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三月中旬,王府大船劃破拂曉,於晨光中到伴隨春風到達碼頭,帶回江州大量鐵礦,早晨乳白晨霧還未散儘,街頭巷尾隻有幾處買賣早點麪食的攤點冒著白色蒸騰霧氣。

王府的工人已經忙碌起來,趕著馬車,驢車,將渡口的鐵礦往後山運鋼爐那邊。

這些鐵礦產自江州,江州動盪結束之後,從江州買進的鐵礦也穩定下來,這也是當初李星洲下大力氣平定江州的重大原因之一,江州穩定,王府纔有可靠的鐵礦來源。

王府大部分鐵礦的來源都是江州,還有小部分來自京西路。

從碼頭到王府路本就不遠,因為新工業區本就是就著北麵的王府碼頭建的,且水力驅動的水源就在那裡。

王府目前每月生產大量的鋼鐵,還有水泥,但是新工業區逐漸竣工後,水泥出現盈餘。

水泥不比鋼鐵,水泥雖原料便宜,取材方便,但是更加難以儲存,李星洲也想過出售水泥,但如果冇有匠人支撐,這事一開始很難辦。

水泥會比瀝灰便宜,但是要讓百姓接受,首先需要匠人帶頭,如果京城的泥瓦匠都用王府的水泥,那不用多久,這東西就會推廣出去。

可就算推廣出去,古代的建築需求其實很少,就算開元城內,一年到頭也冇多少人家會蓋新房,買水泥盈利這條路走不通。

水泥產量必須消減,大量的石灰石采購減少,後山黏土開采也不斷減少。

一早,李星洲披著阿嬌和月兒縫製的鬥篷,親自到港口迎接。

晨光中,以前胖乎乎的嚴昆瘦了許多,差不多是個標準身材的老人了,下船後李星洲直接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嚴昆愣在當場,嘴唇都有些顫抖:“王爺,我回來了。。。。。”

“辛苦了,回去休息吧。”李星洲拉著他的手道。

嚴昆連連點頭:“嗯,多謝王爺關懷。。。。。”

嚴昆為王府付出很多,一個老人家東奔西走,到處奔波,他或許確實圓滑,但對他還有瀟王都是忠心耿耿。要不是嚴毢的去世讓李星洲觸動,他都忘了還要好好謝謝嚴昆,他和嚴毢是一輩的人了。

正當他還冇反應過來,突然懷中一暖,香風撲鼻,目瞪口呆的李星洲被抱住,抱他的正是起芳。

李星洲下意識後退半步一臉懵逼看著她,起芳順勢放開手,笑語盈盈立在河邊:“怎麼,王爺不是準備這樣歡迎所有管事嗎?”

李星洲一時啞口無言,見她麵容憔悴許多,想必這次帶他行轉運使之事操勞導致,心中又隱約心疼。

“最近如何,都還好吧。。。。。。”開口一句俗套無比的話。

“當然好,天天風餐露宿的,比山珍海味美酒佳肴還好。”她翹起下巴。

李星洲被噎住,知道她是鬥嘴,哈哈一笑:“那辛苦起大人了,這次事情如何。”

起芳冇說話,遞給他一封書信,“楊洪昭給你的,說要你親啟。”

李星洲拿過來,打開信封,裡麵是很簡短的一段小字:難當起姑娘麵啟齒,蓋加書信。老夫坐井觀天,小看天下人,實在慚愧,起姑娘做事好過大丈夫,老夫為之前所言道歉。

李星洲看完神秘一笑,看著脖子往這邊伸的起芳:“想看嗎?”

“不想。”她搖搖頭,但眼神出賣了她。

李星洲哈哈一笑,將楊洪昭的信遞給她,這本來就是寫給她的,隻是楊洪昭不好開口,怎麼讓他一個一把年紀的老將軍向一個小女子道歉,所以隻好假他之手罷了。

起芳看後果然麵漏喜色,這是第一次有人承認身為女兒身的她。

“如何?”他問。

“什麼如何。”

“不想說兩句嗎。”

“不想。”

“這可是天大的事,我都替你高興。”

“再大也是他人之言,小女子的實力我自己清楚,用不著彆人評頭論足,用不著彆人肯定。”話雖如此,但她顯然十分高興。

“好好好,本王相信你的實力,走,回去吧,好好休息休息。”

起芳將書信收好,一起打道回府。

嚴昆、起芳之所以回來,是因為北方的事已經結束了,京北西路,京北東路,雁門路,三路籌集的糧草,已經交接給楊洪昭大軍,後續補給會由輔軍也勞役負責運送,他這個轉運使的最大職責已經完成。

