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老大,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去。”老黑頭給火堆添了跟柴火,搓搓手道。

黑豹子看著下方熱鬨的山穀,“那也得出的去,玉麵狐gou娘養的,今天又不見我!”

山穀下方有水源,是一口老井水,每天一早村寨裡的女人成群結隊按時下山取水,然後送回山坡上去。

山穀兩側地勢傾斜並不平坦,可坡度也不大,坡上到處都是黃土窯,這些土窯有些挖進好幾步,光裡麵就能夠住人,有些不深,外麵接著房屋,晚上才睡土窯裡,再往外還有夯土牆。

山坡兩邊加起來,密密麻麻得有上千的窯洞的樣子,中間連著小道,遠遠看就像蜂窩一樣。

下方村口,人出進的地方,還有高過一丈的夯土牆,從這頭到那頭,大概十丈左右,將山穀裡的村寨牢牢護住,外麵的人進不來,裡麵的要出去也需要請示。

夯土牆上方可以過人,兩步左右寬,有人手拿弓弩在巡邏。

正中是一處黃褐石頭城,用黏土砌的,上方搭建木質棚子,離地兩丈不到,隻有四麵開的小窗戶,有人晝夜把守。

那夯土牆外邊還一排掛著幾十個乾癟發白的腦袋,下齊下巴,上齊耳朵根,割得整整齊齊,下手的人功夫老道。

那是楊家軍的人頭,以前黑豹子想都不敢想跟楊家軍打會是個什麼場麵。

可那天玉麵狐設下埋伏,用弓弩一下殺了兩百多個追擊他們的楊家軍,還是各個穿著鐵片紮甲的精銳,弓根本射不穿,靠的都是強弩,跑的那些也嚇破了膽。

那一戰之後,眾人都歡呼起來,因為他們打敗了楊家軍!玉麵狐狸大得人心,一呼百應。

他們把大部分屍首留下喂狼,把其中一些拿回來裝飾圍牆。

這個山溝就是龍潭虎穴,隻有一條大路可走,那就是從北麵的山道出去,南下一天腳程就能到羊頭山。

而所謂山道,也是一條開鑿在斷壁上的危險路段,夠五人並行,一失足外麵就是萬丈深淵,北漢時先民留下的古道。

這意味著這地方易守難攻,即便來再多人,最後想打進來都必須過那五六人寬,至少五十餘丈長,開鑿在峭壁上的山道,那可是一人當關萬人莫開的地方,有這樣一片地方,難怪玉麵狐狸不怕官府,不怕楊家軍。

隻要幾十個不怕死的漢子往村口山崖上的險道一站,對麵就冇辦法攻進來,何況玉麵狐手裡還有強弩,對麵想遠攻也占不到便宜。

黑豹子心裡苦悶,千算萬算,他還是著了玉麵狐道。

現在他帶來的五百多弟兄,還有熊寨,周圍大小村寨的人全聚攏在此,至少有三千多,可這些人現在對玉麵狐言聽計從,特彆是在她打敗楊家軍,又囤積這麼多糧食酒肉之後。

此時正好黃昏之際,黑暗慢慢將領,山坡兩側點滿火堆,酒肉飄香,眾人吃肉喝酒,好不痛快,到興致勃發,還有男女成雙成對悄悄離開人群,鑽入兩邊屋子、窯洞或者樹林。

冇人願意走了,這裡糧食充足,有酒肉,有女人,還不用擔心官兵,所有人都願意跟著玉麵狐。

玉麵狐狸也露出了她的真麵目,自稱大漢(北漢)睿宗孝和皇帝李均第九世孫女,號晉國公主,四十多歲的老女人,心狠手辣,這山穀裡住著她十三個丈夫,現在從八抬大轎,改成十二人抬了。

老黑頭聽完後吐了口唾沫,告訴他,“騙鬼呢,北漢那是幾百年前的事,投降後皇室全被景國遷移到京城開元過好日子,她哪裡冒出來的!”

可其它人相信,而且經過這次大勝,他們有吃喝,有酒肉,還有女人,更加擁護這個北漢皇帝之後,冇哪個會去想真假,還有男人不斷向她示好,想也去鑽一次窯洞。

黑豹子隨行的五百人,一開始就大部分不想走,隻有少數有家室的願意跟他回去,可村寨大門不開,他去找玉麵狐也見不到人,他們就明白過來,自己找道了!

而且隻要想著走,就不給糧食,不安排住處,在山上捱餓受凍,留下的好酒好肉,運氣好說不定還能shui女人。

幾天後,山頭上就剩下老黑頭和黑豹子瑟瑟發抖。

他走不了了。。。。。。。

“老黑頭,gou娘們早就算好,要是我們不來,她有理由打我們。

要是來了,就回不去,她根本就想我死!”黑豹子咒罵,他和老黑頭隻有一個火堆,身邊放著自己帶的毛皮氈子,這兩天他們都在外麵過夜,因為玉麵狐根本冇讓人給他們準備落腳地方。

許多人早就對他們虎視眈眈,想搶他們的兵器還有毛氈,好在黑豹子身材雄武,那些人隻是看看,不敢動手。

晚上,他們就去村邊樹林找點柴火禦寒,用自己帶的麪餅充饑,可慢慢的,東西也要吃完了。

手下兄弟們一個個去投了玉麵狐狸,隻剩下他和老黑頭,想逃也逃不了,他們翻不過那道一丈多的夯土牆,何況牆頭還有人守著。

更為可怕的是,這個寨子不隻有糧食,還有強弓硬弩,鐵甲刀槍,和一個邊關重鎮冇有區彆,也從這些人交流的隻言片語間得知這些東西來自西夏商人。

太陽完全落山,天地一下黑暗下來,老黑頭冷得有些抖,“老大,得快想辦法,你看這些人看我們那眼神,恨不能吃了我們,等我們餓冇力氣了,他們就敢動手。。。。。。

再說寨子裡還有近千口人,都是老弱婦孺,還等著我們回去呢。”

黑豹子抱著手:“狗ri的,她就是仗著這地方!纔敢什麼都不怕,就是老子也想不出什麼辦法能打進來,楊將軍來了也搞不成。。。。。。

讓我想想,再想想。。。。。”

臘月初十中午,出發五天之後,李星洲等人終於到達傳說中的空倉嶺,此地到處黃土,樹木稀疏,積雪隻到腳踝,從山梁向西看去,還能見到波光粼粼的泌水從山腳流過。

山嶺上幾乎空無人煙,不過卻有一條長滿雜草的大道,北上冇走多遠,大道就被又長有多的枯草蓋滿。

塌了一半的關口隔在路中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