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方先生是一位三十左右文士,相貌俊美,白麵無鬚,手持羽扇,點一爐火,焚香撫琴,琴音嫋嫋動人。他身處的小屋裝點別緻,身後正中掛了一副裝裱好的《出師表》,行筆俊逸,儼然如大家手筆,落款處寫著兩個字,方落。

此處位處東宮,是太子客卿住處。

不一會,屋外小院中響起急促踏雪聲,聽聲知人,方先生微微一笑,似有些不屑,又有些無奈,然後站起身來,不一會有人推門進來了,衣著華貴,八字鬍,走起路來跨步很大,正是當今太子李承平。

“方先生好興致。”太子拱手道。

方先生點頭,回禮一笑:“太子殿下,你我相約之時已經過去一個時辰了。”

太子有些尷尬,連忙擺擺手:“方先生見諒,前堂要務繁忙,故而誤了時辰。”

“無妨,您是太子,想要幾時到就幾時到,在下隻是隨便說說而已,殿下不必在意。”方先生迴應。

太子不再多說,點頭坐下,方先生為他倒上香茶,他便喝起來,嘴裡說道:“此次找方先生還是想問之前先生教我的事接下來要怎麼辦。”

方先生輕搖羽扇,哪怕是天寒地凍的冬天,隨即開口:“殿下問我兩件事,一件是拉攏羽承安,一件是殺魏朝仁,不知是哪件。”

“我兩件都想問。”太子放下喝乾的茶杯。

“眼下隻能做一件。”方先生平靜回答,並未再給太子倒茶。

“就不能兩件一起做嗎?我看都不是什麼難事吧,羽承安上次說話之後看得出心中偏向我。

而那魏朝仁根本冇人替他說話,我聽你的主意讓人在半道上將他的信報動了手腳,父皇也信了,再也不見他,他十有**是死定了。”太子皺眉道,說得很快,言罷發現冇人倒茶,隻好自己倒上香茶喝起來,神色中帶有不滿,隻是不知是因為冇人倒茶還是因為方纔的話。

方先生隻是淡然搖頭:“不行,現在隻有餘力做一件,那隻是殿下看到的,眼見不是事實,二者相差甚遠。”

太子有些不耐煩,揮袖道:“那就殺魏朝仁,等殺了魏朝仁再拉攏羽承安總會方便些吧,他不是一直盼著魏朝仁死嗎。”

方先生拱手:“殿下英明,這樣的做事次序是最好的,不過。。。。。。在下還是想知道一件事。”

太子不在乎的道:“什麼事儘管說,隻要能成事我什麼都告訴你。”

方先生猶豫一下開口問:“是羽承安更盼魏朝仁死,還是陛下更盼魏朝仁死呢?請殿下寬懷為在下解答。。。。。。”

“你問這乾什麼?”太子愣了一下,然後突然站起來,神色有些慌亂高聲質問道。

方先生連忙拱手:“在下隻是想問問,若是殿下的意思自然會竭儘全力籌劃,若隻是討好羽承安大不必著急,可以慢慢來。若殿下不便作答也可以不答。。。。。。”

太子聽罷慢慢平息情緒,緩緩坐下,他眼神閃爍飄忽,一張精瘦的臉擰在一處,定定看著桌麵良久纔開口:“我的意思,我更想要魏朝仁死!”

說完他站起身來,麵目陰鬱,似乎心中難受,也不說什麼轉身推門而出,昂首挺胸大步走出小院。

“恭送殿下!”方先生躬身行禮,嘴角勾起一絲笑意,試探雖然危險卻也是值得的,他現在知道了一些有趣的東西。即使貴為東宮之主,未來的皇上,太子也擺脫不了失敗者的陰影啊。

越是裝作自信的人越自卑,越是裝作不在乎的東西越在乎,看來他的計劃是對的。

阿嬌一邊磨墨一邊看著窗外的夜色,冬天星星稀稀落落,月色淒冷如鉤,書房外的老柿子樹落光了葉,光禿禿的佇立在積雪中,時不時能聽到遠處護院的狗幾聲叫。

“爺爺要寫什麼?”阿嬌磨好墨後問專心致誌的爺爺道。

“還記得與那小子初遇之時他說的話嗎。”德公放下手中筆道:“若是每個人下意識之下的偏差不斷疊加,上達聖聽之時就會天差地彆。我從官這麼多年,多少能隱約感覺到那些看不見的掣肘之害,但卻難以言明,想要根除卻無從下手。

可李星洲那日一席話卻令老夫茅塞頓開,回家之後便開始擬寫奏摺了,想要將其中道理利害明言與聖上,必能造福百姓,鞏固社稷。

可惜很多話都是聽他說著容易,自己下來細想卻冇那麼通透了,所以想想停停直到今日才寫個大概。那小子真是奇人,難不成世上真有生而知之之人嗎。”

德公說罷喝了一口香茶撫須感慨:“還有他後來說的應對之法,如何拿捏人心,讓人吐露真言,令人歎爲觀止,聽他一席話,勝讀十年之書啊。”

“世子說話似乎總有參不透的道理呢。”阿嬌也同意的道。

德公點點頭:“可惜啊,若是他不那般散漫不羈,又無防患於未然之心,必是國之棟梁。”

聽著爺爺遺憾的話,她又想起之前何芊在酒樓說的,她說那陸遊大師真跡的字和世子房中掛著的好像一模一樣,爺爺和自己都認為她看岔了,那怎麼可能,陸大師的手筆是大家之作,尋常人就是臨摹也臨摹不來。

但她卻在何芊講述中注意到另外一件。

何芊還說世子是酒徒色鬼,小小年紀就和兩個丫頭住在同一個院子裡,不講分位,不尊禮法,無恥下流。

世子好酒她是知道的,他總喜歡讓她斟酒,自己都習慣了。

世子好色她並不知道,至少世子在她麵前從未表現出來過,即使自己坐在他身邊,他也從未有什麼不妥的舉動,目光總是那般坦蕩自然。可又聽外界傳言世子最喜歡出入煙花之地,流連紅粉之間。

她雖心中牴觸,但也知道那些傳言應該是真的,像世子那般灑脫不羈之人。。。。。。大概會放浪形骸吧,臉上泛起一絲紅暈。

想著想著又想到他身邊兩個叫秋兒和月兒的丫鬟,一個文靜大方,一個活潑動人,想必正是如此世子纔會不看她一眼吧,越想心裡越感覺堵著什麼。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