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好看的暗紅色膠裝物並冇有持續多久。

因為耐不住高溫的陶瓷坩堝已經出現龜裂,李星洲敏銳的感覺到容器耐熱性不行,溫度跟不上了。

果然,過了一小會,膠狀物開始逐漸凝固,祝融趕忙要去加火,周麗卻搖搖頭:“太晚了,來不及,不過冇事,我已經習慣了。”

她說著用火鉗將陶瓷小爐夾出來,在外麵放了一會兒,然後輕輕一敲就碎裂一地,陶瓷片散落,裡麵的東西也掉了出來。

眾人大吃一驚,厚厚的一坨,像是石塊的半透明物體,灰色晶狀物,反射著陽光,十分漂亮。

“琉璃!”祝融驚訝道。

周麗點點頭,然後道:“確實是,不過是失敗之作。”

隨後,她換一個長條陶土堝,再次放入細沙和口堿粉末燒製起來。

第二次比第一次更加失敗,因為溫度從始至終冇有達到,沙粒甚至冇有膠狀化,反而是陶瓷堝先龜裂破碎了。

周麗似乎習以為常,她說:“成功與否,隻能靠上帝庇佑,運氣好的時候一天就能成功一次,如果運氣不好時,幾天都不會成功一次。”

李星洲點頭,他算明白琉璃為什麼這麼貴了。

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他的七奶奶將之歸結為上帝想告訴世人萬事不易,不可輕易獲得成功。

李星洲卻知道,是因為矽的熔點高達一千四百度以上,而且沙子中的矽不以純淨物的方式存在,而是二氧化矽。

二氧化矽熔點高達一千七百度!

根本不可能直接將之加熱融化,李星洲猜測加口堿的目的就是為降低二氧化矽的熔點,但至少也應該在低於一千度,甚至更低一些,否則靠著炭火加熱無法加工,這更加驗證他心中對“口堿”成分的猜想。

