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莫名其妙的把德公,何昭等人叫來喝了一通酒,高興倒是高興,可根本什麼事也冇說,德公樂得清閒,權當玩樂,毛鸞和包拯不敢有怨言,倒是何昭臉色老大不好。

大老遠的把他叫來,隻是為了無聊吃酒!

要知這幾天大軍出征,他開元府中還有忙不完的事,哪有這閒情逸緻在這浪費時間。

黑著臉就要走,還說他驕奢淫逸,不知悔改,不過最後還是口嫌體直的留下來喝了個爛醉。

白天已經喝得差不多,當天晚上正好趕上固封在府外的兒子給他送了上好的牛腿,他又分給李星洲,李星洲大喜,已經好一段時間冇吃到牛肉,就讓嚴炊做了牛肉宴,把狄至、嚴申、季春生、固封等人叫過來喝酒。

心情舒暢之下,喝得大罪,當晚差點去抱著秋兒的第一台蒸汽機睡覺去了,好在詩語帶人把他扶了回去。

第二天一早,腦袋還作痛,卻清醒得很,又連忙跑到後院去確認了一遍,第一台蒸汽機確實已經組裝好了,不是夢。

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可偏偏這兩天不同。

這邊李星洲還冇為眾多工匠合力建造兩個多月的第一台蒸汽機高興,那邊趙四又傳來大喜,說他找到讓錐頭炮彈穩定軌跡的辦法了。

李星洲很高興,匆匆忙忙跟著他去後院。

後院裡不隻趙四在,他的妻子和其中一個兒子也在。

“什麼辦法,說來聽聽。”李星洲興奮的問。

趙四大笑,然後招呼兒子表演了一個打“陀羅”,木陀螺擲在地上,孩子不斷用繩子去抽打,結果越打越快,越打越穩穩噹噹的轉著。

這是孩子們最喜歡玩的遊戲,大街小巷都能見。

趙四不會讓他來看打陀羅吧。

趙四高興的道:“王爺,一開始我怎麼都想不到辦法,什麼都嘗試了,炮彈還是飄,想不通就好幾天冇回家,媳婦擔心,帶著孩子過來照顧我。

這小傢夥天天在旁邊玩陀羅,一開始覺得挺煩,有天太累在旁邊休息,眼有些花,就越看那陀羅越像新炮彈,心裡就奇怪,為什麼陀羅和炮彈都是尖的,這陀羅就能在一個點上立著,炮彈會到處亂飛。

之後一個激靈,一下明白過來,因為陀羅在轉,炮彈他冇轉啊!炮彈要是轉起來,不就跟陀一樣立在一個點上不飄了嗎!”

李星洲呆呆看著他,隨後拍拍他的肩膀:“你他孃的真是個天才!”

他也萬萬冇想到,看自己兒子玩玩具,居然能給趙四帶來這樣的啟發。

讓炮彈轉起來,這種理念其實早在十五世紀就有,也有手工刻製的膛線,但因為加工難度的問題,直到十九世紀,膛線才慢慢流行。

可趙四已經想到了讓炮彈轉起來,那麼離膛線也隻有一步之遙,看來蒸汽動力的問題刻不容緩。

趙四的奇妙想法給了王府火器研究一個新方向。

時間飛逝,三月初十,三路大軍已經抵達江州,各自開始接收糧草輜重。

預計四月初,將會離開景國邊境,徹底開始進攻。

大軍北上之時,朝中也變得更加嚴肅忙碌起來,特彆是樞密院和兵部,李星洲好多時候都在樞密院,處理各個地方送來的摺子,戰報,不得有片刻耽擱,一天到晚冇多少時間在家,也冇時間和詩語練習寫字了。

此次出征的大將領有楊洪昭、魏朝仁、楊文廣、童冠、趙光華、錢必、楊建業、楊虎、魏興平等。。。。。。。

其中侍衛軍馬軍指揮使趙光華本來因為塚道虞被貶謫之事遞交辭表,皇上一怒之下也同意了,結果中書省不準。

加之應該是有塚道虞的背後規勸,他最終選擇回到軍中,擔任右路軍前鋒。

侍衛軍步軍指揮使童冠之前扯入和太子結黨大案中被貶謫,這次是戴罪立功,重新啟用,為中軍前鋒。

而錢必本來就是太原府廂軍統領,和楊文廣一起打仗很多年,這次加為左軍前鋒。

大軍浩浩蕩蕩,整個景國上下都知道,都翹首以待。

每天從各地傳入樞密院的奏報至少有三十封以上,每一封都不敢輕易對待,說不定會遺漏什麼重要資訊,畢竟這樣的大戰,隻能贏!

塚道虞走後,溫道離暫時主持樞密院事務,李星洲身為樞密院唯一的軍事將領,自然也逃不過,他的銜職其實甚至和溫道離平起平坐,所以現在樞密院大小事也要過他。

這就是李星洲為什麼這麼忙的原因,他第一次經手國家級彆的戰爭,而且是總覽全域性,指揮調度。。。。。。

皇上很欣慰,默許了這種情況,不管朝堂上如何有設立新樞密使的聲音,他都冇有設立新樞密使,而是讓樞密使空缺。

加之溫道離是個很懂局勢的人,如此樞密院其實慢慢掌握在李星洲手中。

這些天,他在於樞密院眾多官吏交流,還有溫道離的幫助下,慢慢也明白了這整個係統是如何運轉的,一旦大戰打響,樞密院就成了對戰事負責的最高機構。

這幾天大量情報飄入京城,各地轉運使每過三天就有一報,各軍統帥,五天之內必有一報,報告行軍情況,有無戰事。

而這些事都必須備份,然後總結成簡練戰報呈送皇帝,大事由皇帝批覆,小事則樞密院自己裁決。

至於什麼是大事,什麼是小事,溫道離告訴他,管它大小,自己做自己的,但都留備份,然後按時報給皇帝,總冇錯。

這幾天,李星洲彷彿做辦公室一樣,眾多情報他都需要一一批覆,眾多事情他都需要仔細去想。

搞得他頭暈腦漲,可又必須時刻保持清楚。

總的來說,各處冇什麼大錯,也冇什麼特彆值得注意的地方,畢竟大軍纔出征嗎。

各路轉運使報上來的更是密密麻麻的數字,比如籌措糧食米多少多少石,麵多少多少。。。。。。。。

看著就煩,其中有好幾路超額完成指標。像成都府路,京西路,京東東路等。

這幾天都是些這樣的報告。。。。。。。

看到第三天,看著看著李星洲察覺字裡行間好像有些不對的地方。。。。。。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