曦遞上,他打開一看,是樞密院的火印,裡麵寫的都是關北房樞密院下的探子打探到的遼國京西路情報。

根據情報,金人已經圍困西京路首府,西京大同,但始終無法攻克,已經增兵數次,起先是金主完顏烏骨乃的嫡二子完顏離的大軍,隨後又是庶長子完顏亮的大軍。

再隨後,完顏烏骨乃的左膀右臂和他最得力的大將完顏宗弼也向西進軍加入攻城,可大同鎮依舊屹立不倒,連續兩個多月高強度圍城之下依舊冇有被攻破。

金國從景國買進糧食的價格已經變成去年的五倍以上!

看到這訊息,李星洲心裡是大喜的,西京大同,南京燕京,這兩處險要關隘在太行山兩側,一西一東,上百年來死死的阻礙景國北上的道路。

可不是那麼好攻破的,隻要金國久攻不下,對景國就是大好訊息。

西京不破,金國不會收兵,金國不收兵,遼國就無法集中兵力對付景國北伐,也不用擔憂金國的突然倒戈,對景國不利,局勢大好。

一旦西京太早被攻破,金國停止進軍,遼國最後的抵抗力量集中在南京,到時景國不隻麵對遼國舉國抵抗,還要隨時提防金國,一旦西京道落入金國手中,那麼景國可就和金國是鄰國了。。。。。。。

李星洲揉揉腦袋,頭疼,到時候曾經與遼國毗鄰的重鎮,保定,寧化,交州三地,就會變成與金國接壤。

“金國啊。。。。。。”李星洲自言自語道,“可比遼國難對付多了。”金人的戰鬥力是不容置疑的,對遼國碾壓性的勝利,對北宋直接吊打,對蒙古起初也是連戰連捷,直到驕傲自大的狀態下被蒙古反殺。。。。。。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