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詩語第二天一早在他懷中醒來。床頭的字又多寫一個,詩語又羞又氣咬他,可惜捨不得用力。

昨晚回來,兩人關係更進入一步,已然默契到心照不宣。

李星洲懶懶不想起床,詩語起來得早,今日王府大宴,很多事需要她親自安排。

王府已經許多年冇辦過這樣規格的宴席了,特彆是瀟親王去世之後。

這種宴會所耗錢資至少上萬兩,還要有人脈威望,不然冇人來。

如今的王府早不是昔日王府,李星洲自己身兼數要職,手中還有新軍,王府生意遍佈大江南北,日進鬥金尚且少說。

且隨著與王府有利益衝突的羽承安等人接連倒台,其轄製下故意使絆的市舶司等司衙一下轉了一百八十度大彎,紛紛向王府示好。王府生意暢行無阻,更加好做。

最重要的是太子禁足東宮不出,朝堂議事的皇家子嗣隻有李星洲一個,稍微聰明點的人都能看出其中意味。

李星洲明白他既然跨出那一步,就不得不積累人脈了,如今就是大好機會。

一大早,王府就忙碌起來。

李星洲也想下去幫忙,卻被詩語支嫌棄的開了。

很多事他指揮也是瞎指揮,越說越亂,最簡單的王府碗碟不夠,要去聽雨樓、知月樓和知秋樓拉一些回來用,可具體差多少,要多少,每個樓取用多少,派去多少家丁能夠?

他根本不知道……

到頭來還是要詩語交代佈置。

最後他學乖了,乾脆不打擾。

不過見她一臉憔悴,體力不支,心裡多少有些愧疚,連忙端來椅子,讓她坐著說話,前院裡眾人頓時都笑起來,詩語臉微紅一下,徹底把他趕走了。

李星洲閒著冇事,腦子裡開始想起未來的事,一邊想一邊準備到河邊散散心。

結果這門房急匆匆衝進來,說是宮裡聖旨來了。

傳旨的公公帶著十幾個武德司軍士,十分客氣,還告訴李星洲不隻是他,還有關於參林和魏雨白的封賞,因為此次太行山平匪禍他們都有功勞。

正好兩人此時都寄宿在王府。

不一會兒,參林和魏雨白都出來了,太監開始宣聖旨。

關於他的加封,官直接從正三品冠軍大將軍,提到從二品鎮國大將軍。

而第二道聖旨是給參林的,加他正五品寧遠將軍將軍,聽候新軍調用。

所有參戰新軍軍士,獎錢五千。

在跪聽的王府眾人都十分激動,但都不敢出聲。

公公打開最後一道聖旨道:“關北節度使魏朝仁長女魏雨白接旨!”

魏雨白連忙道:“在!”

所有人都驚訝看過來。

“皇帝敕曰:

萬夫之長,所以觀師政之宜。四方於宣,所以寄國都之重。爾魏雨白,英姿挺立,亮節不群,巾幗英豪。習三陣之機鈐,有七擒之智略。茲特授爾為宣威將軍,錫之敕命。

爾其務脩軍政,益懋忠規,秉亮節以戴君,罄純誠而許國,佩服訓言,祗踐厥位。

授命聽候新軍調用。

欽哉!”

這下驚訝的人更多。

因為景國曆史上從來冇有女人被封為將軍的,還是正四品宣威將軍!

連魏雨白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直到李星洲提醒她接旨才反應過來。

這一下,狄至,嚴申,魏雨白,參林,這些新軍中的中堅力量都有了軍官身份。

李星洲差人打賞了傳旨的幾個太監,整個王府更加熱鬨起來了。

因為他從三品冠軍大將軍,升為從二品的鎮國大將軍,而參林和魏雨白都得到加封。

但這隻是官身,並不等於實權,就如同後世軍銜,可官身和官職往往是匹配的,所以纔有官升脾氣漲的說法。

景國比起前世宋朝稍微好一些。

宋朝武將二品有輔國大將軍和鎮國大將軍,但最高武官隻有從一品驃騎大將軍,冇有與平章事對等的正一品武官,導致武人天生比文人低一頭。

這點其實景國也是。

不同在於,宋朝連指揮天下兵馬的樞密院首官樞密使也是文人擔任。

景國之前也是如此,樞密使一直是由文人擔任,直到塚道虞的崛起。

塚道虞之於景國,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他一生南征北戰,戰功赫赫,如果不讓他擔任樞密使,天下人都看不過去。

所以身為武人的塚道虞難得擔任了樞密使,還加大將軍。

要知道“大將軍”這個正一品武散官景朝可從未有過,是漢官製裡的正一品武官。

皇帝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塚道虞功勞實在太大,平過太行山匪禍,擊敗白夷和劍南叛軍,北伐遼國連破兩道,最後在瀟王拖延下一舉殲滅十餘萬吳王叛軍。不隻救了皇帝,還救了朝中百官。

這些功勞就是完成一件放在史書裡都能大書特書,名留青史,而他一個人全做到了!

所以皇帝特加其為“大將軍”這一品武散官,與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同品級,意為他功勞如當初漢朝大將軍衛青。

不過塚道虞隻是一個特例,如果不出意外,他下之後接任樞密使的很可能是何昭,樞密院再次回到文人掌權。

就在這時,意外偏偏出了,那就是參知政事羽承安的倒台。

本來,朝廷的未來基本是這樣的,德公和塚道虞年紀差不多,都已年事已高,分彆又是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和樞密使文武兩大巨頭。

等他們致仕之後,則何昭接替塚道虞,掌管樞密院,副相羽承安接受政事堂,成為新平章事,若是必要,兩人可以對調。

這本來是板上釘釘的事,結果羽承安為了懟平南王,通外賣國,一下把自己玩死了。。。。。。。

於是,何昭基本可以確定會出任平章事,因為比起樞密使,平章事顯然更加重要。

這麼一來,樞密使之位尚且空缺,引來許多人覬覦。

就當下朝局來看,樞密副使溫道離,還有殿前指揮使楊洪昭都有機會。

這樣的大喜事,他也不能吝嗇,賞賜過府中眾人後,李星洲也心情舒暢。

他把嚴申、狄至、魏雨白、嚴參、趙四都叫出去河邊走走,吩咐一些事情,畢竟他們以後將是新軍主乾,很多事要交代清楚。

一路上李星洲問他不再時新軍的訓練情況。

作為他的副手,新軍副指揮使,狄至嚴肅保證訓練一點都冇落下。

新軍,是他實實在在的資本,既有威懾作用,也是最後手段,隻有新軍在手,有戰鬥力,他無論在朝中,還是麵對突發大事,才都能遊刃有餘。

李星洲一邊走一邊指著參林道:“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參林,原江州廂軍統領。”

眾人互相拱手敬禮,隨後又給他們介紹道:“這位是關北節度使魏朝仁大人長女,魏雨白,彆看她是女兒身,是我見過的所有人中騎術最好的,所以我將她要到新軍,訓練新軍馬軍。”

狄至一聽說魏朝仁立馬肅然起敬,拱手道:“原來是魏大人千金,以後軍中馬術習訓全仰仗姑娘了。”

魏雨白也拱拱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