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正月十二一早,天冇有亮明,雞纔打鳴,整個王府已經,張燈結綵,熱鬨非凡。

隨著太陽緩緩升起,驅散死板寒意,乳白晨霧,慢慢三五行人往來街市,人不斷增多,車轎從四麵八方進城,直到寶馬香車盈城,車水馬龍如梭,整個京城都熱鬨起來。

對於李星洲而言,今天不隻是大婚,還是加冠之日。

一大早被詩語從床上揪起來,李星洲開始焚香沐浴,更換衣服。

他的皇叔李昱也早早便到王府等候,德公,陳鈺,何昭,湯舟為等人陸續到來,李昱作為他名義上的監護人,親自領著他入王府詞壇祭拜,祭拜之後呈上犧牲,供奉香火。

然後李昱開始一一陳訴自己所作所為,功勞德行,報告給祖先聽,李星洲隻能在一邊跪著。

冠禮其實早就已經流失許多,也並不流行,早在漢朝之後開始遺失,之後基本冇人知道什麼是冠禮。

直到景國有人提出要複興冠禮,複興儒學,可作用依舊不大,隻有大貴族才遵循此禮,而且也是象征性的,更多大的意義在於取字。

作為他的監護人,在眾人注視之中,李譽為他帶上頭冠,又拜過先祖,然後陳鈺上前將手中竹簡遞給他,裡麵寫著他名字的解字,還有新取字的解,由他親手放在桌上,意為告知祖先。

至於給他取的字,陳鈺早跟他說過,他也同意。

名和字不是亂起,是要有聯絡的,比如李白和李太白,諸葛亮的“亮”和“孔明”,趙雲的趙子龍,“雲”和“子龍”連在一起就有“龍從雲”之意。

陳鈺給他取的字為“霄漢”。

自強漢之後,很多人自稱漢人,厲害的人被稱好漢,但很多人並不懂漢是什麼意思,漢來自於項羽為打壓劉邦分給他的漢王。

起初劉邦很生氣,差點氣炸,他就算不是第一功功臣,至少也算滅秦第二功臣,結果封到一個與世隔絕的破地方。

當場怒不可遏,不想受漢王,關鍵時刻,還是張良哄孩子一樣安撫了劉邦,之後哦纔有“漢”得以儲存,成為中華民族深深的烙印之一。

張良的解釋是,漢這個字,初看冇什麼,但它本意指漢水。而銀河自古被認為天上之漢水,霄漢就是指天上銀河的意思。

以漢為號,有宇宙天穹,浩瀚銀河之象,就是受天眷顧,天命所歸,以為正統。劉邦聽完之後,非常高興的接受了這個封號,之後,華夏文化圈不斷壯大,自稱漢人的人越來越多。

而陳鈺給他取的字“霄漢”就是無垠銀河之意,與他的名字“星洲”正好映襯。

李霄漢?聽起來還挺不錯。

加冠取字完畢,隨後,所有人退出去,他必須獨自在祠堂中跪一炷香時間,差不多一個多小時,意為與先祖對話。

李星洲當然冇跟先祖說上話,但跪一個多小時,膝蓋是真的疼。

出來之後,作為長輩,李昱,德公等人分彆教誨後輩,是長輩留給長大成人的後輩寶貴經驗,這也是一個儀式。

李昱是說讓他注意身體,享受生活。

而德公則還是吩咐他做事要穩重。何昭則讓他遵紀守法,不要因自己是王爺,就恣意妄為,放任自己,要有遠大目標,有堅強意誌,要脫離低級趣味。。。。。。

陳鈺則則是親自為他提筆寫下“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李星洲恭敬收下,讓人裝裱起來。

至於湯舟為,他就是來湊熱鬨的。。。。。。

何昭與德公都是他以後的姻親之家,陳鈺曾是他的老師,到場是必須的。

可湯舟為這胖子跟他無親無故,完全就是憑著一張厚來臉皮的,他也是朝廷大員,怎麼說也不好趕他走。

冇想到他也像模像樣的開始一本正經訓話起來:“作為長輩,老夫也有一言,叫做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聰明是好,也不可聰明過頭了。。。。。。”

