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德公心中大驚,越聽越著急,連連眼色示意,結果塚道虞卻跟本冇有停下的意思。

他看皇上的臉色已陰沉如水,當初太祖靠著兵變奪取的江山,是誰都知道,又誰都不敢說的事。

而皇上默認三衙吃兵血(剋扣軍餉進自己腰包)也是許多上層聰明人都知道卻不敢說,因為隻有這樣皇上才放心禁軍。

“皇上,如今我景朝戰力最強的乃是邊軍,太原楊家軍,真定關北軍,禁軍軍餉最多,人數最多,卻人心渙散,不念聖恩,反而頗有怨言,這纔是最大的問題!而非誰能為帥。。。。”塚道虞擲地有聲道。

皇上大怒:“大膽,你說的都是什麼話!禁軍為天子而戰,天經地義!”

“皇上,禁軍為拱衛京都,保衛皇上,保衛江山社稷確實冇錯,但朝廷派發軍餉也是天經地義,可每年軍餉到軍士手中不足一半,朝廷不仁,何怪軍士不義呢。。。。。。”塚道虞沉聲。

德公想居中調解,但卻不知從何說起,他冇想會有今日這樣的事。

皇上盯著塚道虞,目光如炬,聲音冷到極致:“塚道虞!你有功於國,救社稷於水火已有數次,所以朕給你個機會,今日話頭到此為止。。。。。。千萬不要再往下說。”

塚道虞聽完麵無表情,長長歎口氣,緩緩扶著椅子扶手想要站起來,卻因為年紀太大,一下站不起來,德公連忙起身去扶他。

塚道虞起身,恭恭敬敬向著皇上作揖,然後一字一句道:“皇上,這些話老臣早就想說,不過那時功名利祿加身,正一品大員樞密使,我朝從未有過的大將軍,樣樣都讓老臣受儘浩蕩皇恩,又怕一句失言,丟了這煌煌之榮。

如今半身入土,景國又到生死關頭,老臣不得不說,亦無再多牽絆。

陛下,如今出征在即,大戰將至,兵血不能再吃!三衙不可常設!才能使將士與天子同心,天下兵馬共圖一誌,否則我景國日久必亡!”

塚道虞說得很重,字句清晰,說完長長一拜。

皇上氣得手腳發抖,抓起旁邊一個茶盅怒摔在地。

德公也嚇得不輕,他是第一次見皇上與塚道虞翻臉!

要知道當初塚道虞可是皇上左膀右臂,寵幸如日中天,甚至加了一個景國本來冇有“大將軍”給他。

塚道虞為皇上討黑山賊,平白夷,敗西夏,伐遼國,誅吳王,如今皇上強勢,大權在握,很多都是塚道虞為他打出來的,每勝一次,皇上威望並上一層,每贏一次,天下人便對朝廷,對皇上信服一分。

兩人共事幾十年,從未像如今這般翻臉過。

皇上大口喘息,手指顫抖指著大殿之外,怒聲道:“你給朕回去,快回去!滾!”

德公十分著急,連忙扶起塚道虞,用儘他這把老骨頭的所有力氣,拉著退出去。

殿外,冷風習習,德公歎氣:“塚將軍又是何苦,此事反對若是有用,何至於延續數位先皇,如今已快兩百年,還是老樣子。。。。。。”

塚道虞拱手,平靜道:“常言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半身入土之人,為後人做點事罷了。”

德公說不出話,他知道自己做不到塚道虞那般灑脫。

因為他家中老小眾多,家世龐雜,所以反而不敢說話了,歎口氣慚愧道:“我不如塚兄多矣。。。。。。塚兄早點回去吧,不過過了今天隻怕。。。。。。。”

塚道虞擺手:“我心中有數。”隨即也不多說,便轉身顫顫巍巍離開了。

德公轉身回側殿中,皇上已麵無表情坐在上方冷聲喃喃自語:“他要是走晚半刻,朕怕忍不住殺了他!”

德公低頭,不敢說話。

皇上顯然怒氣積攢到極致:“今日之事,不可外傳。”

“臣明白。”德公拱手。

“以後樞密院之事,讓溫道離來處理。”皇上又道。

德公隻是點頭,一句話不敢說。

走出午門時,天空烈陽告照,年後天氣終於放晴朗,可德公心中卻異常沉重。

他歎口氣,心中有些自責,又無奈。

他知道塚道虞於景國意味著什麼,他也想說與塚道虞一樣的話,但他卻不敢說,因為他背後是龐大的王家,一句話,可能就會給整個家族招致滅頂之災。

有兵權的武將,向來是本朝天家一大心病。

起因當初太祖開國,就是以武將之身,奪他人社稷,得位不正。所以後來天家皇上曆來害怕有人以此說事,效仿太祖,對有兵權的武將十分不信任,還大肆打壓過。

最大的作為就是剝奪樞密院的兵權,專門設三衙以弄臣養禁軍,還放任三衙首官剋扣禁軍軍餉,讓禁軍與三衙上官離心離德。

這樣一來,禁軍確實恨透他們的上官,不可能與之同謀造反。

但皇上卻忽略一個大問題,年年被剋扣軍餉的禁軍,哪有心思為國家打仗?哪會效忠天家?

可皇上不管,在他眼中,穩固天家統治,比禁軍有冇有戰鬥力更加重要。

普通士兵有冇有怨言比起天家地位長久,不過小事而已。。。。。。

德公憂自歎息,卻也無奈,隻盼此次北伐,冇了德高望重的塚道虞,軍中也不會出亂子吧。

十一日,第二天就是平南王大婚,訊息已經傳遍大街小巷,整個京城都熱鬨起來。

朝廷平南郡王,十六歲的鎮國大將軍,新軍指揮使,京北轉運使,鴻臚寺卿,可謂威名赫赫,大名鼎鼎,配上京城第一才女,當朝宰相之孫女,郎才女貌,天造地設,自然為人們祝福傳唱。

王府也忙碌得不可開交,李星洲雙眼無神,如同行屍走肉,被秋兒、月兒拉著試新郎的禮服,一下這不對,一下那不正的,弄來一下午。

到四五點的時候,季春生突然來找他,李星洲出去,見神色匆匆的季春生,給他帶來一個驚掉下巴的訊息。

今日一早,皇上下秘旨:免去塚道虞樞密使之職,免去大將軍之官,削去捍國公之爵,貶為庶民!

當時就把在宮中辦公稽覈聖旨的幾箇中書舍人、門下給事中,還有吏部官員給嚇壞,紛紛入宮向皇上求情,可皇帝絲毫冇有鬆口,下午聖旨就秘發往大將軍府。

之後大將軍府摘了牌匾,塚道虞交還官印文策,紫金官服,金鱗寶甲禮服,臨朝寶劍。

這件事因為是秘旨,所以知道的人很少,但當時護送人去傳旨收回印璽文書的就是武德司的人,所季春生纔會知道得一清二楚。

聽到這些,不隻是季春生震驚,就連李星洲也目瞪口呆,下巴差點掉地上,塚道虞啊!居然被貶謫為庶民,皇上頭昏了吧。

“備馬,我去大將軍府看看!”李星洲道。

季春生點頭,他也還在震驚中無法回神,正想搞明白事情呢,連忙去叫人備馬。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