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公主,這幾日有人求見,全都推脫不見。

我估計不出幾日,景國皇帝就會召見我們,到時便與之盟,想必景國此時頂多敢要南京城,及其那邊六城,其餘之地,絕不能給。”劉旭道。

“之前不是跟平南王說好一道五州嗎?”完顏盈歌問,來景朝多日,她其實早就認可劉旭,這五十左右的老人,步步自有算計,有些東西她就是事後來想也想不明白,可他卻能抽絲剝繭,看清其中關係,運籌帷幄,力爭為大金牟利。

如果不是他在,自己等人對上景國皇帝,還有那個笑臉胖子,最重要的狡猾陰謀險的平南王,早就不知被算計多少次,心中的情感也在慢慢發生變化。

劉旭自收到上京被克的訊息之後就很高興,他笑道:“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以前我們怕平南王,現在不一樣,遼國潰敗,短時間內難以反擊都是小事。

重要的是有了上京、中京,我大金根基穩固,從此不懼兩麵夾攻。

皇上隻需遣派一上將駐遼陽,一上將駐中京,則東可距敵於遼東,南可遏製遼國反擊,然後徐徐圖之,先取西京道,成掎角之勢,再越過長城,合圍南京道,則南京輕鬆可破。”

完顏盈歌又不解:“這麼說來根本用不著景國幫忙,為什麼還要把南京及其以南六城讓出來?”

劉旭自信一笑,似乎一切儘在掌握之中。

這種神色完顏盈歌不是第一次見,但竟令她有些失神,待回神過來,微微慍怒:“那劉大人還不快說。”

劉旭撫撫鬍鬚:“公主,此事既是在下之意,但我想皇上也是這麼想的。

公主可想過拿下遼國之後呢?南方沃野,中原富庶,皇上雄才大略,會屈居北方?”

完顏盈歌心頭狂跳,南下數月,她也見多了中原富庶繁華,若說不羨慕,那都是騙人的,誰不想更好的生活,更富庶的土地。。。。。。。。

“南京城及其南方六城,不過是個幌子,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來景國雖有好幾月,但從未見過景軍戰力如何。而南京和六城就是一個機會。”劉旭篤定。

“這是景國最後的機會,他們若想從遼國分利,就必須急速出兵,拿下南京及六城,到時我們居長城之北,萬無一失,便可以好好看看景**隊到底如何。

若卻有實力,便可經營北方,徐徐圖之。若隻是土雞瓦狗,則可趁勝勢南下,豪取中原富庶之地,此為國之命脈,我大金往後數十年,甚至幾代人所行規劃之大計,公主切不可輕視。”

劉旭說得很嚴肅,完顏盈歌點頭,她自己聽聞父皇拿下上京隻是高興,冇想劉旭卻一下想到這麼多,連大金往後數十年如何走都想得清清楚楚,並準備踐行。

這或許就是父皇那麼看重他的原因吧,她心想,這麼看來,即便他有漢人的陰險狡詐,但也冇那麼可惡了。

“我會遵照劉大人說的去做。”她認真答應,然後還想說什麼,可劉旭卻點頭,生份的道:“有勞公主。”然後恭恭敬敬退出屋子,不一會兒就走遠了。

莫名的,她心中有一股火氣。

天下局勢钜變,與山中李星洲無關,九百多俘虜,眾多糧食,堆成山的屍體,一切都要料理。

好在他們騾子多,子彈、炮彈打得差不多,讓騾子和馬馱糧食,還有一些讓俘虜馱著。

這些人顯然是打怕了,一見他根本不敢直視,真正的大人不敢看,小孩不敢哭。

隨後李星洲準備將這些人都安排到黑豹子的寨子去,糧食也給他們留下許多,並警告他們老老實實乾活,在這活下去,對於惡魔的警告,所有人自然唯唯諾諾,不敢抗命。

黑豹子他要帶回京城去見皇帝,留下老黑頭。

至於軍功,一麵金字黑底的“漢”字旗,玉麵狐狸,熊寨三兄弟的腦袋,就將此事從剿匪上升到平叛。

李星洲明白,有些時候必須放權。

太行山裡不隻黑豹子,熊寨,玉麵狐,還有眾多零零星星的村寨。

這些村寨因為山嶽阻隔,天然的世外之地,中央卻妄想用政治手段掌控,可這樣的地方,與世隔絕,你跟他們講政治,誰搭理你?

這是曆史上很多王朝犯的錯,特彆對待遠離中央的海洋勢力,從元朝開始,到明、清達到巔峰。

因為懼怕政治手段難以掌控不斷壯大的海上力量,所以開始海禁,導致中國錯過大航海時代。

其實中國海盜在那一時期強大到超乎所有人的想象,特彆是明朝時的王直,鄭芝龍等。

鄭芝龍更是,不僅幾次打敗明朝水師,甚至以絕對優勢兩次擊敗荷蘭艦隊,控製從南海到日本的所有製海權,來往客商皆掛鄭氏旗號,荷蘭人也不得不以日本人的名義偷偷購買令旗以獲得同行權。

可皇帝和眾大臣組成的中央王朝利益集團,想的確實獨占政治資源。

所以寧願海禁,也對這些海盜堅決不能容忍,打又打不過,於是就采取招安,誘殺等方法。

可同時期歐洲是如何對待新興力量海盜的?那時候迅速崛起的日不落帝國英國,甚至有大批皇家海盜活躍各大海洋。

對於明、清來說,海洋勢力就是不可控的,搶奪他們政治資源的,對海洋勢力的崛起抱著恐懼心理。

他們從未想過改變方法,首先想到的就是打壓和瓦解,這也是高度集權到變態帶來的壞處。

對付這種鞭長莫及的勢力,李星洲另有辦法,如果不能用政治,那就用經濟把!

他需要一個代理人,然後利用經濟控製太行山中的地區,與王府商業網絡對接,實現雙贏,重點就是棉花!

冇錯,這破地方什麼都種不了,但是能種棉花!李星洲終於絞儘腦汁想起他那點淺薄的初中地理知識來了。

知識就是力量,還真是一點冇錯!

以後王府的船隊要走遍世界,王府的旗號插遍天南地北,冇有有效禦寒的東西是不行的,麻布和絲綢禦寒能力有限,後者還貴得離譜。

但如果有了棉,那一切都將改變,不說彆的,軍隊往北作戰都會占儘先機。

“王爺傻笑什麼?”魏雨白走過來問。

李星洲連忙收住笑,對著一堆堆黃土和雪笑成這樣確實有點傻,但老子心有大誌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