當然他冇有親自去,都是嚴昆和起芳在幫忙做這件事。

王府碼頭離王府不遠,回去路上他們直接步行,一邊走嚴昆、起芳一邊跟他說了一些北方的事。

太行山中的黑山匪患如今已完全平息,京北百姓都在歌功頌德,對他感激不以,甚至立了祠堂。

另外參家因為支援他,得到朝廷加封,加之參吟風卻有能力,很快一改之前因混亂導致的頹勢,成為江州最大商家,與王府生意來往緊密。

而太行山中黑豹子帶領的村民他們也去看了一趟,棉花種子已經種下,有一些已經發芽了。

李星洲大喜。

回到王府之後,兩人去梳洗休息了,李星洲也必須接著去樞密院辦公,於是給廚房交代一聲,晚上要給他們兩接風洗塵,然後就離開了王府。

楊文廣閉目站在軍帳前,麵前燭火閃爍不定,長子楊虎落後半步,軍中幾個得力屬下也在。

大帳中安靜得可怕,他所率的禁軍武烈軍,和兒子從太原帶來的楊家軍已經彙合,大軍攏共達五萬多人,連綿營帳在太行山腳下連成一條長龍,見頭不見尾。

與威武軍勢不同,此時中軍大營顯得更加沉悶。

“父親,要不。。。。。。。就答應他吧,反正影響不會太大,再者。。。。。。再者他是皇後的侄女,天家近親啊。”楊虎道。

楊文廣閉眼歎了口氣,成都府路吳正清來信,信中說得隱晦,但意思很明白,給他兒子在軍中安排一個先鋒職位,隻是虛銜,但他兒子不會上戰場。

目的在於如果這次大戰有軍功,那麼他兒子也會有份,道理很簡單,其中字裡行間還隱約有威脅之意,如果他不安排,成都府路的軍糧可能就不能按時送到。

至於他為何敢這麼做,因為理由多得是。。。。。。道路坍塌,遇上匪盜等等都能說。

吳正清想讓自己兒子蹭功勳,而且是白蹭,可他有威脅楊文廣的辦法,那就是軍糧。

這種事冇法說清,如果向朝廷告他軍糧補給不力,延誤戰機,他有一萬種藉口,加上是皇後的侄兒,又給朝廷許眾多錢糧,根本不可能罪及其身。

若是彆人隻怕已經答應了。

楊文廣看了眾人一圈:“老夫打了半輩子的仗,我是什麼性子你們都瞭解,老夫眼裡容不下半點沙子!功勳是將士們靠著性命沙場搏殺得來的,他吳正清的兒子何德何能無功受祿,吃我軍士的血!”

“可是父親,軍糧。。。。。”

“冇了成都府路的軍糧,還有太原的,還有三交,哪裡都是糧!”楊文廣打斷兒子:“我會寫奏表,上奏朝廷此事。”

大家都點頭同意,有人憤慨道:“這吳正清真不是東西,家國大事,他居然敢公然為自己牟利,要挾將軍。。。。。”

“他是有預謀的,起初靠著給朝廷承諾錢糧謀得轉運使之職的時候,就有許多大臣反對,那是老夫倒覺得冇什麼,畢竟他確實為國為民了。。。。。。捐了那麼多錢糧於國有利,加上太後侄子,也算貴胄,某個轉運使也好。”楊文官道。

“那時候開元府尹何大人就很反感此事,我問他為何,他說吳正清行事不正,心術不正,居高位就會敗壞風氣。。。。。。”

楊文廣搖搖頭:“當時我隻以為他是迂腐之言,可現在看來何大人完全言中了。。。。。。人心難改,以小見大,吳正清這人著實卑劣!”他重重拍了案桌。

大帳中隻有歎息,因為他們也冇辦法,隻希望吳正清冇那麼大膽子,及時將軍糧送到吧,因為大軍就要北上,時日無多。

“父親,或許可以假許之?之後反悔也不遲啊。”楊虎突然激動的道,他覺得自己想了個極好的點子。

等他抬頭卻發現眾人都看著他,父親也看著他,目光中情緒複雜,他看不懂那是什麼。

最後父親揮揮手:“你先下去吧。”

楊虎不解,父親又加重語氣:“你先下去!”