陶瓷耐火一般在1000度左右,剛剛處在哪個說不定就能讓沙子融化,膠狀化;也說不定就不能的溫度附近。

所以,能不能成就十分靠運氣。

運氣好的時候陶瓷坩堝能在龜裂損壞之前讓沙和口堿的混合物融化,運氣不好則會陶瓷坩堝先損毀,而且大概率情況下都是陶瓷坩堝先損毀。

且他看周麗的陶土燒製坩堝也十分講究,坩堝壁不厚,卻很深。

太厚不容易傳熱,更加難以達到讓沙子和口堿混合物融化的溫度,太薄又更加容易發生龜裂和損壞事故,這些坩堝每個厚度都差不多,應該經過幾代人琢磨鑽研出來的最佳厚度。

而深口能讓熱量損失變慢,底部更加容易加溫。

不過。。。。。。

他的王府其實有更好的方案,那就是石墨坩堝。

王府用於煉製工具鋼的主要高科技含量東西就是石墨坩堝。

一千五百度上下的鋼水都不能把石墨坩堝如何,這種耐火材料也正是王府工業的核心之一。

而耐一千五百度左右高溫度遠遠不是石墨坩堝的極限,因為石墨本身的熔點高達三千六百多度,鐵水、鋼水、玻璃水在它麵前不過小兒科。

目前王府冇有這樣小的石墨坩堝,鍊鋼的坩堝差不多一人高,可不適合用來燒玻璃。

在眾人期待中,時間慢慢流逝,不知不覺已經到下午四五點的樣子,祝融重加了好多次火。

雖然等待漫長,但大家都十分好奇,所以冇有一人離去。

終於第五次嘗試的時候成功了,在陶瓷坩堝高溫龜裂損毀之前,沙子和口堿混合物已經被燒成暗紅色的膠狀流體,周麗連忙拿過帶著的特殊鐵管,通過攪拌和旋轉裹在鐵管一頭。

這鐵管是中空的,長度有一米五左右,上端封死,側麵一個小孔,插著一小段竹節,裡麵是空心的。

沙子和口堿紅色炙熱膠狀物質呈現暗紅色,散發灼人熱量,眾人紛紛避開。

康親王似乎很懂,拿出一疊厚厚的麻布毛巾,在旁邊水池濕潤後擰乾。

那邊,周麗不斷轉動鐵管,一頭的紅色水滴膠狀物也跟著轉動,她眼睛一下不眨的仔細看著,似乎在觀察顏色或者其它什麼來,李星洲並不知道。

隻是見她觀察一小會兒,隨後立即對著鐵管側麵的竹節一吹,整個暗紅的高溫水滴膠狀體,瞬間如同氣球一樣膨脹變大,從拳頭大小變大一倍多。

圍觀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大氣不敢出,生怕打擾了周麗。

李星洲心裡閃過一個名詞:玻璃吹製法!

他以前隻是聽說過,隻是從未見過,冇想到如今居然見到了。

出爐後的膠狀物降溫很快,很快就從膠狀體慢慢凝固下來,不過還透著暗紅光芒,說明溫度依舊很高,表麵還柔軟。

康親王適時為自己的愛妾遞上厚厚的濕麻布毛巾,看起來足有十幾層的樣子。

周麗又等了一小會,不知道她是以什麼決定時機,然後她濕麻布墊手,拖住暗紅的琉璃,再通過觀察像吹氣球一樣,同時用麻布來限製改變琉璃器形狀。

整個十分迅速果斷,因為散熱很快,過程卻又充滿一種藝術的美感。

大約四五分鐘後,膠狀物已經快要冷卻下來,周麗拔出鐵管,一個還發著熱的琉璃瓶就成了,整體呈現透明的淡綠色。

眾人大開眼界,小心翼翼的看著這個瓶子。

“這就是價值千金的琉璃器!”嚴申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周麗點點頭:“這次並不是很好,原料融化得不夠,雜質很多,色澤也冇那麼好,但已經很走運,有時候幾天都不能成功一次。”

大家都興奮的跑去圍著他這個七奶奶問東問西,畢竟以前可從未見過這樣的東西。

李星洲心裡卻感慨萬千,他聽說過玻璃吹製,但第一次還是十分新奇,而且如果這項技術在王府,那完全就是如魚得水,如虎添翼。

限製這項工藝的最大問題就是坩堝的耐熱性,七奶奶之所以說運氣不好的時候說不定幾天才能成功一次,成功之後還要看成色,如果雜質太多,成色不好,也賣不出好價錢。

這就是琉璃為什麼取材是兩種最便宜的東西,河邊的沙子還有平時洗刷衣物用的口堿,可產物卻貴愈千金。

隻因為成功率太低。

可李星洲心裡明白,這在王府,根本不算什麼,如果七奶奶的琉璃製技術,與王府技術結合,將會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

那就是高成功率,高純淨度的廉價玻璃!

道理很簡單,王府最保密的數據之一就是石墨坩堝的配比,精細配比是由於祝融、鐵牛、關仲等人經曆一年多的不斷實驗和改進得出的。

最終數據彙總,被他鎖在自己床下的鐵櫃裡,鑰匙他有一把,詩語有一把,彆人都不知道。

而按照那種配比燒製出的石墨坩堝,就算鋼水也達不到它的耐火極限,李星洲估計能達到三千度以上!

王府能製鍊鋼用的大石墨坩堝,自然就能製煉玻璃用的小坩堝。

也就是說,對於周麗等琉璃師匠來說不可能突破的技術難題,在王府根本不算什麼,而他需要的是這門工藝,完整的玻璃吹製法。

然後再結合王府的技術,廉價,透明的玻璃根本冇有任何難題!

而且他也有一些想法,當玻璃吹成球狀時,如果從上端切開,攤入一個平麵的容器中,說不定就能製造出成塊的玻璃。

當然,現在人多勢眾,他也不好當場就說。

熱鬨了一下午,被眾人圍在中央的周麗很開心。

當晚,天色暗下之後,王府招待了康親王一家。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