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傍晚,從樞密院回來吃過晚飯,李星洲讓人準備了五百兩白銀,叫上詩語,穿了素服,準備去拜嚴毢。

白天的時候,府中已經陸續有人去弔唁了,幾乎王府裡的人都去過一遍。

本來光嚴毢在艱難時候貼進王府的錢肯定就不止五百兩,就是十萬兩也抵不上他的付出,可銀子最終還是歸嚴毢子女的,太多李星洲思慮再三,冇有多拿,怕把人毀了。

錢是能毀人的。

這點李星洲自己就深有體會,他前世勢力範圍內有一片城中村,後來拆遷,多的家能拿上百萬,少的也有幾十萬,平均下來都是接近百萬數的錢。

這本是大好事,確實有人拿到錢後自己創業,搞出價值幾千萬的廠,混得風生水起,但那隻有少數。

有半數左右的人拿到錢後天天活也不乾了,家也不管了,到處打麻將,打牌。

還有人在村裡開館子鋪子,開得到處都是,就是冇人吃飯,也冇什麼人買,他們也不怕賠錢,冇生意就天天開著混日子唄,吹牛打屁。

結果有些人的錢很快花完了,錢冇了,人也毀了,好吃懶做那麼久,早就習慣,怎麼能回得去?

後來當地政府吸取教訓,以後放拆遷款的時候分批次分每月放。(註釋1)

確實,錢能讓一些野心勃勃的人得以實現夢想,但也會人更多冇有自製力之人墮入深淵。

所以李星洲隻帶了五百兩,這對普通人家也是钜款。

更多的則是一些禮物,他和詩語帶著幾個護院來到嚴毢家,果然晚上人少很多。

到院外後,得知訊息的眾人已經出來接人,李星洲讓護院把禮物和銀兩送給誠惶誠恐的子女,然後帶著詩語進去恭恭敬敬的給嚴毢上香,跪拜。

在嚴毢家,他們隻待了半個小時左右,然後就告辭了。

屋裡有個道士一直在念唸叨叨,不知道念什麼,他也聽不懂,氣氛很壓抑。

嚴毢的葬禮由他的子女張羅,王府送些禮錢和東西。

當晚回來後,詩語神色依舊不太好,阿嬌很懂事的讓他去陪陪詩語。

晚上,詩語第一次主動摟著他的脖子,將臉埋在他胸口,詩語其實是很傲嬌的,兩人都確立關係那麼久,她從來不會主動這樣,除非自己使壞“逼迫”她。

看得出嚴毢的死對她打擊很大,畢竟嚴毢又是她的老師,又像她的長輩。

她很快在自己懷中睡著了,不過到了半夜,詩語又醒過來,李星洲有感覺也醒了,發現月過下,小姑娘正呆呆看著他呢。

“怎麼了?”李星洲攬住她的纖細的腰。

詩語靠過來,“我在想,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這麼冇了,幾天前才見的。。。。。”

李星洲輕輕抱住她。

“今天你去上朝的時候隔壁陳文習又來了,想賣詠月閣,補貼家用。”詩語輕聲在他胸前說。

“嗯,你覺得呢?”李星洲問。

詩語又往她懷中靠了靠,“之前我覺得不行,詠月閣不像酒樓,更像個園子,不合適。”

“確實,那地方又有水榭樓閣,又有迴廊花園,不像酒樓。”

詩語輕聲接著說:“可這次嚴毢總管一去,我倒覺得有必要買下來了。”

“嗯?”李星洲好奇看向他。

“嚴總管走了,可他走之前都安排好了,把我什麼都教會了,可若是其它總管呢?嚴昆總管,固封總管,年紀都不小了。說句不好聽的,如果哪天他們其中一個走了,該怎麼辦?”詩語問。

李星洲看著她。

詩語小聲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誰說得準呢。。。。。。。我想把詠月閣買下了,改成書院,大門大戶都會有自己的書院,王府也必須想了。現在不教育後代小輩,將來要是出事哪有人接班。”

他一笑:“小娘子還想得真是長遠。”

“隻是有感而發,不能等到那時纔來愁,這次嚴總管走了算是王府運氣好,一時冇出缺漏,可要冇準備,以後就要吃大虧。”詩語認真道。

見她如此有遠見,李星洲也很欣慰,其實他早有半書院的計劃,隻是想晚幾年,因為他和詩語不同,詩語想到辦書院是為王府各管事培養接班人。

他則是為自己,為這個國家的將來,所以皇帝還在位時,他不敢輕舉妄動。

說白了,他的幾大步計劃中第一步修路主要是為快速反應,第二步就是育人,有人才儲備他纔敢動手。

道理很簡單,一旦將來動手,牽涉許多大臣的利益,朝堂上很有可能出現對立,甚至無人可用的局麵,這時他就需要自己人。

“你說得有道理,這事你去辦,我全信你。”李星洲道:“不過說到後輩,我們也要努力一下才行。”

“不要。。。。。”詩語回答很快,不過。。。。。

她也隻是嘴上說不要。

次日,大朝會,也是舉國震驚的一天,夏國突然出兵四麵圍攻,攻陷景國西北的唐隆重鎮,數千軍民被殺,隻有少數逃過大河。

訊息終於還是到了京城。。。。。

朝堂上下震怒,從百官到百姓,都紛紛高聲怒斥夏國無恥,同時要朝廷出兵夏國。

第二天一早,眾多學子念著為殉難者報仇雪恨的口號,寫了各種各樣的詩詞,與上萬民眾在東華門前請命,希望皇上出兵夏國,為死難者報仇,正景國國威。

這種情況皇帝其實早就料到,所以他之前一直不放出這個訊息,直到大軍出發之後,如今大軍已經北上,冇法打夏國就多了個理由。

但這些還不夠,皇上帶著李星洲,德公,何昭等重臣親自登上東華門城頭,安慰眾多學子和百姓,高聲說一定會讓夏國有個交代,讓眾人不要急躁,靜候朝廷佳音。

隨後,學子和民眾才陸續散去。

下了城樓,皇上對李星洲讚許道:“要不是你那主意,今天朕都不知該如何應付。”眾人也紛紛圍過來說一些“王爺高見”之類拍馬屁的話。

皇帝隨後又囑咐他一定要把樞密院管好,算是正式明說把樞密院交給他,此話一出,有些人皺起眉頭,比如今禮部判部事孟知葉等。

但也無法反駁了,因為李星洲已經連續處理樞密院事務好多天,木已成舟,一開始他們冇有阻止,現在已經來不及,戰事緊急,最忌臨陣換人。

這就是皇帝的高明之處。。。。。。。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