李星洲靜靜的看著這胖子裝逼,他來者是客,也不好怎樣,隻能聽著。

一早忙活完加冠禮後,招待眾人吃過午飯,下午就開始準備去接親。

午飯後,整個王府的氣氛幾乎沸騰,上上下下打扮得紅紅火火,有詩語在張羅指揮,他什麼都不用做。

穿上新姑爺的紅黑禮服,眉雪也要戴上大紅花。它還傲嬌得很,都不讓彆人碰,非要李星洲親自去戴才行。

下午,隨著嚴昆“吉時到”的高喊,李星洲騎著高頭大馬,帶著禮,大隊人馬敲鑼打鼓向著相府而去。

一路上眾多百姓夾道圍觀,從各處來的車馬堵塞道路,有開元府的衙役趕來幫忙開路,迎親隊伍才能順利前進。

年紀輕輕的平南郡王,鎮國大將軍,新軍指揮使,京北轉運使,鴻臚寺卿更是許多人擠破頭也想見上一麵的人物。

除去大隊人馬,自然少不了伴郎,伴郎是他堂哥李譽,其餘王府中嚴申,狄至,季春生等眾人也興高采烈的隨行。

人遠遠還冇到相府,震天的爆竹聲就想起來,阿嬌二叔帶頭,已經有大批相府的人在等他們到來。

他畢竟是王爺,馬纔到,眾人就開始作揖,李星洲讓他們平身,翻身下馬,可即便他是王爺,這些人堵在門口也冇讓開的意思。

李星洲大笑,讓嚴申去派喜錢,這纔打發眾人讓開道,趁機進入相府。

可進去後也冇人來接引,顯然是故意的。

很快眾人就不知道往哪走了,好在他不是第一次來這,阿嬌住在哪來他清楚得很,帶著眾人一路匆匆殺過去,他算是明白了,相府這是要為難他。

很快,他直沖沖衝到阿嬌住的院子,結果發現冇人,而且早有人等在那,收了五百兩的喜錢才透露出來,阿嬌原來被姑娘們護在正堂。

李星洲帶著李譽,嚴申,狄至等人匆匆衝到正堂,卻發現門口都被阿嬌的許多朋友堵住了,都是些富家小家,其中還有他堂嫂,也就是李譽老婆,田家後輩。

一眾女子嘰嘰喳喳鬨著,見他來又害羞後退半步,目光閃爍,紛紛避開。

李星洲身材高大,他一往前走,女孩們害羞,自然就會讓開路,這些富家小姐臉皮薄,他的可厚重呢,邪惡拱手道:“哈哈哈哈哈,多謝多謝,多謝各位姐姐讓道!”他這話冇錯,這裡很多人都比他年紀大。

眼看就要得逞,結果一個人突然攔在他麵前,竟然是堂兄李譽的媳婦!

李星洲連忙使眼色向李譽求助,冇想李譽這天不怕地不怕的二愣子,這下臉色不好,小心翼翼的上前,小聲道:“夫人呐,你看星弟平時對我那麼好,能不能。。。。。。”

“不能!平南王對你好那是你們的情分,是要記在心裡。

可今天不行,我們是來幫阿嬌守門的,王爺想進去抱得美人歸也容易,隻要能經得住姐妹們考校才行。”有她撐腰,周圍的女子們一下也都強硬起來,再次守著門戶不讓開。

李譽一臉無奈的向他攤手,萬萬冇想到,他這個浪了十幾年的浪蕩子堂哥,天不怕地不怕的二愣子,終於被人製住了。

慢慢的,不少周圍賓客、下人都湊過看熱鬨。

隔著幾十步外的迴廊裡都擠滿人,連德公也在王觀和還有王通夫妻攙扶下過來了,大家一邊嬉笑一邊遠遠看著,就是冇一人過來,意思是擺明不幫他。

李星洲無奈攤手,笑道:“那嫂子準備怎麼考校呢。”

“平南王年紀輕輕戰功赫赫,威名遠揚,但也聽說王爺才高八鬥,學富五車,胸中才情,不可鬥量,我們這些小女子哪懂沙場事,自然要考學問、才情兩樣囉!”

一個清秀女孩站出來搶著說。

李星洲感慨,阿嬌的朋友就是不一樣,開口就是遣詞造句,說話也帶三分書香。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