他張張嘴,無奈之下隻好拱手退出大帳,隨後楊文廣又讓眾多將領也退去,隻留下他的老夥計,左膀右臂,太原府廂軍指揮使錢必。

“一點也不像我。。。。。。”兒子走後,楊文廣才淡淡看著他的背影道,聲音中冇有情緒。

“或許少主還年輕。”他的副手,今前軍指揮錢必看著楊虎背影說。

楊文廣嘴角一抽:“還年輕,你怕是在說笑。上次死在土匪手中的幾百老夥計就是個教訓,隻怪我太偏愛。”

“勝敗乃兵家常事,誰又能每次都贏呢。”錢必抱著手臂反駁。

“你不用替他遮掩,老子的兒子老子最清楚,兵敗和送死是兩回事。”楊文廣說,隨後回頭看向大帳,歎氣道:“我怕楊家數代英名,會毀在他手裡。

現在我算明白當初魏武帝為何歎‘生子當如孫仲謀’了,至少文帝不及父輩,但也可圈可點。”

“將軍彆老想著和彆人家孩子比。。。。。”錢必苦澀,看來他也很有這方麵經驗。

楊文廣搖搖頭:“我那隻是跟作古之人比,要是比比當今,真能氣死老夫。”

“當今有什麼少年人能入將軍眼。”

楊文廣坐下,伸手招呼老友也坐下:“多的去了,不過一說起少年英雄,這兩年非平南王莫屬,景國上下,哪裡聽不到他的事。”

“將軍覺得如何?”

“如何?盛名之下無虛士啊!

這次進京,倒是陪著魏朝仁一起去拜見過一次,十六歲的孩子,言談舉止儼然有天家威嚴,言語不亂,條理清楚。席間談及天下大勢,屢有真知灼見,我和魏朝仁都自歎不如啊。”楊文廣感慨。

錢必瞪大眼睛:“真有這麼神?”

“不然呢,在去之前我也覺得或許誇大其詞,見過其人,說過話後便覺得小看天下人了,有些奇人異事,不是常人能解,平南王就是其一。

他帶一千軍士入瀘州,到擊潰十幾萬大軍,平息南方叛亂。又到太行山中剿匪,平息百年匪禍,樣樣都令人瞠目結舌,實在。。。。。。生子當如平南王啊。”

楊文廣說著長歎一聲,隨即又笑道:“不過想來,如今太子因過幽禁江州,平南王執掌禁軍四軍之一,卻鎮守京都,顯然皇上是有易儲之心了。若將來平南王為君上,如此才智雙全,文韜武略之人,或許是我景國之福。”

錢必小聲道:“將軍,這種話可得小聲點說。”

“怕什麼,老夫隻是實話實說,再者軍中還有外人不成。。。。。”

三月十九白天,隔壁的陳文習來王府親自拜謝李星洲,言辭懇切,說了些“要不是王爺,府中已經過不下去了”之類的話。

李星洲又讓他帶了一些肉蛋之類的東西回去,陳文習推辭,他就說自己也是陳鈺的學生,這是學生孝敬老師的,陳文習也就不好推辭了。

陳鈺剛直,得罪皇帝被罷免之後陳府處境肯定不好。首先冇了俸祿,冇有經濟來源,加之他和皇上交惡,彆人也不敢與陳府親近,難以接濟。

好在這次把詠月閣賣給王府,一下子入了一萬多兩,纔沒了生計之愁。

另外一個令人放心不小的就是塚道虞,不過塚道虞處境好很多,因為即便他因為得罪皇帝被貶責,但軍中漢子大多有血性,趙光華,衛離等大批舊部,絕不會因怕牽連就坐視不理。

這點看來,陳鈺桃李滿天下的弟子倒顯得諷刺了,患難見真情大概如此。

李星洲也會借孫文硯之手,暗地裡時不時幫助將軍府,隻是覺得塚道虞不該遭此待遇。

另外一個好訊息就是阿嬌還有月兒終於出師了,一起的十個學徒中還有八個在學,也就是說,王府現在又四個琉璃匠。

而且因為王府獨有的石墨坩堝技術,在王府燒製琉璃,根本不存在失敗,石墨坩堝能保證傻子和口堿的混合物燒製成膠狀,甚至流體狀。

更加驚喜的是,阿嬌和月兒試過之後發現,當混合物用石墨坩堝高溫燒製成液體狀,高溫去除其中雜質,再讓它冷卻成膠狀體時,吹製出來的玻璃就是透明的!冇有雜色的玻璃。

這其實在李星洲預料之中,所以他才這麼重視琉璃吹製技術,因為在外是琉璃,結合王府的技術,那就是玻璃!透明玻璃。

第一次見的阿嬌和月兒都驚呆了,顯然她們根本冇有見過這樣的琉璃,之前她們自己製出來的琉璃多少都是有雜色的,或是淺綠,或是淺灰,可這琉璃,純潔如水,漂亮得令人挪不開眼!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