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皇上靜靜看完信紙,然後放在案頭,他想站起來,一下居然冇站起來,福安連忙扶他站起來。

德公坐在下方等著,那是羽承安寫給寧江府廂軍都統的信,他心裡自然高興,平南王原來留下這麼多後手,還害他白操心一場,整日擔驚受怕。

“朕萬萬冇想到,最後禍國的居然還有當朝參知政事。。。。。。”

德公微微低頭,皇上這句話說得有些不好接。

因為太宗皇帝時為防平章事一家獨大,故而設三司分走平章事財政大權,而到本朝,皇上還是不放心平章事一家獨大,加之為削弱平章事而將大權握在手中,皇上又設參知政事為政事堂副,再削弱平章事權力。

說白了,參知政事此職,乃是皇上年輕時設立的,結果如今參知政事羽承安居然勾結外人,禍害家國,皇上臉麵自然掛不住。。。。。

“皇上,此罪在人不在職,要是換一個人,說不定就不會如此。。。。。。”德公隻要說好聽的。

皇上並不說話,慢慢踱步,然後道:“你不用安慰朕,此職既是朕設下的,心裡有數,特彆是曆經此事之後,參知政事無要職而居高位,時間一久,自然虛而不實,隻知道著力於勾心鬥角而不為實事在所難免。”

說著他歎口氣,“隻是朕實在冇想過,他膽敢做到如此地步!若不是包拯、薛芳、湯舟為還有你,朕也矇在鼓裏,對了,還有江州的廂軍統領,那什麼。。。。。。。。“

“參林及其侄子參吟風。”德公提醒。

“嗯,不錯,這兩人心繫家國,大義滅親,朕心甚慰,要好好嘉賞。”皇上接著說:“至於。。。。。。陳鈺,這老頭倒是古怪,當初星洲差點把他打死,他反倒站出來力保星洲,若不是他,也險些出差錯。”

“皇上,陳大人向來公私分明,想必是看重王爺聰穎,天資卓絕,所以愛才心切,護著他。”德公說。

皇上冇說話,但臉上微帶笑意,顯然對他這話很喜歡。

“你準備如何處理此事?”皇上問。

德公拱拱手,回報道:“皇上,經臣與禦史台、大理寺、刑部等大臣連夜商議,認為兵部判部事張讓,構陷皇孫、朝廷命官,叛國通外,證據確鑿,應該抄冇家產,貶為庶民,發配交州蠻荒。

中書舍人魏國安,構陷皇孫、朝廷命官,叛國通外,證據亦是確鑿,外加他還壞政事堂祖製明令,還有欺君罔上之罪責,應抄冇家產,貶為庶民。。。。。。秋後處斬。”

皇上沉吟:“按我景國祖製,不應殺士大夫,魏國安當初是科舉取士之才。。。。。。”

“皇上,事情總要變通,如此大罪還輕饒,這樣的風頭一開,以後後果不堪設想啊。。。。。。”德公道,他心裡也明白景國祖製,不殺文人士大夫,但如此外敵環伺之際,他有預感,若還不嚴明法紀,就會成大禍。

皇上最終點頭,“就依照你所言。”

“至於羽承安,構陷平南王奏摺,還有書信具在,魏國安、張讓也在禦史台大牢中指認他,寫下陳罪書,罪大惡極,可念及其年事已高,為國分憂多年,應抄冇家產,貶為庶民,刺字發配關外,其女婿參勝,也同樣發落,這樣一來算是給予他一些照顧吧。”

皇上聽後隻是緩緩點頭:“不錯,這樣處置算得妥當,不過參勝還是發配交州吧,羽承安他竟然敢做這樣的事,就休怪朕不講情麵!”

德公點頭,心底發冷,不敢說話,他知道皇上這話的意思就是要羽承安死!

髮髻雪白,行動不便的老人,無人照顧之下發配幾千裡外的關北苦寒之地,就是要他的命,隻是皇上冇有直說。

“讓刑部儘快擬寫書表,昭告天下百姓,以安人心,最近外邊想必亂糟糟的,人心惶惶也不是好事,還有江州那些人,你以中書名義起擬詔書,讓星洲放心去查,讓刑部接收卷宗。”皇上麵無表情道。

“臣明白。”德公作揖,猶豫一會接著道:“至於太子那邊。。。。。皇上,此事種種證據口供都表明背後有太子摻和,勾結金人也罷,構陷平南王也好,欺君罔上也是。。。。。不過臣與三司不敢妄自決斷,有關太子,還請皇上定奪。”

皇上沉默下來,用拇指和食指捏了捏額頭,然後幽幽道:“罪責加在那個太子府詹事身上,至於太子,朕自會懲罰。”

“是。。。。。”德公點頭。

之後,德公又與皇上說了許多此事細節,裡麵自然少不了太子的份,他時不時微微抬起眼簾,觀察皇上表情,但也不敢太過,太子終究是太子,皇上如何懲罰,都是皇家內部之事,皇上是想與朝廷之事分開。

不知不覺,幾個時辰過去,待日頭高照,驅散灰濛濛雲霧,德公一身輕鬆,出了大殿,門外等候禦史台、大理寺、刑部諸位同僚在等候。

見他出來便圍上來打聽,德公乾脆的說:“諸位放心,皇上對諸位決斷十分滿意,隻有參勝要求發配交州而非關外,另外也交代要刑部、禦史台配合平南王,接手京北所有案件卷宗,審查不得拖遝延誤。”

“請皇上、王相放心,臣定會好好配合平南王。”刑部判部事連忙道,地方案件,必須上交卷宗到刑部,如果涉及官員,還需禦史台配合。

隨後眾人又是一陣談笑恭維。

“王相他辛苦了。。。。。”

“王相辦事公正,乾淨利落,實乃我輩楷模。。。。。。”

“此時要是交給我等,得要年後才能縷清啊!”

“。。。。。。。”

德公早就習慣,隻是拱手也不多說,待眾人出了午門,三司各官員這才散去。

看眾人依依不捨遠去,德公撫這花白鬍須,也知道此事算塵埃落定了。

皇上放過了侍衛軍步軍指揮使薛芳,一來冇有直接證據,二來不管談判結果如何,明後年景國就要討伐遼國,正是用將之際,塚道虞一老,能帶兵打仗的人不多了。

心裡忍不住感慨,看皇上對平南王如此器重,當初若是再撐個幾年該多好。

正因瀟王死後數年無太子,眾臣焦急,所以催促皇上立儲君,當初聯名上書,連他也在其中,可誰會想到幾年後會冒出一個浪子回頭的李星洲呢。。。。。

而儲君一立,就不是那麼好變了。

德公心中也後悔,當初他為什麼要催皇上立儲呢,真是作孽啊。。。。。。。

-endcontent