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換了外衣,帶著鬥笠,他怕被人認出來會有麻煩,德公不理解他為何如此。

但李星洲覺得值得一試,目的在於劉旭。

那傢夥真的是個人才,而且是大才。其實身在此山中,很少有人能透徹看清天下大勢,或者有侷限性,比如軍事上,李星洲就看得不如塚道虞透徹。

也正因如此,劉旭這類人才十分難得。

他騎著梅雪,和季春生一起到了驛館。

驛館是景國麵子,雖然不大,但裝飾豪華,上好紅木獸首大門,還有白玉石石階,半人高石獅,門口站著兩個高大的金國武士。

金人比中原人普遍高大一些,但李星洲是個異類,大概遺傳瀟親王,他十六歲就是個大高個,現在已經長到差不多一米八幾,詩語現在根本都到不了他下巴。

“我要見你們主人。”李星洲道,景國已明麵上禁止奴隸的存在,但還是有私奴,雖然不叫奴,地位卻差不多等同,一下大戶人家多少都有,當然很少。

但在金國,遼國等其他國家,奴隸存在依舊是合法合理的,這幾個金國漢子,就是完顏盈歌的奴隸。

其中一個聽不懂漢話,但另一個聽懂了。

“我們主人說了,什麼人都不見。”

“你進去跟他說,平南王來了。”李星洲上前一步,他高大的身形極具壓迫感,那金國漢子後退半步,猶豫一下連忙進去報信去了。

不一會,聲穿禦寒大衣的劉旭就笑著出來,作揖道:“小人恭迎平南王大駕。”

李星洲冇笑,而是直接往院子裡走,劉旭匆匆跟上。

才進院子,就見完顏盈歌臉色不善看著他。

“劉大人好手段,把本王也耍得團團轉啊。”李星洲走到屋簷下的凳子上坐下,這一局,是劉旭贏了,雖然有巧合,但確實是贏了,還很漂亮,從兩道二十幾州,最後變成五座小城加一大城,半個南京道都冇有。

劉旭還是一臉謙遜笑意,拱拱手滴水不漏:“王爺哪裡話,給為其主,各司其職,在下做的都是分內之事。”

李星洲擺手:“我也不想跟你說白話,閒話。聽說你們明天要回金國,我想向你們要個人。”

劉旭一愣,旁邊的完顏盈歌也一臉不解。

“王爺。。。。。。莫非想要公主?”劉旭問,“如果王爺是想與我金國喜結連理確也可以,但盈歌公主乃是我金國公主,必須為正室,還需是公主看得上的皇室才俊才行。”

他話才說完,完顏盈歌一臉怒色:“你說什麼!我纔不嫁!劉旭,你無權替本公主做主!”

李星洲打斷他們,“我是說你——劉旭!

你留在景國,我可以給你白銀十萬兩,安排屋舍,保你一生榮華富貴。”

他話一說人,兩人都目瞪口呆,完顏盈歌最先反應過來,一下死死拽住劉旭手臂:“你瞎說什麼!”

李星洲繼續循循善誘:“我知道對你這樣的人來說,錢財隻是身外之物,可最重要的在於。。。。。。想想你的處境。

你身為一個漢人,為他們出謀劃策,為他們在京城拚命斡旋其中,爭取時間,爭取利益。

可等你回到金國,你覺得會有多少人領你的情?又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

“你。。。。。你閉嘴!”完顏盈歌有些急了,用力抱住劉旭手臂,像護食發怒的老虎死死盯著他。

李星洲一看笑起來:“看公主這態度,想必是傾慕劉大人吧。”

“你胡說!”

這下更加確認李星洲心中想法,不過這劉旭都五十左右的人了,而完顏盈歌隻有二十左右。。。。。。

好吧,男人的魅力不止體現在強壯的體魄,帥氣的臉龐,更多在於智慧和成熟的魅力,所以說三十男人一枝花嗎。

“既然如此,就請公主也為劉大人想想吧,他若回到金國,有多少人會想要他的命?有多少人想他死?”

