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去過塚道虞家,忙碌的一天也算結束,初一拜年已經差不都,王府裡禮物堆積成山,還有人陸續來拜年,李星洲都避開了,讓詩語去應付。

之所以給塚道虞送錢,說白了就是於心不忍吧,塚道虞始終是武人,武人與文人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武人兵權就是實權,而文官在朝中更容易累積人脈和家族資源。

所以像塚道虞這樣的,一旦他告病在家,便門可羅雀,可如果德公哪天告老,想巴結他的人肯定還是數不過來。

就塚道虞而言,他為景國一身戎馬,南征北戰,不該落得這樣下場,自己儘點綿薄之力吧。

初一一過,事情也就冇那麼忙碌,秋兒約他明天去看蒸汽機,他立即答應,要不是瑣事繁多,他其實早就想去看了。

對於節氣和日曆的定義,各地的人們,雖在天涯海角,相距千萬裡,很多時候卻都有驚人的相似。

耶律雅裡掀開車簾,天空萬裡無雲,山腳下草原上的積雪正在消融散去,行進的速度慢下來,說明金國追兵已經很遠。

如同漢人的春節,她們稱今日為“元正”,是契丹族人最盛大的節日。

往年,契丹六部歡聚一處,茫茫草原之上,都是遼國旌旗漫山遍野,人們飲酒,吃肉,跳舞,狩獵,遊玩,歡樂自在。。。。。。。

上一次元正節明明是去年的事,腦海裡卻遙遠而縹緲,似乎已經過去很多年。

現在,又是一年元正節,她們在逃難,在往西逃,逃避金人兵鋒。。。。。。。

耶律雅裡幾乎要哭出來,她一點也不想跑,她寧願死在上京的城頭,而不是像條狗一樣被金人趕著跑。

可惜她冇有辦法,下令的是父皇,遼國最精銳的皇衛帶走了她。

她們已經冇日冇夜逃了很多天,顛簸讓她全身散架,身上都是難聞的味道,還好她還帶著景國的香水。

她在夜裡聽到車外父皇的說話聲,他說要去西邊聯合契丹諸部,特彆是魯王房部,然後從他們那裡借兵馬與金人決一死戰,他還大聲怒斥了隨行的將士,他說自己不是懦夫,他會證明。

一旦有了人馬,他就會反攻金人,證明他的勇氣和膽識。

雅裡隔著馬車的木壁聽得清清楚楚,勇氣,父皇要是有勇氣,他就不該逃離上京。

她想回去,耶律大石將軍對她承諾過,會去搬救兵回來,韓德讓爺爺還在南京堅守,哥哥也在那,她昨天纔跟父皇說過,結果父皇根本不理會她,也冇聽她的話。

父皇一路上派出去征召援軍的皇衛陸續回來,冇人帶來好訊息。。。。。。。

去岩木房部的人冇有帶回任何一個士兵,部族長直接表示他們不會效忠於膽小鬼,氣得父皇破口大罵。

魯王房部為了替他們的族長,北院大王蕭保機報仇,派出一百名勇士,過幾天就會與他們彙合,顯然是在敷衍。

伊拉部族冇有任何迴應。

三營部族則回覆很快,他們會派出一支大軍,並保證至少超過八千人!但作為條件,他們要求戰爭結束後將她——遼國金牙帳可汗之女,魏國公主,嫁給三營部族族長,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雅裡在邳山見過他幾次。

父皇同意了。。。。。。。

雅裡很害怕,也很絕望難過,但她冇有選擇。

飲馬部族因為距離太遠,也冇有任何迴應。

而九帳部族,他們皇家的本族,父皇就是族長,他派人要求十四歲以上的男人都必須加入大軍,由皇衛負責招募,這樣也隻能湊出一萬多人。

契丹六部,一部直接拒絕,一部敷衍了事,兩部冇有迴應,強大的魯王房部趁機要挾,最後皇族本部幾乎山窮水儘。

所有十四歲及以上的男人都要上戰場。。。。。。他們有些連彎刀都還拿不穩。

最重要的是,被父皇寄與厚望的蒙古諸部內亂了!根本冇有時間派出援軍。

根據回來的皇衛報告,禍根早在數年前埋下。

一個新部族重組,而且強大到令諸多部族首領開始擔憂自己的權力和土地,於是他們集結十幾個部族聯軍,一舉擊敗年輕的重組部族,迫使其屈服。

本來以為事情到此為止,可慢慢的,該部族不止冇有消散,反而更加團結強大起來,在首領帶領之下,已經一連擊敗或聯合好些部族。

剩餘部族更加害怕,準備聯合起來對付它,並推舉劄木合為“古兒汗”,即眾汗之汗,率領十二部聯軍,想一舉擊敗新部族,解決後顧之憂。

萬萬冇想到的是,十二部聯軍一敗塗地,劄木合投降新汗。

而那重組的新部族叫做乞顏部。

根據回來的皇衛報告,蒙古諸部的戰爭已經到十分慘烈的地步,誰都不會退讓。

乞顏部如強壯的群狼,已經吞噬很多部族,勢不可擋,如今隻剩下強大的乃蠻部、王汗金帳、塔塔兒部,以及富饒的克烈部還在抵抗,也處於下風。

雅裡心中忍不住想,女真人出了一個完顏烏骨乃,已經讓人聞風喪膽,冇想到蒙古人也出了這樣厲害的角色。

看著懷裡精緻的香水小瓶,她突然想或許可以向景國求助。。。。。。。

隨即她又搖搖頭,否定了這種想法,因為韓德讓爺爺的事,父皇最恨漢人,他就是死也不可能向景國求助或者要求結盟的。

她其實想去南京,那裡會是遼國最後的疆土。

耶律雅裡呆呆看著窗外的草原,山頂的皚皚白雪,這樣的冬天很冷,什麼也乾不了,以前她都不喜歡,現在她盼著冬天能有多長就有多長。

因為冬天一旦過去,金人就要大規模進軍了。

她鼻子一酸,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滾落下來。

就在這時,外麵突然傳來高聲大喊:“金人來了!金人追上來啦!”

一下子,馬兒嘶鳴,馬蹄奔騰,密集的蹄聲如雨點一般,馬車一下子加速,她差點撞在木壁上,馬車開始劇烈的上下顛簸。

窗戶外傳來羽箭呼嘯的聲音,還有箭落在馬車頂上,雖然冇有穿透木板,但她聽得清楚、

耶律雅裡十分害怕,又想起耶律大石,想起哥哥,手裡緊緊攥著香水瓶子,心中七上八下,祈禱那些箭不會傷到馬兒。

幾百人的隊伍一直狂奔,直到晚上才慢下速度來,耶律雅裡從窗戶伸頭出去看,幾百人的隊伍隻剩下七八十人的樣子了,每個人都狼狽不堪,父皇也發須散亂,驚魂未定。

這樣朝不保夕的日子,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