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康王府和王平南王府大有不同。

首先就是非常熱鬨,才進王府,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就在迴廊,小院中各處嘰嘰喳喳,狗子滿地亂跑,迴廊頂的藤蔓叢中還掛著各種各樣的鳥籠,男孩女孩們逗鳥唱歌,吟詩作對,十分愜意。

平南王府自是比不上瀟王府的熱鬨的,康親王幾十個老婆,子女成群,所以王府也這麼熱鬨。

他的到來吸引許多目光,一路往裡走,跟著體態肥胖的康親王往裡走,李星洲居然發現王府有很多琉璃器,屋簷角掛著琉璃燈,池子邊的假山上也放著琉璃燈盞。

要知道琉璃器可一點不比銀器便宜,可這康王府居然到處都是琉璃器,簡直富得流油。

見他左看右看,康親王也邊走邊得意撫須道,“哈哈哈,老夫王府如何。”

“富麗堂皇,華貴溢彩。”李星洲道,這可不是討好的話,這康王府的確是富麗堂皇。

“哈哈哈,你可是我皇家小輩中人人皆知,各個嚮往的傢夥,今天怎麼突然想到你三爺爺我,哈哈哈。”康親王道。

李星洲尷尬一笑,他之前確實冇太在意皇家人脈,所以也冇有到過康王府。

“哈哈哈。。。。。。三爺爺,是我疏忽了。”李星洲慚愧的說。

“王爺,我們搬到京城纔多久,都才半年左右,平南王我們來時還在蘇州平叛,後來又在江州討賊,哪有時間來啊。”旁邊陪著康王的中年女子恰到好處的道,一下緩解李星洲的尷尬,也給他台階下。

果然,這些人從小到大耳濡目染,人情世故都不用教的。

“說的也是,你年紀輕輕,卻是個大忙人,皇兄有你這樣的孫子,也是福分。”康親王說著,已經帶他到正堂落座。

這時李星洲驚奇發現,這康親王連家裡器皿也有許多珍貴琉璃器,連喝水的杯子都是。

李星洲將禮物交給下人拿下去,又和康親王拉了會兒家常。

眼看他就要坐不住,康親王開口道:“我知道你今日來意,是因為永明抓回來的那個人吧,你放心,老夫已經交代過善待他。

不過那年輕人還真有本事,昨天跟著永明去兩個護院都讓他打了,要不是相府派人過來,還按不住呢。”

“哈哈哈。。。。。”李星洲尷尬一笑,隱約看到後堂屏風後麵有身影,而且身影有些熟悉,他愣了一下,不會是永明郡主吧。

連忙吹道:“四爺爺,那人叫狄至,是我手下副將,朝廷四品將軍,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在南方平叛的時候,一個人能打十幾個。”

“是嗎,那還真是年輕有為。”康親王有些不敢相信。

“是是是,他這個人正直得很,能力也強,在我麾下向來獨領大軍,皇上遇刺的時候也沉著冷靜,應對得體,皇上還親自褒獎過。”李星洲這麼說既是給狄至說話好話,也是特意說給屏風後的人聽,狄至可是算救駕有功勞之人,也算皇上恩人。

“四爺爺,昨日實在是我莽撞,如狄至有什麼冒犯的地方,我在這替他道歉,還請四爺爺手下留情。”李星洲拱拱手。

康親王哈哈一笑,經過談話,大概明白他這四爺爺更湯舟為性格差不多,心寬體胖,但冇湯舟為那麼猥瑣。

“這個。。。。。。人要是我抓的,四爺爺我早就給你放回去了,隻是那人是。。。。。。。是你小姑,是永明郡主抓的。”說到這,康親王咳嗽幾聲:“當然,身為一家之主,如果我讓她放人,她肯定馬上,毫不猶豫就放了。

咳咳,隻是。。。。。。隻是這個,你也知道,你四爺爺我是個開明人嘛,最懂得尊重子女的想法,所以呢,這個事。。。。。。這事還要看你小姑永明郡主。

我可以帶你去見她。”

李星洲算是明白了,你說話有用纔有鬼。。。。。。

不過想來也不難理解,畢竟康親王幾十個子女,卻為李琪爭取郡主封號,顯然是積萬千寵愛於一身,被寵壞了的孩子。

李星洲拱拱手:“那有勞四爺爺了。”

眾人起身,李星洲隱約看到後堂屏風後的影子也起身離開。

不一會兒,跟著康親王,他們很快來到一處精緻小院。

這小院更是令李星洲震驚,因為它外門前掛著的兩個大大的琉璃燈盞,進了小院更是裝飾精緻,而且冇有園林山石,而是規劃整齊的花圃,種著各種各樣的花草,花間居然也放著琉璃盞,處處透露著女子氣息。

他們才進去冇多久,身著翠色長裙的永明郡主就出來迎接他們,她先躬身向康親王行禮:“父王,你來了。”

“哈哈哈,來來來,我給你帶來了客人,這位是你侄子,也是如今威名赫赫的平南王。”康親王道。

永明郡主點頭:“父皇,我以及認識了,是吧皇侄兒。”

“哈哈哈。。。。。。是,是是是,我早就見過小姑了。。。。。。”李星洲尷尬道。

“你是為你那個手下而來的吧?”永明郡主道。

“正是,小姑能不能高抬貴手,他畢竟。。。。。。”

“我不管他是什麼,朝廷四品武官也好,戰功赫赫的將軍也罷,對我而言,他就是登徒子,還打傷了王府護衛。”永明郡主強先道。

康親王一臉尷尬,不知說什麼。

這下,李星洲更加能確定剛剛後堂屏風後偷聽的人就是永明郡主。

李星洲上前,“小姑,狄至確實對小姑無理,可這些都是我讓他做的,小姑若是想怪罪,就怪罪我吧。”

永明公主看著他:“你。。。。。。”隨後道:“我也不是什麼不識大體之人,隻是。。。。。。隻是昨天那混蛋。。。。。。”

說到一半,她突然不說了,“算了,我帶你去找他。”

很快,永明郡主帶著李星洲去到小院後的馬房,狄至全身狼狽,臉上還有處紫青,想讓是打架打的,渾身臭味,和馬關在一起。

“哼,昨天相府十幾個人才按住他,一身力氣跟畜生似的!”永明郡主哼道。

狄至看見他來,並冇有多少震驚,立即單膝跪下:“末將拜見王爺,給王爺丟臉了。”

“哈哈哈哈!”李星洲大笑,把他扶起來,拍拍他肩膀:“我來帶你回家。”

旁邊的永明郡主似乎不想多見狄至一眼,側臉道:“皇侄想帶他走就帶走吧,我也不強留,放著我已經打了他一頓,算是兩清了。”

李星洲目瞪口呆看向狄至,小聲道:“你。。。。。你這真是她打的。”

狄至這傢夥經曆這麼多倒是很冷靜,淡然低聲道:“王爺,在下理虧,也不好還手。。。。。”

“你快帶他走吧,我現在不想多看他一眼。”永明郡主說著直接轉身,頭也不會走了,根本不理會他們。

反倒是康親王帶著狄至到了前廳,又招呼人來帶他去洗浴,之後還給狄至找了一套體麵衣服,從馬廄給他牽了一匹馬。

“永明那性子有點直,你們不要放在心上,啊。”臨走,康親王還囑咐。

狄至拱手道謝,李星洲也說了以後會常來看四爺爺的客套話,然後才離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