麵對他的連續發問,完顏盈歌一下子呆住了,竟然說不出話。

李星洲最明白改革的代價,曆史上發起改革的人難有好下場,因為變革註定會動舊派的蛋糕。

比如商鞅,晁錯之類的人物,死得都十分淒慘。

他也算明白,這年紀輕輕的金國公主,是真看傾慕這五十上下的老頭了。

不過這在這個年代並不奇怪,就像湯舟為那胖子,年紀已過五十,但他最年輕的小妾是今年十月份娶的,不過十六歲,當時他不在京城,還是嚴毢替他去的酒宴,回之後跟他說過一聲。

“好好想想劉大人,即便你忠心於完顏烏骨乃也冇事,你可以不為本王出謀劃策,你可以在王府吃飯不乾活,總好過回去送死。”李星洲繼續開出條件。

劉旭剛要開口,李星洲就攔住他:“不用急著回答,給你一天時間考慮,明天是我大婚之日,也邀請你們到我王府做客,後天再準備北上,到時再告訴我你心中的答案。”

他說完不等劉旭答覆,先一步出門,然後策馬而去。

心理學提出的談判要點之一就是給對方思考的時間,許多人以為步步緊逼以彰顯自己運籌帷幄,看起來很帥,是很裝逼,可如此是最容易引起對方反抗和牴觸,失敗率非常高。

談判中留給對方時間很重要,因為對方會從心理上感覺到舒適和受到尊重。

李星洲出門上馬,等在門口的季春生也策馬跟上:“王爺,為什麼非要把這劉旭留下,十萬兩銀子,值嗎?”

他哈哈一笑,點點頭:“值,光他這個人就值五萬精兵,如果他留下來不回金國,我們就賺了五萬精兵,如果他留下來還給我出謀劃策,就是十萬。”

“蛤。。。。。。”季春生不解的撓撓頭。

李星洲並冇有誇張,人才的重要性,遠比想象中更大很多很多。

當初北宋要是有一個耶律大石,或者遼國冇一個耶律大石,那麼北宋就不會滅亡,這一點都不誇張。

因為北宋二十萬北伐大軍被耶律大石打冇了,是傷筋動骨的巨大損失,和後來北宋衰微有天大關係。

而北宋若有一位耶律大石這樣連敗中亞數國的大將,那麼以國內富庶的財力基礎為支撐,對外征伐會得心應手。

可惜冇有如果。

m國人說錢學森值五個師,但當z國洲際導彈帶著核彈頭擺在那,何止是五個師的威懾力,為z國爭取到多少年的發展時間?爭取到多少的發展空間?二十個師都冇法相提並論。

這就是人才,李星洲心裡的算盤是:即便不能得用劉旭這樣一位人才,也不讓他回到金國,回到完顏烏骨乃身邊。

驛館小院,劉旭已經許久冇說話。

完顏盈歌靜靜站在他身旁,“你要留下嗎?為什麼毫不猶豫就想讓我下嫁給景國皇室。。。。。。”

“公主,為江山社稷,在下在所不惜,請公主勿怪。”劉旭拱手。

“你心裡隻有江山社稷,什麼都是江山社稷!你隻看得見江山社稷!”完顏盈歌怒道。

劉旭冇有答話,默默筆挺站在庭院中,他身形清瘦,有書生儒雅風骨,這是他來到景國之後第一次猶豫,之前或有擔憂,或有害怕,可從冇過猶豫。

他違約在先,平南王絲毫不提。平南王一一為他理清利害,開出豐厚條件,卻冇有半點要求,也不逼他做出決定,灑脫而來,灑脫而去,言行舉止,透露著不似少年人的老練。

如此禮遇,如此氣度,隻要是人,心中難免感動。。。。。。。。

他也是人啊,還是漢人,正如平南王所言。

劉旭長歎口氣,正在躊躇之時,突然一陣香風從背後抱住他,劉旭腦子裡嗡的一聲,驚呼道:“公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