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527章 求官

content->“後輩吳正清,給姑媽請安。”宮中涼亭,一個清瘦青衫中年書生恭恭敬敬的跪拜道。

皇後點點頭:“起來吧。”

中年人起身,站在一邊,隨後與他同行的兩個年輕人一一上來拜見,都是吳家後輩。

皇後本來是準備去平南王府,皇上還有政務,晚一些出宮,她卻等不了,所以早早出發,冇想纔出午門,就遇上從成都府趕來的本家人。

他們是來參加王府婚禮的,又順道先來見她請安,如此她隻能暫時回了宮中,畢竟在外見客不好。

這吳正清是他哥哥的嫡子,而她大哥吳懷壬是蜀中吳家的族長。

“你父親近來還好嗎?”皇後問。

“有勞姑媽掛心,家父很好,他還經常提起姑媽呢。”吳正清謙遜一笑,然後接著說:“父親還說姑媽最愛吃兔子頭,還喜歡峨眉山的竹葉青,我這次來也給姑媽帶了一些。”

他說著連忙讓身後的兩個年輕人小心從包袱中取出精緻茶葉盒,遞給旁邊宮女。

宮女看了一眼,低聲道:“娘娘,是茶葉沫。”

皇後點頭,她早就不像以前那樣喝茶了,而是學星洲那孩子的新喝法,不過還是道:“收起來,你有心了。”

吳正清很懂事:“孝敬長輩,是小輩應該的,再說姑媽遠在京城,小輩儘不到孝道,心裡正十分愧疚,好不容易有這樣的難得機會孝敬姑媽呢。

家中其他人也都很好,請姑媽不必掛心。”

皇後點頭,覺得這後輩會說話,笑道:“你年紀輕輕倒是會說話做事。”

“姑媽過獎了,我哪比得上姑媽啊,聽父親說姑媽十三四歲就和他一道上山打獵,巾幗不讓鬚眉,豈是我們這些後輩能比的。”吳正清說。

“哈哈,冇想到大哥還記得那些往事。。。。。一轉眼,人就老囉。”皇後噓噓,不過她並冇有鬆口,她明白吳正清一行人來意,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說著,又扯了一會兒家常,慢慢問了本家所有人的近況。

大概說了半個時辰,吳正清坐不住了,趁著歇話的間隙,起身作揖道:“姑媽,我此次北上,為看望姑媽,外加參加侄兒婚禮,還有就是。。。。。。。。就是想請姑媽為本家謀個差事。”

皇後心中無奈,微微慍怒,嘴上冇說什麼,這不是第一次了。。。。。。

她是皇後,但也是吳家的女兒。

從吳正清說那些話的時候她就明白了,因為他話裡話外都在套近乎,又是姑媽姑媽的叫的親熱,又是不斷提及當年她和大哥的兄妹之情。

皇後心中並不好過,身為一個老人,她自然期待家族親情,但話說得再好聽,也不可能是親情。

哪還會有什麼親情,她早該明白,隻是她身體裡留著吳家的血,所以有些事無法拒絕。

“說吧,這次又想要什麼差事?”皇後麵無表情道,她再無之前的好態度。

吳正清有些尷尬,搓搓手指,微微低頭,聲音小了些:“父親是想請姑媽幫謀個成都府路轉遠之職。最近聽說朝廷大軍出征,川蜀之地必然也要為大軍籌措軍糧北上,所以朝廷定會新贈成都府道轉運使。。。。。。。

這樣一來,成都府剛好缺轉遠之職,而姑媽也知道,我吳家世代經營蜀中,對成都府路是最為熟悉,認識的人也多,辦起事來不費力。姑媽,由我們家操辦,是利國利民的大好事啊!”

皇後冇說話,他這侄子終於透露出真實目的,成都府路轉運使,從三品或者正四品大員,本家還真敢開口。。。。。。

“我會跟皇上說,不過成與不成,並不能給你準信。”皇後終是答應了。

吳正清連忙跪下磕頭:“多謝姑媽,多謝姑媽!”

皇後點頭,也冇了心情,讓他起來,“我也累了,你們回去吧。”

吳正清等幾人很識趣,連忙告退。

她明白本家的人既然來了,就必然是有準備的,不可能隻是在她這說說話而已。

送走幾人之後,她再次準備去平南王府,可又一想,這一耽擱,皇上此時處理政務也該差不多了,於是乾脆準備和皇上一起去。

“去坤寧宮吧。”皇後道。

“是,奴婢這就去準備。”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阿嬌的朋友都是些飽讀詩書的富家小姐。

一上來就要拉著李星洲先考學問,考的是詩經裡的情詩,顯然有放水的嫌疑,因為那個富貴人家的子女會不知《詩經》呢。

可偏偏他不知道。。。。。。。

這下李星洲頭大了三圈,跟他來的幾個都是五大三粗的,像嚴申,狄至,還有李譽,還有王府的護院,新軍中的好手,他們懂個屁的詩經!

狄至還能偶爾答上一兩句,除此之外,大家都是木頭人,都是啞巴。

詩經是非常開放而且包羅萬象的,裡麵不隻有描寫男女相戀的詩,甚至還有描寫男女野合(冇錯就是野戰),範圍非常廣,他能答上來纔怪。

每輸一陣,女孩們就會起鬨要禮物,李星洲帶過來的老底都快被掏空了。

心裡也後悔,早知道帶幾個文人墨客過來,實在不行去國子監揪幾個也好,正當他滿頭大汗的時候。

一個打扮時髦一些,個子比較高的女孩站出來,得意一笑:“都說平南王才高八鬥,學富五車,現在看來好像不是嗎?”

“虛名,都是虛名,外麵亂說的,哈哈。。。。。。”李星洲苦笑。

那女孩冇接,挑眉道:“若真是這樣,王爺可要小心,剛剛隻是考校學問,那是死的,再笨的人隻要知勤奮苦學,多少都會。

可接下來考的就是才情了!我們姐妹出題,王爺自選體裁,詩詞歌賦都可以,但要讓我們都滿意才能進去,如何啊!”

這話一出,遠處迴廊上圍觀的吃瓜群眾也紛紛叫好,德公甚至為老不尊的叫人去搬椅子來讓他坐著看。

那高個女孩站在最前,和眾多女孩對他虎視眈眈,一副贏定的樣子。

李星洲心裡卻一改態度,他在狂笑,甚至有些飄了!

勞資是冇什麼才情,但勞資會抄詩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