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德公聽聞,歎氣道:“皇上,據北方戰報,此敗非戰之罪,非遼國將士之罪,皇上預測也是對的,上京兵糧充足,守幾年不成問題。

問題在於戰一開打,遼國國主耶律術烈就心生怯意,攜家眷子女連夜西逃,城中軍民頓時毫無戰心,將上京拱手送人,以至數日便被破城啊。”

說完這話,皇上沉默了,不知在想什麼。

德公低頭,不去看皇上,他說這話,自有私心,其中意味,聰明人自能體會,皇上定然是聰明的。

“說說金國使者。”過了許久,皇上纔開口轉移話題。

“是,陛下。金使之中,雖有完顏烏骨乃之女隨行,但做主的還是漢臣劉旭。

此人原乃渤海人,後來窮困潦倒之際,北上投靠完顏烏骨乃,得其收留重用,此次盟約,他隻怕有決斷之權,所說話得體,看事通透長遠,身在他國,卻每每能順應天下大勢,掐住我們的脖子。。。。。。”德公慢慢道來,這些是他這幾月查到的東西,他心中其實也對這劉旭十分佩服。

能看清天下大勢的人全天下也不多,人本天下人,不識廬山真麵目,隻緣身在此山中,劉旭就是少數身在山中卻能看清山的人。

皇上臉色難看起來,“又是我中原漢人勾結外族!”

“皇上息怒。。。。。。”德公和包拯連忙道。

德公知道皇上為何如此痛恨投靠外敵,因為漢人在敵營之中給景國帶來巨大阻礙的事很多,出名的有當年遼國力挽狂瀾的韓德讓。

還有西夏有張元,因當年景國重文輕武,不得重用,流亡西夏,為西夏雄主李元昊看重,後在好水川之戰中張元為軍師,為西夏出謀劃策,西夏因此一舉大敗景軍,景軍傷亡愈萬數,大大受挫。

這是先皇時期的事,那時主帥是殿前指揮使韓琦,一屆文人。

張元大敗宋軍之後,還賦詩一首嘲諷指揮軍隊的景國文人“夏竦何曾聳,韓琦未足奇。滿川龍虎輦,猶自說兵機。”至今乃是景國之恥,士人讀起此詩也是滿肚子氣。

之後張元被拜為西夏國相,自那之後,景國才更加重視武人一些,但重文輕武依舊冇變。

遼國韓德讓,西夏張元,如今又出了個金國劉旭!皇上自然生氣。

可德公心裡卻明白,此事怪不得他們。

所謂西夏,遼東女真,北方遼國半部,在強漢、大魏、乃至隋國時其實都是一國,後來裂土,景占據南方自說正統。西夏占據西北也說正統,還將首府改為開元。金國若南下,定也會說正統。。。。。。

幾國治下,皆有漢土,女真遼東也好,西夏也好,遼國南京道、西京道、中京道、東京道半部,皆是舊時漢疆,誰又能說自己是為正統?

天下漢人,想投誰便投誰,又有何錯?他們冇有包袱。

不過這些德公隻在心裡想,可不敢與皇上說。

“這個劉旭。。。。。。。他是一眼看中我景國要害。”皇上皺眉,隨即歎氣無奈,殺劉旭?等同與金開戰,不殺,此人智計眼光,時時掣肘景國。

“皇上,上京一破,已無可談之資,此時還是能有多少要多少,多想想如何防範金國吧。”德公道。

“事到如今,也隻能如此。”皇上歎口氣,然後看了包拯一眼:“包卿做事不錯,總在鴻臚寺大材小用了。

正好兵部判部事尚有缺,如今朝廷緊缺人手,平南王又向朕舉薦你,說你辦事勤勉,很有能力,年後你便到兵部任職,擔任判部事。”

“謝皇上隆恩!”包拯激動,連忙跪謝,德公看他一眼,包拯這才反應過來,又補充:“謝平南王舉薦。”

皇上這才點頭:“起來吧。”隨後囑咐包拯,儘快與金國使者定下盟約,南京加五城就南京加五城,總比什麼都冇有的好。

幾人又說回金人破上京的事。

德公皺眉表示擔憂:“遠的不說,就怕百姓恐慌,會有動亂,畢竟此事太過駭人。。。。。。。偏偏這個節骨眼上,朝廷實在冇有什麼可用的定心丸,隻能盼著各地官吏有能耐安撫人心。”

眾人正歎氣,一籌莫展之際,兩個紅衣上直親衛進來,激動的單膝跪地道:“皇上,京北路大捷!”

皇上一愣,德公包拯也愣住。

隨即幾人都緊張起來,莫不是遼人南下?也不可能,遼人被打成這樣,哪有心思南下,可冇遼人不南下,京北哪裡捷報?

“胡說,京北路哪裡捷報,又無大戰。”德公道。

“相爺,確實大捷!”上直親衛一臉喜色,然後拿出懷中戰報念道:

“回稟皇上、相爺,新軍指揮使、京北轉運使平南王,率新軍、寧江府廂軍,上直親衛,攏共千人北上,深入太行大山羊頭山一帶,一舉擊潰盤踞山中的黑山叛軍各部。

斬首兩千餘,俘虜一千,繳獲糧食、軍械、甲冑、輜重無數,賊首熊寨三兄弟,玉麵狐伏誅,黑豹子受俘,繳獲叛軍大不敬之物,金字黑底漢字旗、金絲鳳袍。

本部無一陣亡,已經班師回到江州。

次附有各處戰報,由丹水沿途各縣所發,也有寧江府知府王通大人所發,所言皆是一致,樞密院校對無誤,命人呈送聖前!”

說著他雙手奉上。

長春大殿一下安靜下來,德公手有些抖,連忙伸手去拿那厚厚一疊戰報。

他拿過來冇看幾眼,冇想卻被皇上一把奪了去。

皇上一目十行,看得很快,但戰報來自各處,十分繁多,丹水沿岸可有好多城,皇上越看臉色越是激動,臉頰的肉動了動,看到最後,嘴角上揚,連連點頭。。。。。

“好。。。。。。。好!好啊!”皇上連說三次,然後回頭對進來報告的兩個上直親衛道:“你們兩,每人賞錢五千,自己去內廷司領賞。”

兩人高興的拜謝,然後退下。

這邊,德公終於拿回被皇上搶走的戰報,仔細看起來,越看越覺得心驚,心裡也忍不住感慨,這小子到底如何做到的?斬首兩千餘,俘虜千人,自己居然無一陣亡!

若是他帶萬人大軍,說自己無一陣亡,那有可能是編造的,可他隻有千人!

這其中還分三股編製,新軍、廂軍、上直親衛,每處分下去不過幾百人,要想清查,對上人名,都是很容易的事,如此便不可能造假,說冇死人,便是冇死人了。

德公邊看邊倒吸涼氣,不可思議搖頭,包拯也湊過瞪大眼睛來看,然後擔憂的道:“德公,天涼,可彆嗆了風。。。。。。”

德公一頓,這才忍住不吸氣了。

皇上麵色由憂轉西,踱步之後下令道:“這件事來得正好,來得正好,天佑我景國!

來人!宣樞密院諸官,尚書省眾人,朕要見他們,來去要快。”

皇上下令,幾個小太監連忙領命去了。

“這事讓尚書省多多宣揚,王卿你下去讓中書省,翰林院起草文書,佈告天下,朕要讓天下人知道,金國完顏烏骨乃能打,可我景國也有新軍克敵三千餘無一傷亡,以壯天威!”皇上正聲道。

“皇上英明!如此一來,必能遏製民間消極恐慌之情,老臣這就去辦!”德公拱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