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春日,萬物生髮,眾多馬匹停在坡頭,遠遠看去遼西京城頭人影紛紛,旌旗招展。

“不知死活的狗東西!不識抬舉。”完顏離在馬背上大罵,他們已經攻城半月,冇有絲毫進展,無往而不利的金國大軍,第一次受搓。

“父皇說不準屠城,可等這次殺進去,我必要殺儘這些不長眼的狗東西,讓他們血債血償!

下令,讓西營大軍也過來,彆圍了,立即來攻城!把鐵浮屠也調過來,讓他們時刻著甲,餵飽戰馬,遼人有膽子敢出城迎戰,就一舉擊潰他們!

再拍幾個會契丹語的勇士過去城前叫罵,罵死那些膽小鬼。”完顏離怒不可遏。

完顏亮騎著一匹褐色馬,跟在二弟身後阻止了幾個要上去叫罵的人,昨天這招已經試過了,叫罵的幾人被亂箭射死,隻有一個帶傷跑回來。

這樣隻是徒添人命罷了,不值得。

開春後,父皇因病暫時留在上京冇有西進,不過聖旨已經到了,皇叔完顏宗弼數日後將會抵達西京前線,擔任大軍指揮。

完顏亮明白自己二弟為何如此生氣,他想在皇叔到達之前攻下西京,這樣破西京的大功就是他的。

偏偏西京道各處都接連投降,絲毫冇有抵抗,可進軍到西京大同府後,卻遭遇前所未有的抵抗。眼見到手的大功化為雲煙,他自然生氣。

完顏亮打馬上前勸他:“二弟,再等等吧,這大同府可冇那麼好攻。”

“大哥!”見他來,完顏亮詫異,“那也不能就這樣乾看著吧。。。。。。”

完顏離十分煩躁,大同鎮,西京治所所在,巍峨青黑磚塊構建的高高城牆足有兩丈左右,就佇立在前方兩裡之外,明明近在咫尺,觸手可得,可偏偏可望不可即。

十五天內,他們已經死了七百多弟兄,屍體堆積成山,還是冇有登上城頭一步。

完顏亮安慰弟弟道:“這大同可不簡單,它擋在著,已經攔住景國一百多年,當初景國太祖皇帝十幾萬大軍想要收複失地都被擋在這城下。”

“大同有這麼難打?”完顏離有些不信。

完顏說:“此城對遼國無比重要,距南京六百公裡、距景國太原五百裡;為上京之屏障、景國全晉北方之門戶,且扼晉、冀、陰山平原之咽喉要道,是曆代兵家必爭之地。

南下陰山、東來燕山、北上呂梁山、太行山,這樣的額地方,遼國不可能輕易放的,如果一放,他們再無機會。

二弟,我們還是等皇叔過來合兵一處再做打算。”

完顏離憤怒握緊拳頭,最終還是歎一聲,揮揮手讓人去追回傳令兵,大軍暫停調動,繼續圍而不攻。

“哥,你說劉旭說得那個平南王真有這麼厲害嗎?”幾人騎馬返回大營的時候完顏離又突然問,四周綠意盎然,生機勃勃,小山頭的矮樹發了新枝,綠草開始逐漸萌芽。

完顏亮是兄弟幾人中年紀最大的,他其實早就注意到,自從劉先生那天說過關於景國平南王的事之後,他二弟就說話很衝,憤怒不已,隨後親提大軍西進,一路氣勢洶洶要與遼人決戰。

完顏亮心裡明白那種感覺,年輕氣盛,爭強好勝,二弟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優秀,他十五六歲開始隨父皇征戰,悍勇無敵,備受周圍人推崇,父親誇讚。

而在攻打遼國上京時,上京城門就是他帶人率先攻破,如此大功,父輩誇讚,士兵崇拜信服,所到之處溢美之詞不絕於耳,二弟十分受用。

可冇想劉先生回來你之後說南方景國有個平南王,十五六的年紀,率千人大破十萬叛軍,率千人滅前朝餘孽;年紀輕輕身居高位執掌大軍,還十分有見識,竟能脅迫大金國。。。。。。

瞬間被人全麵比下去的滋味不好受,特彆是身處巔峰之時的自傲之人,二弟就是如此。

何況二弟也算年紀輕輕,雖比那平南王大了好多,這大概也是他憤懣,不忿的原因之一。

完顏亮心裡想到,二弟終歸還是年輕,若是當年父親就不會想這種問題,隻會想著怎麼對付那平南王。

“二弟,他不隻是個王爺,景國的郡王而已。”完顏亮道,他安慰弟弟:“而你是金國太子!將來你就是大金的皇帝,還有很多功績等著你,他跟你冇法相比。”

“可他小小年紀就能獨領一軍,還能打贏那樣的大仗,哥,十幾萬人啊。。。。。我們與遼國最大的仗也不過如此。。。。。”

“那隻是叛軍罷了,跟遼國大軍怎麼能比,說不定是運氣好呢?如果遇上烏合之眾,再多也冇用,他們肯定想著往多了說,說得越多,越顯得景國厲害不是麼。

再說無論如何,你都是我大金太子,想的做的都跟他不同,我覺得二弟你在意他是對的,可不用太過在意,無名小卒罷了。

劉先生或許聰明,可他也會有老眼昏花的時候,一個十六歲的孩子?哈哈哈哈。。。。。。若要是這都能令我大金畏懼,那還打什麼仗。”

完顏離聽後大笑:“大哥你說得對,我大金天下無敵,未曾一敗,小小景國何足為懼,總有一天我要馬踏開元,把那平南王的腦袋帶給父皇邀功。”

“這纔對嘛!”見二弟鬥誌回來了,完顏亮高興道。

不一會兒,他們已經到了泥濘的大營門口,門前被馬蹄反覆踩踏,早已泥濘不堪。

“聽過景國已經可是調集大軍了。”進入大帳,完顏亮脫下鬥篷,放下馬鞭。

二弟點點頭:“他們三月出兵,四月就能到上京城下,不得不說景國糧草籌集,大軍行軍都很快,井然有序。”

“那是當然,景國立國兩百餘年了。”

“哥,你會娶那個遼國公主嗎?”

完顏亮放下酒壺,之前有遼人士兵反叛,押送他們的公主到上京投降,那公主又瘦又弱,渾身都是臭味,都快冇人形了,他當然看不上,不過。。。。。。

“如果是父皇的意思那也冇辦法。”完顏亮說,他心裡明白,自己就是給二弟鋪路的。

心思不夠細膩的二弟顯然不明白這道理,他大笑:“哥,你要是真不想娶,到時候我跟父皇說。”

完顏亮隻是一笑,冇有多說。

景國啊,他並不怕,他是喜歡漢人文化,但他一點也不會高估景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