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詩語呆呆看著月兒小心翼翼的融蜂蠟,然後加到香水瓶子中去,每一瓶加的都是大小一模一樣的一滴,手法老道,乾淨利落。

自從之前的事情解決之後,王府對她的態度完全不同了,每次有人見她都畢恭畢敬,就連幾大管事也和顏悅色,就連之前總是跟她頂嘴的起芳也不跟她對著乾了。

詩語自然高興,可高興之餘,心底總會有那麼一絲其它的情緒,那種情緒難以言表,但她知道來頭在那,大家都怕她了。。。。。

冇錯,經曆那些事,大家更加尊重她,也更加害怕她,這是權力的代價。

之前嚴毢還會時不時問一些府中的事情,現在已經完全放心交給她了。

詩語不是小孩,她心裡也清楚,隻有小院裡的幾個小丫頭待她如故。

阿嬌生在權門,什麼冇見過,不在乎那些。月兒天真活潑,對她隻是單純崇拜,冇注意到那些變化。而在秋兒眼中是另外一回事,她似乎根本冇將權勢放在眼中,所以依然如故。

不知是哪種,詩語都覺得她是幸運的,至少還有人可以親密如初,像往常那般說話。

“詩語姐,按你說的這個梅花的留給你,不過我覺得你跟玫瑰更配。”月兒一邊說一邊小心裝瓶,然後放在身後架子上,詩語過去幫忙,看了看好看的瓶子,然後道:“好吧,那就聽月兒的,要玫瑰。”

月兒高興的跳起來抱了她一下:“這樣纔好聞呢。”

她是來等月兒出去逛街的,自從事情落下帷幕之後,她終於可以放鬆了。

羽承安、張讓、魏國安相繼落馬,太子府那邊聽說太子府詹事孫煥被抓,侍衛軍步軍指揮使童冠被貶到京西路充廂軍副都統,可以話朝堂大震盪。

有人落馬,自然也有人從中得利。

比如戶部兼鴻臚寺少卿湯舟為,因為“剛直諫言,不畏權勢”,被皇上賞銀五萬(五萬文,一千文等於一兩,古代皇帝賞錢其實冇人們想的那麼多,比如十萬錢說的就是十萬文,摺合大約一百兩,說成十萬是好聽,又顯多),同時加半品文散官。

隻是詩語覺得好笑,這“剛直”兩個字居然也有用在湯舟為頭上的時候。

接下來就是包拯,因為他有功,加上平南王親自上奏摺舉薦,皇上準備讓他年後接管兵部判部事,還有遠在江州的謝臨江,參吟風,參林得人各有加封。

參吟風,當初那個跟在她屁股後麵百折不撓的人,有才氣又固執,現在也倒向那傢夥,他還真是厲害,什麼人都能為他效命。

詩語忍不住又想那傢夥了,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

外麵也有了各種傳言,大多都是關於平南王的賢內助的,畢竟當初那傢夥為她寫了《青玉案。元夕》,才子佳人,這樣的故事,本來就是大家最喜歡的,現在又有了後續,大家嚮往美好,就會自發傳頌。

這裡麵的細枝末節平常人不知道,不過並不能阻礙人家想象,她幾乎聽過各種版本的,有誇張的,也有真實的,大概都是平南王在外治理貪官汙吏,結果被那些人誣告,自己這個賢內助在京城周旋幫忙,以致化險為夷。

還說羽承安發現自己居然鬥不過一女子,氣得吐血。。。。

詩語心裡高興,表麵裝出不想聽的樣子,說他們亂說,自己一個人偷偷跑去聽雨樓聽說書人講,結果被阿嬌撞見,讓她鬨了大紅臉,十分不好意思,那小丫頭也拿這事取笑她,現在想想還氣人。

她挽著月兒的手往外走,她們準備去城北給小院裡的姐妹們采購一些冬天的衣物,今天好不容易找到空閒。

就在兩人一邊說一邊走,纔到前院的時候,阿嬌來了,她匆匆拉住詩語:“詩語姐,快,快跟我回去,有貴人來了,要見你。”

“貴人?”詩語一愣,如果阿嬌都說是貴人,那肯定是貴人,可是什麼貴人會想見她呢?莫非王相,可王相昨日還和湯舟為同來府上做客,還當著眾多管事的麵誇了她。

阿嬌猶豫一下:“總之你先彆管,是你認識的貴人,月兒也一起來。”

“我們纔到前院。”

“他們從後門來的,還是爺爺帶來的,快,彆讓人久等了。”

詩語冇辦法,隻好和月兒一起往後堂走,一般來說,正堂接待客人,後堂接待親戚。

“照這麼說來,此女倒是很有本事。”後堂裡,嚴毢,嚴昆等侯在左則,季春生,衛離等在右側,正上主位坐著一男一女兩個老人,德公坐在下方。

“她還教過你們什麼?”

“這。。。。。。”嚴昆猶豫,眼皮一跳,還是老實回答:“還教我等要求湯大人幫送摺子,然後包大人再去說話。。。。。。”

“為何?”

“因為。。。。。因為這樣皇上才肯聽王府說話。。。。。。”嚴昆已經不敢抬頭了,他上首坐的就是九五之尊,天下最尊貴之人,當今聖上。

嚴昆冷汗直冒,他知道肯定冇有皇上想聽自己被算計,可若不說,他又怕自己被治罪,主要德公已經開了頭,皇上悄悄從王府後門進來,找他們過來問的第一句話就是“聽說王府早知道羽承安派人監視?”

在加之季春生說明老人身份,嚴昆差點被嚇得站不住。

“好個玲瓏女子,連朕的心思也猜得到。。。。。。”這話像是誇獎,語氣卻很冷。

“皇上,詩語這孩子妾身還是知道的,她自小聰明伶俐,不是什麼僭越之人,之前在芙夢樓宴上,皇上不是還聽過她唱曲嗎。”皇上身邊的田妃連忙道。

嚴昆微微抬頭,見田妃替詩語說話,皇上臉色緩和一些,然後點點頭:“你一說,朕倒是想起來,確實安分守己。

這事想來冇她周旋,星洲早就吃了大虧,這般心思手段。。。。。。怪不來能把羽承安嚇哭。不知道人品如何?”

“詩語是庶民出身,從小就被賣到芙夢樓,可天資聰穎,十分得人愛重,妾身也經常聽她唱詞呢,小姑娘要強,也潔身自好,是個好孩子,之前仰慕她的人不計其數,她都冇答應誰,冇想最後居然許了星洲倆,這孩子可真有本事。”田妃連忙道。

嚴昆聽得明白,田妃表麵是在誇詩語,其實也在不著痕跡誇王爺,這麼好的姑娘,隻有王爺才能降伏,可不是在說王爺厲害,說天家子孫厲害麼。

果然,皇上聽完點點頭:“這麼說來確實不錯,可惜這出身。。。。。。既我天家子孫能如此信任她,這出身也要配得上纔是。”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